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二十五章 佛道卜

第三百二十五章 佛道卜

        王远知进得大兴城来,一路前行,说来奇怪,随着茅山法主进入皇都,一阵怪风在大兴城吹起,雪越来越大,风卷的巨大的雪花漫天飘舞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兴城内还在坊市间做生意的百姓,看看明明还是下午,天色却灰暗的怕人,纷纷收拾摊子回家,这样的天气,和些家人好友喝酒聊天最是惬意,少赚些银子,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茅山法主在漫天风雪中穿行,胯下毛驴似慢实快,不到半个时辰,就从南门赶到了唐国公府,守门的军士看见王远知的装扮,想起老祖的吩咐,恭敬的将他迎入府中,直接去向后院最僻静的李玄英所在的宅院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绮罗身边那个俏丽的大丫头碧荷,守在内院的大门处,李宅最深的地方,外院的护卫是无权进入的,李玄英的院子,更是此府绝对的禁地。她带着王远知在唐国公府穿行,越走越深。冬天的雷音很少,茅山法主进入李玄英小院的瞬间,半空中忽然想起一声炸雷,大兴城本来还略微有些天光,现在却瞬间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象异变,那声炸雷好像就在李家的宅子上方响起,带路的婢女碧荷心中一惊,此时才是申时两刻,宅子里的灯火蜡烛没有点燃,整个宅院漆黑一片,婢女在闪电的电光中,看见院子中的雷击木旁,赫然站着一个光头的男子,眼中泛出金红色的光芒,正看着自己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玄英的院子怪异,他现在又人不人,鬼不鬼的,唐府中的下人,一向很害怕到这里来,现在突然出现一个光头看着自己,丫鬟往后一跳,撞入了茅山法主的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好意思的想向王远知致歉,却发现这个散乱的头发,随便插了根发髻的高大道士,通身上下雷光闪耀,碧荷看见在雷光的映照下,高大道士浑身诡异的花纹忽隐忽现,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条斑纹巨蟒一般,眼睛顾盼间,只有眼白,看不到瞳仁,哪里像是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丫鬟短时间被连续惊吓,感到自己就要晕倒了,耳边却听到了老祖宗的声音。“唐国公府独孤绮罗,恭迎茅山法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远知看见院子中的小屋,门户大开,屋中的蜡烛被瞬间点燃,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和一个脑门插针的瘦弱男子立在门口,一起对着自己行礼,两人好像也是才看到那个雷击木旁的光头人,一起惊讶的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陀达摩芨多,怎么如此狼狈,在这院中赏雪,也不进来和我等一叙吗?”李玄英满脸都是笑意,看着光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院中的天下武林第一人听见此话,”哈哈”笑了一声,口中高呼佛号“贫僧才到这里半刻,远远感受到王掌教的真雷异纹之气,就在这里恭候道家天宗茅山一支,所以没有进屋打扰李檀越和独孤女施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渊的母亲,唐国公府的老祖宗独孤绮罗,没想到佛家,道家高手齐至,她本来明日举办诗会,是因为得到密报,独孤盛丽已经离开成纪县的西边官道,飞速赶回大兴城,此女颇为勇猛,和司马九关系匪浅,李阀早就查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女将军回城前拿下司马九,就成了李渊之母唯一的选族,她知道独孤盛丽和自己的妹妹,也就是女将军的母亲性格相近,性情热烈,行事激烈的时候,是不会顾念一族之情的,此事只能提前发动,实在等不到佛陀和道家一脉,只能让温彦将和白兔子缠住宇文恺可能的救援,其他在做打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达摩芨多和王远知赶到,司马九此次几乎已成必死之局,老妇人仰首看天,口中默默念叨几句什么,茅山法主和佛陀互相行礼,一起进到了李玄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远知周身隐去的丝丝电光,就是对达摩芨多这个高手的本能反应,道家茅山一脉,最善五雷正法,除妖驱邪,乃是一等一的堂正玄罡功夫,他进了房间,李玄英被那股正气慑的连退几步,阴阳家到了李玄英的地步,偷窥天机,擅测运命,等同天道之窃贼,对于王远知的雷道功法,畏惧实在是天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唐国公府此次请我天宗茅山一脉炼丹,难道还有隐情,李家的事情,居然连达摩芨多都惊动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远知在院外看见禅宗第一人,就知道此次大兴城李家的召唤,绝对不是炼丹如此简单,他在小屋坐定,接过碧荷有些畏惧的递来的茶水,放在口边一吸而尽,对着李家老祖宗含笑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叔德掌管卫尉少卿,当今圣人喜爱道家炼丹之法,早有意去东方蓬莱仙境寻觅仙丹,茅山王掌教一脉丹法通天,我和渊儿说话,就让王掌教主管仙丹歧黄一脉,想来问题不大,此次请掌教前来,就是要灭除魔道余孽,狐狼司马一族的奸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绮罗侃侃而谈,王远知全心放在道家天宗茅山一脉,知道李家有让极东道家昌盛的能力,听了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奸臣?何人为奸臣?江湖之人涉足朝堂争斗,乃是神州大忌,难道你们杀的是?”王远知脑袋冒出几个名字,想想没有说话,只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面前的李家老祖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虽然只是五品小官,但是来历奇特,背靠宇文述和杨素两个奸邪,涉足朝政,取信圣人,结交九家豪杰,乃是司马一脉惯用的伎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继续道,显得和司马九仇深似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工部司员外郎司马九,不可小觑,我算此人命格,没有生辰八字,难以测算,但是他命数诡异,不算也可知,据说此子耳朵尖尖,和其祖狼顾之晋武帝一般无二,何为奸邪,奸邪亦是尖斜,在我阴阳家看来,,耳尖之人,行走歪扭,必是祸乱天下的大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玄英果断补刀,用颤巍巍的手,在桌上手沾茶水,写下尖斜二字,王远知微微点头,心中已经信了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达摩大师此来也是为了此子?”他看见达摩芨多一言不发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家世民乃是真正佛陀转世,他要面对八十一道劫难,才能成就正果,我这老僧看来,司马九此人,就是第一道劫难,此劫说大不大,其实难解,我是来护送我禅宗佛陀一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达摩芨多双掌合十,淡淡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