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三十九章 圣人安排

第三百三十九章 圣人安排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正要冲进府内,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,又有一队军马在向这里靠近,大兴城都指挥使宇文化及,满脸阴沉,浑身披挂,带着左右备身府的军士赶来,看见太子军队正在强攻李靖府邸,大喊一声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尉迟恭在太子军中呆了几日,早知道眼前这个鲜红甲胄的大汉,就是宇文化及,此人性格阴沉,心性狠毒,帮助当今圣人,做了很多脏事,坏事,很得杨广的信赖,宇文家宇文恺虽然现在淡出朝野,宇文述父子几人却个个官运亨通,风头甚至在李家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陇豪门排斥杨素,就以宇文述和李渊为领头人,圣人本来天平的两端,放着杨素和关陇门阀平衡,现在却慢慢的有抛弃太师的意思,宇文家正在权势熏灼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并不怕眼前男子,他看着直荡军来的地方,自己的右屯卫甲士在几个胭脂军的带领下,也正从街巷的另一头赶来,眼中射出摄人的寒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统领和尉迟恭对望一眼,李密看见他们的神情,嘴角不屑的一笑,双剑挥舞着冲了进去,他身后跟着上百个重装甲士,钢铁怪物瞬间涌入李渊的府邸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城太极宫中,杨广皱着眉头,他和面前的第一心腹裴寂已经谈了很多,不管圣人表现的和哪个大臣亲近,裴寂都知道,自己是唯一一个能和圣人产生共鸣的臣子,杨广的心思,他几乎瞬间就可洞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,今天的一起都是因为李家,不是,是朝中那些勋贵们,要对付一个区区的五品小官?”

        圣人本来心浮气躁,现在好像慢慢的定下心,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好像发现了对手什么了不得的命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工部司员外郎屡次打了李家二公子的脸,上次马球比赛,更是在万官之前,让李世民和他的朋党,也就是关陇贵胄子弟颜面净失,这想来才让李家起了杀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寂知道杨广的脾性,和他说话没有任何遮掩,总是直指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渊倒是见的准,带着张镇周说去潼关劳军,他不在府中,事情闹的再大,李渊最多就是个失察之罪,好深的心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圣人听了微微点头,冷笑接道,他从龙椅上站起来,绕殿慢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传闻现在北地小儿,总是口出谶语,杨吃鱼,糖吃羊,暗喻我朝得国于宇文一族,而乱我大隋者,则是唐国公一脉,我想我关陇豪族,同气连枝,和则纵横天下,分则九州狼烟,总是相让于那几家,没想到他们越来越过分了,这是输不起了,就要掀摊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寂看他愤怒,出言又道

        “圣人明鉴,关中贵胄手有府兵,陛下兵制改革,还未看到效果,门阀还手有钱粮,我在户部盘查内库,帝国财政,可以算的上捉襟见肘,每年人口滋长,没有变成缴税的税户。南方土地开垦极多,今年荆州,扬州的赋税,却比往年还少。租庸制度,豪族占据土地甚多,暗藏流民无数,这些人都是各阀自己的力量,他们日渐强大,帝国却没有得到实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户部尚书说的话,是隋朝的立国之本了,杨广有些事情其实见的比裴寂深,看他说的明白,扫了跪在脚下的大臣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倒是胆大,见得不错,我朝源自北周,北周乃是鲜卑部落征战而起,我要想学秦皇武帝那般,只怕明日,这大兴城就狼烟四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圣人见得对,现在李阀等大阀,有钱有兵,要的就是一个名,司马九打他们的脸,就是削弱了所有门阀的脸面,他们必除此子而后快,这才是主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晓得了,我想想,他们越要那个司马小子死,我便越不能让他们如愿。”杨广嘴角翘起,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的谋略。

        禅宗,道家,魔家,机关家四门老祖的战斗,现在到了最关要的时刻,宇文恺对达摩芨多,慢慢落在了下风,他周身金光环绕,上柱国的机关根本,甚至都受到了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孔道茂对天奴主,却是处在下风,天奴主混沌魔功才有突破,现在对达摩芨多,都不一定逊色,要不是天宗掌教的道家真气,最讲究绵延不绝之意,他早就被霸道无双的混沌魔功压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琼月看去,缠绕在昆仑奴巨人身上的翠绿藤蔓,大都枯萎起来,翠绿色慢慢变成了灰黑色,贾似天双手成爪,一爪爪的打在天宗掌教的法刀上,发出沉闷的声音,好像万钧巨石在撞击掌教的身体,孔道茂连连后退,脚步落在民屋的屋顶上,每一步踩下,都冒出漫天的白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道士化力功夫不凡啊,先天坤气居然能从足部穴道排出,实在是旷古神技,不过我的功夫,也讲究波浪之击,一波更比一波强,我看你能化走几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奴主仰头长啸,攻击的更加迅捷了,周身暗金色的气息浓郁宛若实质,金发女道士拓跋灭尝试着支援师尊,长鞭甩到暗金色的气息上,顿时身体如被电击,横飞着飞出几丈远,嘴角血丝慢慢渗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个级别的争斗,已经不是琼月和拓跋灭可以插手的了,金发女道士看见师傅下风,在一旁急得跺脚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琼月看见功夫比自己好的多的师姐都插不上手,不禁心中一动,她盘膝坐在屋顶上,努力让自己入定,稚嫩的声音慢慢念出了道德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冲,而用之有弗盈也,渊呵,似万物之宗。”小月月从道可道开始,一直吟诵到第四卷,说来奇怪,随着她的吟诵,本来枯萎的,开始退去的翠绿藤蔓,重新的滋长起来,藤蔓好像在道德经中,获取了非同寻常的能量,高大狞恶的昆仑奴,一下子又行动不便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贾似天看到不但自己的法相受到束缚,对面的孔道茂的气息,随着道德经的吟诵又开始绵长起来,不禁扫了一眼念经的小月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一朵道心晶莹的雪莲,居然隐约有言出法随的道力了,你师傅,也没有你这样的悟性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奴主恶斗中朗声说道,他看了一眼宇文恺,被打的节节后退的上柱国会意,口中唿哨声响起,在天上盘旋的宇文精卫,一下朝着琼月俯冲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