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二十一章 琼月入京

第三百二十一章 琼月入京

        “达摩芨多?司马九?”独孤盛丽一下子面色变的苍白起来,禅宗第一人,著名的佛陀达摩芨多,女统领又怎么会不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她脑中急转,自己忽然被调出大兴城,兵部下令的,自己和右屯卫毫无意义的陇西阻截,一切一下都有了最终的解释,此事就是为一场巨大的阴谋做的铺垫,就是调开小九子的一场把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生一世,哪有畏难而退?达摩芨多,天下第一,为虎作伥,很了不起吗?”女统领口中默念,她就是这样的奇女子,面对能把天奴主父亲都击伤的禅宗佛陀,独孤盛丽也就是昂起头傲然的笑了一下,心中居然已经做好了和此人一较短长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真气和贾似天一脉相同,帮助昆仑虚天奴主疗伤,效果很好,少女经过司马九改良后的气息,融合父亲本来无比深厚的魔功,慢慢将达摩芨多的那股纯阳真气逼迫到了贾似天的某处穴道,昆仑虚天之骄子的伤情,慢慢的稳定了下来,金色的真气开始顺畅的运转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也是绝顶高手,内视看见父亲伤势稳定,想着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也再帮不上他什么忙,便慢慢松开贾似天的手,就要离开此地,直接回大兴城和工部司员外郎一起迎战佛陀。

        昆仑虚天奴主看见她的神情,微微一愣,脑中想起无数年前,眼前孩子的母亲在北周万军前昂然和家族决裂的一幕,妻子的表情和现在的独孤盛丽何等相像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修炼到寂灭无情的贾似天,想到此景,也是心中一叹,他反手抓住女儿的手腕,不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达摩芨多功夫已经隐隐为天下第一,他的至刚功法,临阵霸绝,你去多一个人,也是送死,我们贾家的女儿,何必做了别人的添头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奴主对女儿柔声道,独孤盛丽记忆中,父亲很少和人如此说话,这个男子说话总是淡淡的,从不劝人,也不骂人,想到什么做什么,天下万物万情,从来都不是昆仑虚贾似天的羁绊。今天语气,实属难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你不知道的,女儿就是不想听见那个人死去的讯息,要是小九死了,女儿好像也就和以前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想了想,缓缓回道。她天性其实热烈,和父亲说话,更是没有半点的忌讳。女统领知道贾似天最不喜欢以情说人,也从来不为了亲情出手,说这些并不是想父亲再战达摩芨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奴主听了她的话,半响没有开口,还一会过去,才吐字开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真气运行,已经和我魔道混沌一脉不同,我在你的年纪,内息也没有结出气茧,盛丽,你稍安勿躁,这几日让我好好看看此功变化的缘由,只要想通其中关窍,达摩芨多,只怕就要吃点苦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贾似天看见女儿那种悲哀又决心已定的神情,出奇的心中一动,他这辈子第一次彷徨了半晌,才缓缓说出方才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像不认识父亲一般的看着天奴主,昆仑虚视天下为棋局,对于贾似天来说,武道的胜负和天下棋局相比,完全无足轻重,除了昆仑虚三主和极少数人,在昆仑虚看来,天下人都是棋子,谁又能是棋手?

        天奴主现在一副因为输了棋盘一招半式而怨恨的样子,哪里又是顶级棋手的做态?分明是个护着女儿的溺爱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贾似天看见女儿怔怔看着自己,以为独孤盛丽不相信自己的话,正还要继续说什么。右屯卫统领摇摇头,又把一股以金色真气为主的混合真气,输入天奴主体内,开始让父亲参研起自己的内息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下武功,贾似天所会繁杂,他和女儿反复寻找混沌魔气改变的原因,独孤盛丽久在薛家的营寨不便,当晚带着父亲回到了自己军中,独孤盛丽的胭脂军除了去打猎的几人,都只当统领带回个成纪县的钱粮小吏,每日和统领计算粮草消耗,却不知道那个不爱说话的中年人,实在是天下有数的魔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正是腊月十七,还有不到半月就是元正,离着大兴城四十多里的官道上,一个老道士双眼乌青,带着两个女道姑,在一家油泼面的面店歇息吃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道士看着仙风道骨,背上插着一把奇大的宝剑,很有些世外高人的风范,只是双眼乌黑一片,像是被谁用力击打过,脸上仔细看还有类似五指划过的印记,像是被人打了耳光,只是这印记的五指,不像是人间所有,指头根根粗的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金发女道士长的艳丽无比,眼睛碧绿,宛若老君坐前黑虎的双眼,坐在老道士的一侧,女道士容貌绝丽,食量奇大,不知不觉已经干完了三碗面条,拓跋灭看见师傅还和对面一个,白白胖胖的小女孩子道士生气,不禁吐了吐舌头,偷笑的鼻子都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琼月得意洋洋,抢过老道士看中的拌酱,全部倒在自己的碗里,‘还想杀司马九哥哥,这就是师傅的下场,’胖月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孔道茂满脸悲愤,看着琼月吃着香喷喷的拌料,自己这碗面条,瞬间就没有那么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日胖月拽着师傅的胡子,孔道茂胡须都被拽下几根。掌教再怎么宠她,看她无端生气,又不知道小姑娘和司马九的关系,以为她小孩无赖脾气发作,就打了徒弟两个板栗,劲道用的稍微大了些,指头弹在小道姑的额头上,小月月月的额头不禁有些红肿。

        孔道茂看见琼月受伤,自己野心疼不已,他暗暗表示免了胖月本月的打坐学经的功课,道家天宗掌教自以为宽宏,胖月却心中不爽,她当时嘟着小嘴,一字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晚趁着师傅不备,当就去后山找丹夫人诉苦,只说师傅无端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山丹夫人来历奇大,一向最疼琼月,看见女道姑额头确实肿了,当晚就下山,来到听月观上兴风作浪,打坏了很多屋顶,现在天气寒冷,人家上门欺负道家一脉,孔道茂再无奈,也只能上前应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黑眼圈和脸上被扫过的爪印,就是丹夫人给道家一脉的警示。

        掌教心中悲愤,最后还是琼月出来,让丹夫人只管打人,还是不要掀师兄,师姐的屋顶,丹夫人这才罢休,得意而去。孔道茂无奈向小月月服软,小道姑这才把和司马九在并州做过的事情告诉师傅,孔道茂知道这个女弟子顽皮,却不会撒谎,听琼月的意思,少年不但不是什么孽臣,还是个和道家缘分不浅的纯人,他心中打定主义,这次大兴城是要走一趟了,琼月和拓跋灭一起陪伴,这才有了油泼面馆的三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