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三百四十三章 再见小月月

第三百四十三章 再见小月月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本来工部当差很是逍遥,没想到现在被调去皇帝身边,他知道历史,杨广喜怒无常,实在不是个好伺候的主,听见他调侃自己,心中本来的几分升官喜悦,一下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和宇文述听了杨广的话,对视一眼,杨素将司马九带入官场,没想到他升迁的如此之快,短短两个多月,就变成了天子的近侍。

        黄门侍郎从曹魏开始,就变成了皇帝身边的重要职位,门下省散骑常侍,黄门侍郎,就是圣人真正的智囊团,他们参阅中书省的诏令,弹劾群臣,为帝王出谋划策,乃是天子行使式皇权最直接的一环。

        门下省的当家侍中,一直没有敲定,前任侍中苏威惹的圣人不喜,已经离开此职位很久了,老臣宇文弼本来得此职位呼声很高,但他久居高位,百官忌惮,杨广怕宇文阀再得一高位,一直没有将他扶正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任黄门侍郎向着众人行礼,慢慢退出李府,他才出府门,看见自己的坐骑黑骊,对着他不断的撂蹄子,徐世绩牵着黑马,向他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九哥真是厉害,刚才问起独孤统领,才知道黄门侍郎是老大的官了,古代就有张让,赵忠等人为楷模,九哥过几年我看就能开府,到时候兄弟们到你府中讨个封赏,大家一直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徐子向司马九表忠心,黄门侍郎却给他重重一个板栗敲在脑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让,赵忠那是太监,我是黄门侍郎,哪是太监,我是不是,恩。”他本来想说我是不是太监,女统领还不知道吗?话到嘴边,看见高大的女统领从巷子边走来,马上住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司马九黄侍郎吗,今天捡了条命,我看意气风发的紧啊。”独孤盛丽,没有听到司马九的话,故意讥嘲少年,她省了个门字,听着就是司马九黄鼠狼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哈哈大笑,上前拉住女统领的手臂,“独孤统领,你从成纪回来,没有将令的吧,私自回京,这个人情小九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统领看见他没心没肺的样子,好多话到了嘴边,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了,半晌,才幽幽道“黄门侍郎实权很重,既是天子近臣,能出谋纳言,更能传旨百官,弹劾群臣,你性子轻浮,可要小心别被人当枪使了,还有,父亲知道我们的事情了,过几日要来找你,你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统领说完这些话,瞪了旁边听的瞠目结舌的徐世绩一眼,纵马就向远处去了,司马九眯起眼睛,看向满脸懵逼的小徐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,知道,九哥,我什么也没听到,什么也没看见,我,我对谁都不会多嘴的,包括尉迟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徐子生怕司马九多想,连忙摆手道,黄门侍郎看见远去的女统领背影,想起她说的父亲要来,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先和尉迟恭他们回去了,少年上马,正要赶回平昌坊,面前却忽然出现了三个人影,三人都隐在黑暗中,最外面的一人,金发红唇,看上去很是妖魅,正是上次帮白兔子掠阵的女道士,她说是琼月的师姐,黄门侍郎却并不很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出现,司马九缓缓拔出了腰间的无伤剑,耳边却突然听到一个糯糯的声音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九哥,是我啊,是我琼月。”一个可爱的女道士插着莲花簪,皮肤白嫩细腻,年纪幼小,对着自己高兴的跳着举手挥舞,从阴暗中蹦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月月,真是你啊,你也来大兴城了吗?”司马九看见旧识,惊喜的从马上跳下,就向琼月跑去,跑到少女身边,他才想到拥抱实在不妥,看见琼月的脸白里透红,忍不住伸出手,重重的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琼月脸色绯红,神态忸怩,却没有闪避,让九哥捏了捏自己,一旁的拓跋灭满脸的羡慕,她早就想做的事情,被师妹全力抵抗,没想到少年轻易的在她面前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身后的徐世绩,更是心中佩服,才知道小九哥已经摆平了那个腿长的逆天的统领,没想到现在又有两个美的逆天的女道士找来,想想自己身边,这人和人的差距,怎么那么大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司马九啊,好家伙,今天大兴城为了你,半边城墙都要垮塌了,待老道看看。”少年看见一个穿着麻布衣服的老道士,满脸慈眉善目,走上前来,盯着自己的略尖耳朵看了半晌,摸着胡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师傅啦,也是道家天宗的掌教,九哥喊孔道长就行,或者喊小破道士,丹夫人就是这么喊师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琼月习惯和师傅开玩笑,捂着嘴巴笑着向少年介绍,司马九心中一惊,他听药王说起过孔道茂,乃是道家天宗的掌教,地位无比尊崇,天宗不太入世,道长们名声不显,孔道茂的名头也没有人宗的李淳风响亮,没想到眼前这个老道士,就是天宗第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丫头胡说八道,目无尊长,今天念经帮师傅御敌的功劳,没有了,回山继续抄经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孔道茂听了琼月的话,气的胡子都吹了起来,少年不敢轻忽,郑重其事的对着道家天宗掌教行了个大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耳朵尖了一些,气息倒还纯正,嗯,道家功夫练的不错啊,气中有流水潺潺之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孔道茂何等眼光,一眼就看出司马九的阴符经功夫,他知道少年的功夫来自琼月赠送的经书,回头瞪了一眼徒弟。

        五人边谈边向平昌坊走去,司马九让琼月坐在散骊上,说来奇怪,这黑马凶恶,对着小道姑却很是友善,还回头舔少女的手掌,惹的琼月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向孔道长和金发监坛使者说起今天的事情,包括和李阀的以往冲突,没有什么保留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孔道茂听了不断沉吟,慢慢相信了他的话,“道家人宗李淳风师弟,一心振兴道门,他选择的,便是依附李家,现在想来,你破了李家升腾的气运,他们才记恨于你,只是你这耳朵,在道书中也有记载,实在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宗掌教想说什么,话没有说出口,司马九不敢多问,他极力邀请天宗三人,去自己平昌坊的住宅做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孔道茂本来不愿,听少年说家中好酒几十坛,都是从慧茂行的酒窖般去的,便马上改变了主意,要求去司马九家观观少年的气运。

        拓跋灭,琼月师姐妹知道师傅好酒,只是常态是囊中羞涩,看他如此,都是心中暗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