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三百零六章 司马尉迟恭

第三百零六章 司马尉迟恭

        徐世勣精准的箭术,直接射中独眼蒙面人眉心,独眼蒙面人顷刻毙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邓烟儿捂着脸,咬牙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见司马九眼光扫来,吓得连连后退,不巧脚跟跘在后面一块碎石上,一个踉跄,若不是被人拉住胳膊,就要摔个后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宫左卫率当街射杀证人,工部员外郎当街指使军卫,你们是要干什么?谋逆么?”温彦博见司马九如此跋扈,当街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毫不在乎的松手,放下死去的独眼蒙面人,无所谓的笑了笑:“谋逆不谋逆,温侍郎说了不算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笑着走到温彦博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不只有温彦博,甚至连温彦博手下的武候,都对司马九产生了莫名的害怕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将刀拔出一半的武候,注意到徐世勣投来的目光后,吓得立即收刀入鞘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世勣的箭术,他刚刚已经见识过,他可不想做出头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将军,工部员外郎如此不法?你可都看在眼里了?”温彦博知道东宫左卫率必定站在司马九一边,他有心当场缉拿司马九,便向此地官阶最高的张镇周申诉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镇周笑了笑,戏谑道:“本将军看到了,黑衣贼人抗拒官令,当街正法,有何不妥?刑部出手甚至没有工部迅速,这倒是帝都一大奇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语毕,小巷中,响起铠甲、兵刃撞击的铿锵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!”温彦博狂怒,却不敢对张镇周恶语相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旁观的公输无双听闻温彦博颠倒黑白,早就心中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痛打落水狗的事情,一般人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公输无双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策马溜到温彦博身旁,猛然出脚,将温彦博踢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工部,工部怎么了?你可当我工部只会画图挖河么?东城吸血妖案,不就是我们工部员外郎在大理寺时侦破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公输无双见武候们七手八脚的扶起温彦博,还不尽兴,挑衅道:“温彦博,温侍郎,你整日欺负工部员外郎官阶不如你,好是威风。来来来,你是刑部侍郎,老夫是工部侍郎,我们比划比划,单挑群战随你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彦博毕竟是读书人,不长武功,他见公输无双如此蛮横,心中酸楚,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面圣,向陛下控述你包庇下属。工部,工部简直就是土匪窝。”温侍郎说话隐带哭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向周围一圈人扫去,一个能帮忙的都没有,就连侯君集都垂着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义道:“也罢,温侍郎既然要面圣,就随我去东宫面见陛下。你等身为帝国重臣,在此吵闹,恐成帝都百姓闲谈之余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王义如此,顿时嘴角微翘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邓烟儿谋害诸葛灵巧一事,牵涉颇多,这窟窿捅得越大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彦博声音虽高,可心中却不想将事情闹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如今,事情完全脱离轨道,不受控制,制止已来之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镇周和诸葛阳低声言语几句后,也决议一同面圣,当然,这都是在征得王义点头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及黑衣蒙面人早已被右骑卫缉拿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邓烟儿多次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侯君集,可侯君集自知无能为力,缕缕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之事,我自当如实禀明陛下。”王义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王义笑着看向自己,顿时明白王义这是要帮忙,遂恭敬的颔首以示感谢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巳时一刻,皇帝杨广便已来到东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杨昭迎接杨广后,直接随杨广来到东宫校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广考校东宫武备,看似稀松平常,实则意义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帝国来年有意对吐谷浑、西突厥等西域诸国用兵,届时,将会调用东宫一军,以展示宗室军威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帝杨坚在世时,天下共设四大总管,其中,除了荆州总管韦世康外,其他三总管均由皇子担任,而当时的扬州总管正是杨广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杨广登基,在他眼中,杨昭重文轻武,这才有意加强东宫武备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杨广意欲建立杨家万世江山,自然,宗室军力不可虚弱,如此,才能制衡关陇勋贵、朝中重臣掌控的军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宫校场上,杨广正在逐一检阅东宫十率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杨广先检阅完六率军士方阵后,脸色已变得阴沉,六率或是军容不整,或是甲胄破旧不堪,或是军士肥头大耳体格不符,亦或是军士白嫩宛若闺中女子,根本不像能上战场之兵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走到第七个方阵时,杨广脸上才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处罗可罗,我帝国一员骁将。当年灭陈的白土岗之战,亲手砍下南陈旗手头颅,一举破敌。当年,先帝读了贺若弼将军呈报的奏折时,可在朕面前连连夸赞处罗可罗为帝国军人之楷模。”杨广止步于气宇轩昂的左卫率处罗可罗身前,赞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处罗可罗见杨广称赞自己,连忙行跪拜礼,谢恩。

        处罗可罗本就是一员猛将,只因贺若弼案,这才来到了东宫左卫率这个冷窝子,否则,现在应已成为十六卫统领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好!虎将就是虎将。昭儿,朕观你这十率,能上战场的也就只有处罗将军这一率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晋王闻言,压力倍增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广明面夸赞处罗可罗,实在暗示东宫十率需大加整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杨广龙颜稍释,不再阴沉,终究令晋王紧绷的心弦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论如何,东宫十率总算还是有可圈可点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不久后,晋王的心弦又绷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处罗可罗侧后,尉迟恭身着金甲,腰佩玄锏,气质威势丝毫不逊色于处罗可罗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广眉头抖了一下,正暗自纳闷此人是谁时,突然看到了尉迟恭侧后的贺若黑獭,此人,杨广倒是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广道:“贺若弼晚年虽多有骄横,然贺若家族中勇士尤多,黑獭在北地奋战杀敌,乃是帝国一颗冉冉升起的将星,如今,你可已是左卫率司马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贺若黑獭行军礼,道:“末将不才,现任左卫率司马是尉迟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广闻言,目光转向金甲玄锏的尉迟恭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不久,他确实说过贺若黑獭和司马九推荐的人选比武,胜者出任左卫率司马,只不过,那其实是他还司马九救治皇后的人情,他可不相信司马九推荐的人选能胜过贺若黑獭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此时,左卫率司马却是司马九推荐的尉迟恭,这出乎杨广的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闻昭儿与司马九关系密切,难道,昭儿仗势压人,徇私让司马九推荐的人选出任左卫率司马?”杨广暗自猜疑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目光犀利的看向晋王杨昭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见状,正要解释时,贺若黑獭补充道:“陛下,司马尉迟恭武艺军略都强于末将数倍,末将对司马尉迟恭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广闻言,这才再次转头,上下探视尉迟恭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杨广,尉迟恭不卑不亢,他立即行军礼,朗声道:“末将尉迟恭,见过吾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