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九十七章

第二百九十七章

        “烟儿,不得对司马员外郎出言不逊,还不快向司马员外郎道歉。”何稠见弟子邓烟儿无礼,马上斥责,他知道这是邓烟儿对司马九厚彼薄此的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邓烟儿与司马九的关系,确实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大笑起来。“哈哈哈哈!若是被宇文恺大人赶出来,也算是一种福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望何太府允许在下随何太府一同前往宇文恺大人府邸,也好去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稠见司马九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自然也不好再推迟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真以为司马九未去过宇文府,只是想起去开开眼界,不禁心中暗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是出了名的性情多变、心狠手黑,最好,司马九惹恼宇文恺,被宇文恺大卸八块,也算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简单闲聊几句后,便辞别工部,向宇文府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,司马九发现何稠的弟子竟然带着一辆马车,车上,有不少大木箱,看起来,木箱里面盛装的不是重物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在路上,司马九才从诸葛灵巧那里了解到,其实,公输无双也是南派机关术大师,只不过,他与宇文恺之间多有成见,两人关系一直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工部侍郎一职,陛下内定的是何稠,只不过,何稠一心专研机关术,对做官毫无心思,是故,陛下才将何稠安排到太府寺,出任太府丞这一虚职。

        何稠擅长工程建造和灵巧机关,在机关傀儡方面,逊色于宇文恺和公输无双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来到宇文府时,早有仆人在门口等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来过几次宇文府,不过,每次都是被引去宇文府中哪荒野院中的小木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,他跟随何稠师徒,被引到了宇文府的正厅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身着紫色官袍,看上去威严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与宇文恺认识多时,不过,也只在大兴殿时,见宇文恺穿着过官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宇文恺在家中竟然身着官袍,这令司马九有些费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宇文恺也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想到司马九居然与南派机关家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府丞何稠携众弟子,见过宇文恺大人。”何稠主动行见面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太府多礼了。”宇文恺爱理不理的示意何稠免礼,随后,他大步走向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见状,心中暗喜,就盼着宇文恺为民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个民就是邓烟儿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下一刻,邓烟儿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宇文恺走到司马九身前,重重的拍了拍司马九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道:“小九,老夫上次与你提及此地乃是大兴城的水控中枢,你似乎很感兴趣。本来,老夫早就想叫你过来看看,没想到,今天你居然与何太府一同来了,哈哈哈哈!真是机缘巧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看宇文恺亲热,心中欣喜,却也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上次他在新昌坊外被刺杀,宇文恺脑袋旋转的样子,太过吓人,哪里还像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司马九有些奇怪,眼前的宇文恺,看起来似乎比上次年轻了一些,精气神更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素来不喜欢啰嗦,他与司马九简单说了几句后,转头向何稠道:“何太府,你带来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何稠会意,示意弟子取来两个木箱,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箱中,都是些稀奇古怪的材料,还有几座建筑物的模型,另外,还有一些竹筒,里面似乎装得满满的,放在桌上时,甚至发出了闷闷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稠,你送来的东西是一次不如一次了,老夫要的是南海万年玄龟龟壳,这龟壳看来应有万年之寿,可这却并非玄龟,只是普通的浅色海龟,其价值与南海玄龟相差何止百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金丝铸铁木,年份不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‘竹山曜石,根本就不对,这是普通玄石,并非曜石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恩,这杂色琉璃不错,陛下曾多次赞赏你制作的琉璃,此物确实对得起陛下的赞誉,下次,你多带一下,老夫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一件件翻看木箱中的物品,随口评说东西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何稠则笑着听由宇文恺评判,一句话也不敢多嘴,只是搓着双手,掩饰内心的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宇文恺打开了一张图纸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眼神不错,从侧面看去,似乎是一座城池的设计图,上面甲士林立,旌旗飘荡,看上去很有威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城构造倒不稀奇,可在营建方法上确实动了脑筋,想来,一夜之间,万人就可搭建一座周围八里、高十仞的大城,确实实用。此城营建之法用在万里北疆,具有重要的功用,值得老夫的一份图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看了何稠的图纸,露出赞赏之色,他从怀中取出三张图纸,放在桌上。“你带来的东西,只可换其中的两样,或者傀狼图纸,或者万里车图纸,要不就是傀儡材料一份,还有奇木扬州图勘,你先选两样,我们再谈正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眼睛瞪得斗大,没想到,这机关家的两位大师,竟然像商家一般做生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何稠搓了搓双手,显然不知道该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冷冷的看了眼何稠,嘴角微翘,露出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何稠试探性问道:“大人,能否先取三样,年后,鄙人一定补齐不够的物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呢?我们已经不止一次交易了,老夫的规矩,你还不清楚么?”宇文恺冷哼一声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何稠转头,用为难的语气与诸葛灵巧轻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诸葛灵巧瘪着小嘴,两眼晶光闪烁,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何稠见状,为难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注意到诸葛灵巧的表情,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挪步到诸葛灵巧身旁,拍了拍诸葛灵巧的肩膀,细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说,那盒材料今天换不了了。那材料是制作机关的顶级材料,有了它,我就能做出我诸葛家的玄血蝗。”诸葛灵巧话中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盯着木盒,委屈得要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师父选择了万里车和奇木扬州图勘的图纸,诸葛灵巧的眼泪就要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伤心,这件事,交给我。”也许是因为诸葛家和司马家历史上的羁绊,司马九本能的对诸葛灵巧有着几分亲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方的走到大桌前,在何稠惊诧万分的眼光下,拿起了那个装着材料的盒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马员外郎。”何稠急得就要跳起来,他知道宇文恺最忌讳别人未经同意擅自动宇文恺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得漂亮,这下,司马九,你死定了。”邓烟儿目光明亮,她期待的情况就要发生了。与她作对的人,有一万种死法,被宇文恺杀死,也算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下一幕,何稠和邓烟儿都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,下巴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,宇文恺性情大变了?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宇文恺笑着向司马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司马九则将那盒子熟练的收入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令何稠和邓烟儿意外的是,宇文恺竟然还轻言细语道:“小九,这些图纸也拿去吧,虽然只是老夫的游戏之作,没事看看,也还是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