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三十三章 茅山五雷正法

第三百三十三章 茅山五雷正法

        “建成,此事非同小可,不是你能够阻止的,速速退回后院,你想和自己的长辈亲朋为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艳冷冷的看了李大一眼,缓缓道,李建成的脑海中,忽然出现了司马九信任的眼神,司马若华灿烂的笑容,他的眼神慢慢的坚定,甚至还有一丝不屑,手中长剑扬起,直接向着中殿的地方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立和元丰对视一眼,两人同时拿定主意,随着李建成行动,也一起跟在了李大公子的后面,向着天罗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艳和宇文智及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,并没有阻拦的意思,李建成眼看冲回庭院间的门洞,面前忽然出现一个高大的道人,今日数九寒天,道人只随便的披着一层单薄的道衣,道衣下奇怪的云纹闪现,他站在门洞下,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暴走的李建成三人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何人,速速退下,不要拦在我的面前!”李建成哪有时间理他,质问出口,见对方毫无反应,伸手就向王远知推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大道人不躲不避,只是手臂随意的一扬,李建成的佩剑上,一排闪烁的电火花扬起,李大公子感觉手臂忽然麻疼,本能的一抖,就把佩剑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雷道法,道家天宗五雷道法,你是茅山的人吗?你们道士,为什么要阻挡我相救小九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心中惶急,背后的冯立和元丰见他不敌,一起冲上前来,挺剑向着茅山法主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马一脉乃是奸邪,你的兄弟就是奸孽之人,和此等人称兄道弟,虽然是李居士的小义,但是小义应该屈从在大德之下,今日这个门洞,你是过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远知看见元丰剑法犀利,冯立势大力沉,一起向自己攻来,轻轻的叹息一声,从怀中取出一面古拙的铜镜,“此镜乃是茅山一脉的万雷真罡镜,各位施主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茅山法主举起手中铜镜,口中默念法决,随着茅山一脉的道家真气涌入铜镜,镜子的镜面忽然的光亮起来,半空中忽然传来呲呲的放电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,冯立和元丰三人身上的狐裘上的绒毛一起竖立起来,三人的头发,也开始慢慢立起,李建成只感觉头皮根发麻,忽然空中出现无数条银色的电光,小蛇一样的窜入李大公子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建成只感觉身子发麻,浑身上下的气力瞬间被抽空,好像连走上几步都做不到了,他嘴巴张开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用起最后的力气看向左右的冯立和元丰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名身经百战的高手,和他一样的窘迫,“李公子暂且睡去,醒来一切就木已成舟了。”王远知叹息一声,李大公子眼前一黑,慢慢的软倒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立和元丰同他一般无二,毫无反抗的倒在雪地中,王远知看见门外几个军士冲来,将地下三人交给府中护卫,身形一闪,瞬间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离开的时候,冷冷的扫了一眼心有鬼胎的宇文艳和宇文智及,两人本来确实有趁乱祸害李建成性命的意思,宇文艳表面是府中独孤绮罗,李世民一派,其实宇文述和李渊结亲,背后另有打算,她忠于的,还是家族宇文述一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兄妹的心思,不知道怎么就被王远知看出来了,最后茅山法主的眼神,便是对两人的警告,看见甲士把地上三人抬走,宇文艳若有所思的咬了咬嘴唇,宇文智及拍了拍妹妹的肩膀,示意她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刚才泛起金光和黑烟的地方,又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,另一道颜色略微深沉的金光冲天而起,此光还缠绕着数万道耀眼的青气,显然又有两个大能加入了达摩芨多那里的战团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妹两人对视一眼,都是心中惊慌,没想到今天的大兴城,来了四个能造成天地异相的大拿,就不知道这些人是来相助李家的,还是来帮助工部司员外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离此地西南不到三里的坊区,达摩芨多的嘴边,数缕淡金色的血液流出,他一身肮脏邋遢的僧袍,早就化为了一缕缕的布条,禅宗第一人背后的七彩光晕,好像被打掉了半个角,看上去有些违和,光晕的光芒不断的闪动,显示天下第一武人此时的内息,运行的极端不安稳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的发色,现在也变成了让人恐惧的暗红色,他眼中的眼白几乎完全消失,瞳孔乌芒闪耀,看上去很是吓人,上柱国的身体上,一道道金色的流光窜来窜去,显然是禅宗的金刚伏魔功夫还在破坏宇文老魔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腰间,胸前,双腿,很多处衣服都炸裂开来,身体的肌肤更是被撕裂开来一道道伤口,奇怪的是,这些伤口全部没有流血,只有淡淡的黑烟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柱国真是千古机关第一人,你的身体,就是盘古开天以来,世间最成功的傀儡杰作,单论身体傀儡改造,我想就是昔日西蜀的丞相诸葛武侯也没有你的造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达摩芨多看着眼前的上柱国,惊叹道。精卫赤着双足,蹲在宇文恺的肩膀上,通红的眼睛看着眼前的高僧,仿佛异常垂涎禅宗第一人的血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说,好说,我家宇文精卫,口中的万年寒石做成的牙齿,专破天下护体罡气,大和尚,你的禅宗金刚体,恐怕也是千年来的第一人了,精卫的牙口,都撕不破你的几两臭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的嗓音也不再像平时的自己,少年一般的温雅。而是嘶哑中带着无尽衰老的疲惫,他的体内,龙蛇的血液虚影,在丹田之处疯狂的流动,血液流速是常人的数倍,龙蛇虚影中隐隐带着狐狼的踪迹,血液拍打着身体的内腔,居然发出海潮拍击堤坝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精卫,好个精卫,古有怪鸟填海,虽然千万年而不变,天下难事,知其不可为而为之,此鸟名曰精卫。你这个傀儡,居然已经隐隐有灵智了,难道也是取精卫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意境?”

        达摩芨多的伏魔真功,何其刚猛,刚才连续几掌拍打在精卫的身上,此女居然没有彻底碎裂,禅宗第一人心中也大感惊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