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三十四章 四方巨擘

第三百三十四章 四方巨擘

        “精卫神妙,哪是你们这些死读经书的人可以理解的,我能创造生灵,你说精卫能入六道轮回,我岂不是堪比佛家创世的始祖了,哈哈。机关一道,才是万物正途,顺应天地的别家大道,哪有创造天地来的洒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喋喋怪笑,朗声道,他和达摩芨多争斗的坊区,已经形成了无形的结界屏蔽,大兴城的普通居民,在屏蔽内的早被震死,屏蔽外的根本看不清楚结界内的状况,宇文恺和达摩芨多说的话,也只有两人可以听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宇文施主真是狂妄,敢和我禅宗创世佛祖相提并论,不怕被天下人嗤笑?”达摩芨多听了上柱国的话,心中怒极,平平淡淡一拳打出,金光化为点点金色的水滴,撒向宇文恺和宇文精卫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傀儡怪叫一声,哪里又是人言,她冲入金色水滴中,金光沾染在精卫的身体上,傀儡发出痛苦的嚎叫,她的身体是用天下最顶级的材料制成的,当年宇文家洗劫北齐的皇家内库,大半的财富几乎都用在了精卫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傀儡身体的强度,还在主人宇文恺之上,但是现在禅宗的大化真言之罡气外放,乃是达摩芨多压箱底的功夫了,此功对人直接攻击六识,对于精卫,直接攻击她的傀儡感应筋线和能量中枢,实在是打在了傀儡的最痛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精卫在金色雨滴下,身体从半空中跌落,她蜷缩在屋顶上,身子瑟瑟发抖,承受无上的痛苦,哪里还有半点刚才的凶恶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面露苦笑,他今天感应到此地的杀机,前来相救司马九,终归还是没有冲破达摩芨多的镇守,上柱国头颅三转,刚才已经出过一拳,还有两拳之力,他看似轻松,其实身体负担已经异常的大,两拳打出,也不一定就能逼退眼前的天下第一僧,自己可就要遭受无法弥补的反噬。

        ‘难道那无上异血,自己只有一次获得的机会吗?’上柱国心中暗暗叹息,他正准备退去,目光一闪,一个英俊男子无声的走进两人交战的屏蔽,来到了达摩芨多的身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昆仑虚天奴主,你中了我的禅功,今日居然就能痊愈?赶到大兴城?不对,你的魔道气息,居然还有进境,这是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达摩芨多看着贾似天,本来坚定的心神,也产生了瞬间的恍惚,他的功法,自己最清楚,天下居然有人能如此快的摆脱禅功入体,实在让佛陀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下之大,何其不有,老和尚你们西域一脉,见识短浅,自以为是,怎么能看破我们九州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昆仑虚天奴主自然不会向他解释,他说完话,对着不远处的宇文恺点头致意,上柱国确实有资格让贾似天把他看做一个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妖也在,魔也来,你们以二敌一,以为就能稳操胜券吗?”达摩芨多双掌合十,双眉紧紧闭上,然后又瞬间张开,两目圆睁,像极了金刚怒目的禅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背后的七彩光环,被打坏的一角开始缓慢的自我修复,贾似天眼睛一眯,双掌随意拍出,空气中暗金色和金黄色的气劲,马上开始互相冲突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离此地很近的孔道茂,看见眼前的景象也是一变,他的道家功法,看见半空中一个巨大的和尚,和一个身材更加壮硕的昆仑奴撕打在一起,昆仑奴卷发鼓目,狮鼻阔口,看上去狞恶至极,金刚和昆仑奴撕打在一起,远方,黑色的龙神头颅再次慢慢的昂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琼月,拓跋灭,禅宗是我九家之砥柱,宇文恺的机关学说,已经几乎沦为魔道,今日正邪相争,不管什么司马小子,我是要帮帮老和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来玩世不恭,经常被琼月拽着胡子也不生气的孔道茂,现在的表情异常的严肃,他放下手中的两个弟子,沉声道。小月月重重的点点头,拓跋灭扬起手中的皮鞭,示意自己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孔道茂看见弟子懂事,笑着捏了捏鼻子,几下也进入了达摩芨多和宇文恺的屏蔽圈,此时空中的怪蛇也加入了战团,金刚不敌两人,连连后退,禅宗第一人,瞬间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个妖魔齐聚,大和尚不要怕,我道家来了。”孔道茂抽出腰间的法刀,正是司马九在并州看见的地缺手持的那把,天宗掌教一刀砍出,道家的真气幻化为蓬勃的万道绿芒,一下刺向贾似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琼月现在也能看到空中气息的虚影,她只见师傅的罡气,生机勃勃,生生不息,化为万道把昆仑奴缠住,让他半步也动不得,小姑娘看着精彩,不禁跳起来举手欢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昆仑奴怪叫一声,用力撕扯身上的藤蔓,孔道茂一刀斩向天奴主,贾似天眯起眼睛双指夹住法刀,刀指撞击,发出一声整个大兴城都能听到的爆响,这就是宇文兄妹在唐国公府看到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兄妹向着天罗殿外冲去,也听到了此声,温彦将出招凶狠,逼退神秘蒙面人,正要阻拦在少年面前,蒙面人忽然剑势一缓,口中喃喃自语,像是和温彦将在传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儒家高手双目圆睁,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他看了眼前男子一眼,牙齿重重的咬住下唇,虽然还在进攻,但是势头远没有刚才刚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彦将实在想不清楚,自己的大哥,原刑部尚书温彦弘,为什么今天要蒙面来这里,帮助工部司的五品小官司马九。陪着大哥演戏,温彦将心中郁闷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刚对战白兔子,却不是对手,他的摄魂铃对待甲士效果奇佳,却撼动不了心智坚毅的白兔子的心神,瞬间被老道士的拂尘逼的连连后退,星网刺客很是悍勇,挡在道士面前寸步不让,不断的催促司马九快点冲出此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现在道家真气枯竭,已经用不出剑凝,他一剑用上蛮力,砍在面前甲士的甲胄上,单纯的力量,让甲士横着飞出,然后空着的左手抓住一个甲士的衣领,脚下连续下绊,又摔倒了一个士卒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司马九兄妹面前已经没有阻碍,少年拉着妹妹的手疾冲,一个高大的道士手拿铜镜,却忽然出现在工部司员外郎的面前,自然就是道家茅山法主王远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