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一十九章 薛仁杲

第三百一十九章 薛仁杲

        ”什么你家的夹子?臭小子毛都没长齐,还能杀得此猪?快滚,别在这里妨碍我们家分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地赖看见小孩子拿刀,不屑的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边一个壮汉看着薛柳,露出淫邪的眼神。“想吃肉也不是不行,让你妹妹去我们帐中休息一晚,明天你牛哥亲自扛个猪腿去薛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仁杲见他们侮辱妹妹,一刻也不迟疑,上前就是一刀刺出,此刀速度很快,叫李牛的大汉躲闪不及,手臂马上给刺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    薛仁杲一击得手,马上后退,他不再要肉,只想护住妹妹周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狠的小子,今天非要在这里活撕了你们。”李地赖看着族人受伤,脸气的拧了起来,上前几步就要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功夫绝佳,他们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听在耳中,看见少年保护妹妹,脑海中忽然出现了平昌坊一个也是因为妹妹愤怒的男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冷笑一声,一箭射出,直接贯穿了下流的李牛脖颈,一箭就灭了此人,看见统领出手,胭脂军护卫一起放箭,右屯卫亲兵箭法卓绝,五箭射出,除了李地赖,其他李家族人全部被射中大腿,一起哀嚎着在地上滚倒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统领几人从一边走出,她看见薛仁杲警惕的护着妹妹,甜甜的笑了下,几步就走到了李地赖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赖看见这群人个个甲胄齐备,人人满脸蔑视,虽然都是女子,却让人心中发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何人?我们李家是成纪县的大族,现在奉了朝廷十六卫大将军的将令,在县内捕猎,充实粮库,你们是哪里的军士,是不是有些误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地赖看见比他高出两头的独孤盛丽脸色冷冷的,不住的向后退去,女统领没想到还是自己征集粮秣的将令惹的事情,不禁呆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猪是这个孩子拼死搏斗所得,你们连一个小孩的东西都要谋夺,算是什么?呵呵十六卫大将军,你可是说我们独孤统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统领身边一个嘴快的女护卫,马上轻蔑的回答道,独孤盛丽哪里理李地赖这人,马上走到薛仁杲的身边,嘱咐几个亲兵把身上的大氅给薛仁杲兄妹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独孤统领,我知道你,我听父亲说起过,你就是天下第一女子豪杰独孤盛丽,对不对,就是你来我们这里打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槐大眼睛萌萌的看着女统领,她像想起了什么,忽然跳起来拍手,只是脚下一疼,马上就要摔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统领看见她天真,轻轻一笑,一把扶起女孩子,她蹲下看薛槐受伤的脚踝,原来是冰冻造成的冻伤,脚上青紫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妹妹,此伤不能延误的,快要烤火取暖,血才不会淤积,拖的时间长了,血脉不通,这脚可能都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一股真气送入女孩子体内,薛槐感觉本来麻麻的左脚,忽然有些痛痒起来,女统领蹲下身子,解下脖颈间的狐裘,包在少女的脚上,让一个女兵把孩子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独孤统领,谢谢你了,我们家是关东来的一族,现在就聚居在下沙河的河岸边,您去我们帐篷中,见见我父亲吧,薛仁杲烤最好的野猪肉侍奉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没有见过如此尊贵的人,奉承的话讲的结结巴巴,女统领却觉得真诚,薛槐的脚她还要仔细再看,这里漫天风雪不便,这下沙河边,看来自己是要去一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点头,命令一个护卫回去大营报告,自己稍晚回营,便跟着薛家兄妹西去了。此时天寒地冻,下沙河早已经封冻,一条冰河玉带一般在成纪县西边的河滩上环绕,薛家上百人,就聚居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统领问起薛仁杲,这才知道薛家原来也是关东大族,奉了圣人的命令,全族聚集关中的,只是薛家族长薛举刚直,不愿意贿赂户部官员,薛家就被分配到了陇西的成纪县聚居,成纪县乃是李阀的根本,此地李姓族人一向欺压别姓。

        薛举不愿意在城中受李家的闲气,便全族搬到了河滩定居,此地已经修建了不少木屋,被薛家经营的井井有条,薛家本来不缺粮,却被成纪李家借助独孤盛丽的名字,强征了大部分粮食,这才有了少年雪中捕猎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统领让一个护卫压着李地赖去成纪县城,为此地官员粮草征集明明收到粮食无数,为什么现在没有半斗来到右屯卫军中,他随着薛仁杲来到河滩最大的屋子,迎面就看到一个满脸英气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薛仁杲上前,把在山中的经历告诉父亲,薛举走出屋外,看见门前那只巨大的野猪,不禁为了子女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自报身份,薛举心中大惊,连忙见礼,没想到右屯卫女统领如此年轻,因为征粮,女统领本来在薛家口碑不好,现在薛举看见她明爽洒脱,还救了自己的儿女,不禁心中好感大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让护军去了成纪县府,让此地刺史把征收薛家的和别家的粮草退还,现在天气寒冷,征粮征收的是府衙库存,把板子打在百姓身上,不是让百姓骂我独孤盛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独孤将军大义,我薛举领教了,此城哪里是无粮?前段时日李家的军马来此,刺史给粮送草甚是殷勤,等到大将军到此,他满口应承,却是全县大索,别人知道了,只会骂大将军,哪里会怪官员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举轻轻叹息,把其中的道理说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两日没有结冰的下沙河浮冰河道,还捞出一个河中石头冰人,都说是老天要降罪此地呢,这几天,县城的流民更加的多了,这流民本来就是食不果腹的百姓,如此清缴,李靖大军军功越来越多,枉死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家族长感叹,女将军叹息一声,朝堂争斗,她心中有数,却从无意介入,毕竟独孤家和李家,从某种程度来讲,也算血盟,她打李家的家奴肯定没有事情,要是闹大了,自然会有门阀长辈介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河中石头冰人是何物?难道是前秦的独眼石人一流?”独孤统领岔开话题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薛举摇头,“此石人是个真人,封在冰中,不知道身死,被我族中的人在河道内捡到,现在每日都有愚民来此观看,我怕麻烦,锁在了族内大屋中,统领可要一观?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虽然是女将军,女人的八卦心思可一点也不少,她听见薛举这么说,石头冰人就在薛家营地中,自然是要观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