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二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

第三百二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

        “陌刀?我熟读兵书几十卷,从来没有听说过此刀。”尉迟恭也是看着此刀发愣,司马九知道,直到唐朝玄宗的时候,陌刀都极少见到,所以也不觉得他们是见识浅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九,这刀真的难打,此刀一把,光工钱就是白银四百两,还不算材料,你五百人人手一把,是要去把户部和兵部的库房抢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媚娘看着此刀皱眉,陌刀刀刃的打造,已经不是百炼法可以解决的了,要不是铁匠老师傅,会用动物尿液和脂肪淬火,让此刀刃刚柔相济,才让陌刀可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技艺打出来的样子货,刀刃几下不是断开就是碎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长大的刀刃,一刀下去,不就碎了。”贺若黑獭乃是老军伍,一眼说出陌刀打造的难点,他看见司马九笑而不语,放下手中的马槊,上前拿起陌刀掂了一下,感觉居然非常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,根据现代力学的分析,每一种武器都有自己的黄金比例,做为陌刀来说,刀刃和刀把的长度比,重量比,都是一个接近完美的数值。

        贺若黑獭举起陌刀挥舞,感觉心中舒畅,马槊毕竟是马上武器,马上高速冲刺的突刺,才能体现出巨大的威能,陌刀则不同,步卒挥舞起来,双脚扎根大地,刀刃劈砍都能最大限度发挥人体腰部的力量,而腰间的经脉,就是士卒力量的倍增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贺若黑獭把刀舞的呼呼直响,终究无法测试此刀刀刃的强度,他正要喊尉迟恭对练,看见商家几个伙计推上一个木人,木人穿着一副崭新的细鳞甲,看上去此木人就是用来试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等躲远一些,一会我发力砍甲,刀刃要是崩出,小心伤了你们。”贺若黑獭大声对着司马九一干人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笑着点头,让纳兰灵云和小灵巧退后,他还是站在前排,贺若黑獭现在知道工部司员外郎的功夫,他不再迟疑,一刀砍下,只感觉力道使出,除了开始的一下凝滞,刀锋锋锐之极,直接斜劈下来,细鳞甲带着木人一刀两段,他力道用的猛了,刀刃砍过木人,差点闪了自己的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刀怎么如此锋锐?刀锋居然丝毫无损,嗯,真是弹性绝佳。”贺若黑獭倒提陌刀,将刀刃凑到眼前仔细观看,他又用手指轻弹刀锋,越弹越是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汉眼珠一转,把马槊一下塞到了尉迟恭的手中,“此刀是我陌刀营的军械,自然由我步军校尉掌管,你们不要抢我的刀,我也不惦记你们的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贺若黑獭越看陌刀越是喜欢,他将大刀抱在怀中,脸在刀柄上轻轻摩挲,宛若对待妇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起哄笑,纳兰灵云和诸葛灵巧见他如此,都是羞红了脸转过身去,机关家少女笑了一笑,心情好了许多,众人正要再拿贺若黑獭打趣,慧茂行仓库大院门前,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小九,你真是神出鬼没,工部的事情不做,跑到这里,害我追着上官弘打探,最后还是找到秦狗儿,才知道你的行踪,你这是要调去太子卫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带着冯立,元丰,从门口大步走来,少年知道李家大公子被奶奶禁足,十日内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勘查兵刃,也是我工部的职责嘛,哈哈,建成,你家老太太终于肯放你出来了?”司马九向着唐国公府大公子打趣,笑着迎了上去见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说这个,小九也不来我府中玩耍,每日我在院子里,都是无聊的要命。”少年听他这么说,笑着点头,却不搭腔,唐国公府的老太太神秘莫测,司马九对独孤绮罗有种本能的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场上众人除了贺若黑獭,都知道司马九和李建成相交莫逆,鲜卑巨汉心中奇怪,毕竟大兴城就那么大,他听说了司马九和李世民,李靖等人好像有过摩擦,不明白为什么少年对李家大公子那么亲热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立上前要玩陌刀,贺若黑獭双手握着大刀,冷冷的盯了他一眼不给,司马九看冯立尴尬,笑着对鲜卑巨汉点头,贺若黑獭才不情愿的把刀递给了冯立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立挥刀舞动,忽然一刀砍向刚才勘查马槊的小树,此刀砍树实在和切豆腐一样,冯立卖弄手法,刀锋来回划过,此树瞬间被砍出七八个碗口大小的木盘子,掉落在地上,众人看见陌刀如此威能,都是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冯也喜欢此刀的要命,正要找什么机会让司马九相赠,贺若黑獭看出他的意思,一把将刀夺了过去,又是抱在怀中,冯立,元丰对视一眼,知道他是直人,都是摇头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九,你出来游玩也不带若华,这是有了妹子,就不要妹妹了啊。”李建成扫了一眼,没有看见司马若华,心中遗憾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说呢,唐国公府中要挑选才女,若华便每日在家中练习诗文,我喊她出来,她都不愿意,建成,若华的脾气,你是知道的,肯定心念书,实在不易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凑到李建成身边轻声道,建成见妹子如此在意此次的会文,心中无比感动,他从怀中掏出烫金的请柬,递到司马九的手上,工部司员外郎打开,上面一行娟秀的字体“唐国公府恭迎大兴城佳丽会文在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日时辰合适,奶奶就让我广发请柬了,我第一个就是找你啊,若华的文采,还有什么说的,现在都说你是大兴城第一才子,你随便教教若华,奶奶必定喜欢她。’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凑到少年身边,轻声耳语,司马九见他如此在意自己的妹妹,暗暗高兴,他抬头看天,却是阴云密布,明日必是雨雪天气,少年没来由的心中一紧,好像一丝莫名的恐惧无端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兴城的南门启下门,一个高大的道人骑着一只矮小的毛驴,慢慢的进入城门,年关将至,其实大兴城四门的门禁很严,道人本来被阻在城外,掏出的公文,却好像份量很重,他向看了公文,对自己行礼的士兵轻轻点头,这才进入帝都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尖的士兵发现,现在虽然天寒地冻,道人却穿着单薄,露出的肌肤,隐约画着古怪的花纹,只是他的门引是唐国公府出具的,李渊权势滔天,他家的客人,又有谁敢细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茅山法主王远知进入大兴城,今年最后的一场大雪,第一片雪花缓缓落在他的肩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