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九十章 番僧

第二百九十章 番僧

        “吵什么?闹什么?都别动手,家里父母孩子都指望着这趟的钱过年呢!在这里动手打架,你们都想被拉去修城开河么?”商人额上青筋毕露,在大声劝住手下伙计的同时,目光如炬的盯着满不在乎的京兆尹小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啥,本大爷问你看啥呢?今天给你两个选择,要不留下银子?要不留下你婆娘在此伺候我们哥儿几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还有个办法,就是等老天爷帮忙,将你的冰块晒化,否则,休想了从我田二细眼前过去。”京兆尹小吏继续发狠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田二细的部下都配有兵刃,田二细语毕,他们一齐鼓刀弄枪恐吓商人夫妇与伙计。

        商人闻言,愈加愤怒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 田二细则是色眯眯的盯着商人的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僵持之时,一个瘦高邋遢的番僧不知何时,出现在了商人的鱼车旁。

        番僧若无其事的看着眼前冰块中的鱼,享受般吸了吸鼻、舔了舔嘴唇,就像恶汉见着美味佳肴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极东海鱼吧?昔日,贫僧在交州之时,曾有幸尝过一次,至今难忘。这几位施主,可否施舍贫僧几条?”番僧双手合掌向商人伙计行礼后,伸手在冰块上摩挲,显得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这冰块都已经在冰窖中冻了很久,一时半会儿,恐怕化不了。这几条鱼,你拿去后,需要用水泡泡,或者生火将冰化掉。”商人似乎多佛家尊崇,言语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贫僧多谢施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二细指着番僧,骂道:“臭和尚,本大爷都没吃到鱼,你还想吃?你没读过萧衍的《素心经》么?臭和尚还想吃荤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今天,本大爷高兴,和你玩个游戏,你若能将这些冰块化成水,本大爷就让这些人过去,而且,额外在送你一车鱼。若是做不到,嘿嘿,趁早滚远点,这段时间,陛下最不愿看到和尚。”田儿细看着不动神色的番僧,言语更加尖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商人的鱼,不是你的,你说了不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施主,我将几块冰化去,你们过关,可好?”番僧不是中原人士,讲话的口音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商人夫妇对视一眼,本想劝说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原本阴沉的天空中,太阳穿出云层,金色的光芒洒在番僧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顷刻间,番僧身上散发出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 番僧那张满是大胡子的脸庞上,忽然洋溢出庄严宝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商人夫妇见状,几乎就要膜拜,他们觉得眼前的奇怪僧人神圣无比,不敢乱说话,只是一齐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商量好了?”田二细见番僧无视自己,遂拔出腰间佩刀,冷笑的盯着番僧。

        番僧毫不理会田二细,他单手放在一块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他的手中好像突然出现了一个太阳般,爆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,令在场众人都不自禁的护住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爆发的金光转瞬即逝,当众人挪开护住眼睛的手时,只见番僧手放在半空中,而原来那个冰块,却消失得无影无踪,地上,横七竖八的摆着几条大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这条,这条,还有这条。”随后,番僧取出一条细绳,拾起几条鱼串在一起。绑在了他的禅杖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商人夫妇见到僧人如此不凡,哪敢多言,立即跪倒在地,向番僧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    番僧微微一笑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田二细却是不屈不挠,他可不相信眼前的番僧是什么了不得的高僧。“站住,本大爷让你走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近日,帝都怪事连连,你身份很可疑,随我们回去接受调查。”田二细是京兆尹官吏,随便找个理由将番僧抓回去,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语毕,田二细跨步上前,就要举刀架在番僧脖颈上,恐吓番僧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的刀还未落下,刀柄处就传来一道难耐的炙热,他想要松手,却无论如何也松不开,仿佛被牢牢吸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大胆贼僧,胆敢对帝国官吏动手,快放开本官。”炙热令田二细发出痛苦的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他的手开始红肿,紧接着,整条胳膊都变得通红,他额上宛若琉璃一般泛着波光,如白雾一般的水汽从他身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白雾渐渐散去之时,田二细已经没有了呼吸,他的胳膊已经变得枯黑,他手中的刀更是直接化成一潭铁水,铺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过程时间极短,在场众人甚至没有弄清楚眼前的情况,田二细就已被这个番僧杀死,田二细的刀也被番僧化为了铁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在场众人纷纷跪伏在地,膜拜番僧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兆尹卡哨的卫兵,大多数也都跪拜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们再抬头时,只见番僧脑后,赫然出现了七道奇特的光芒,酷似传说中的佛光,这愈加令在场众人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天空中传来一阵鸽子的咕咕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通体漆黑的鸽子,朝着番僧俯冲而下,直直落在了番僧的肩膀上,发出亲昵的怪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番僧面不改色的从鸽子脚上取下一封书信,仔细看了看后,发出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距离众人不远处,黄河汹涌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番僧慢步走到黄河边上,将拴在禅杖上的三条死鱼放入河中,顿时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条鱼在入水的刹那,似乎活过来般,向黄河中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番僧和善的笑了笑,随后,他宛若在陆地上行走一般,走到黄河河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番僧走出几十步后,回身向岸上跪拜的众人还礼后,逆着黄河向西走去,他的速度越来越快,只在片刻间,便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僧显灵啊,圣僧显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仙人下凡了,快来看活菩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子,这个世界上,真的有神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在场众人见番僧逆黄河而上,都歇斯底里的狂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兆尹的军士看着地上已经毙命的田二细,崇拜之余,更是心有余悸,无人敢去收拾田二细的尸体,也不敢再阻拦商队。

        商人夫妇朝着番僧消失的方向连连磕头,良久后,商人才带着货物离开这个发生奇迹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番僧脚踏黄河河面,逆流而行,直到看见三个人时,他才放慢速度,在离三人不远处,止住脚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