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八十七章 邓烟儿

第二百八十七章 邓烟儿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从吵闹声中,隐约听到了公孙灵音和司马若华的声音,遂连忙带着圆方小和尚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章记脂粉行门口,女子如潮水一般的从店铺内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和公孙灵音护着诸葛灵巧,慢慢从脂粉行退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妖艳的女子,挽着一个比她矮上半个头的少年,带着十几个虎背熊腰的扈从,从店内气势汹汹的追了出来,看上去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妹,我找了你几天了,你那个糊涂爷爷总说不知道你去哪里了,怎么?躲着不见姐姐,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情么?“

        艳丽女子容貌姣美,只是下巴略长,看上去有些刻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着诸葛灵巧,眼神中满是喜悦,伸手想去挽诸葛灵巧的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灵巧心中抗拒她,本能的闪了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师姐给你买的材料不好?你生姐姐的气了?让你爷爷不与我们做生意了。”女子巧笑嫣嫣,就像是诸葛灵巧身边最亲近之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女子婉言道:“灵巧,家父明日会在家中备下酒席,我们会邀请伯父前来,到时候,我们解开误会。况且,你们家的绸缎不通过我们通济行,其他商家可接不了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又靠近诸葛灵巧一步,小姑娘跳着往后蹦了一下,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姐,爷爷生意上的事情,我一直都不管的。我最近有事情,明日,就不来赴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闻言,顿时猜到了此女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应该就是诸葛灵巧的师姐,商家邓崇的女儿邓烟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依旧面带微笑,只是眼角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司马若华性格直爽,见邓烟儿强人所难,遂挺身挡在了诸葛灵巧的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露出了不满之意,道:“这位姑娘,灵巧不去,就是不去,你老在这里纠缠,算是什么意思?刚才,在店里你还想直接将人拖走,这可是帝都,光天白日之下,你们做事情,就不理会别人的感受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来的乡野女子,人家师姐妹说话,关你什么事情?速速退去,否则,别怪我李孝恭不讲道理。”邓烟儿身旁的少年,本来就是满脸不耐烦,听闻司马若华的话后,高声叫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闻言一惊,好嘛,眼前的少年居然是李孝恭,未来李家中,除了李世民外,最能打的将军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,李孝恭可是灭了萧铣和辅公祏,为李唐拿下半壁江山。

        算算时间,现在的李孝恭,应该也就十五六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男子,应该懂得道理,邀请与接受邀请是两厢情愿的事情,灵巧妹妹不想与你们一起,你们老缠着她干什么?”公孙灵音嗓音好听,把事情说的分外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孝恭认得公孙灵音是云韵府的乐家弟子,饶有性质的笑了一下,讥嘲道:“怎么,这不是云韵府的公孙大家么?可是看着诸葛灵巧家财丰厚,挟持机关家弟子改投你们乐家去习歌练舞了?敢问大家什么时候出师表演,我可要找些人去云韵府捧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孝恭背后的邓家护卫,李府扈从,不禁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灵巧年纪不大,纯真,可却将机关家的声誉看得极为重要,她见对方讥嘲自己,顿时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瞪了李孝恭一眼,轻轻的捏了捏李孝恭的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妹,别听这小子胡诌。不过,大兴城鱼龙混杂,你身份特殊,别让人诓骗了。来,到师姐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不屈不挠的向诸葛灵巧靠近,一把推开公孙灵音,两只手抓着诸葛灵巧的肩膀,就要将诸葛灵巧拖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邓烟儿身负武功,她这一推,令公孙灵音躲闪不及,踉跄着退了四五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诸葛灵巧没有将机关小七带在身边,此时,她双肩又被邓烟儿拿住,一时竟挣脱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姐,师姐......邓烟儿,你要干什么?我真的不去,不去。”诸葛灵巧极力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却视她如孩童一般,眼神温暖,手却丝毫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巧乖,别和师姐发脾气了,来,师姐一会儿带你去好玩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诸葛灵巧自幼父母双亡,在益州认识邓烟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家庭特殊,出手豪阔,很有点大姐大的意思,自从两人认识以来,诸葛灵巧的生活起居,都被她自作主张的大包大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邓烟儿在诸葛灵巧心中埋入了依赖的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种非常高明控制手段,数年来,诸葛灵巧给邓家的生意,带来了巨大的利润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孝恭其实也是邓烟儿控制手法的另一个模板,这次,她是以美色控制了李阀偏支中最年少有为的后进之秀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不管诸葛灵巧挣扎,直接将诸葛灵巧搂入怀中,一只手慢慢抚摸诸葛灵巧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围观者看到这里,都以为诸葛灵巧只是一个与长辈撒娇的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清楚来龙去脉的司马九等人,在一旁看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她,人家说的话,你是听不懂么?”司马若华见邓烟儿如此强势,眉毛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性子与诸葛灵巧截然不同,眼睛里可揉不得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双手拍出,就要把诸葛灵巧夺回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冷笑一声,单腿踢出,从下而上撩,招式毒辣下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见她如此无礼,也再不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,她在家中无聊时就联系武艺,除了学习道家、医家功夫,也向独孤盛丽学习了不少近身搏斗的技巧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也不示弱,抬脚踹向邓烟儿的脚踝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轻轻咦了一声,为了躲避司马若华的出脚,往旁边退让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不屈不挠,抢步上前,双手抓住邓烟儿的衣领,猛然往上拎,与此同时,他的身体也欺近往邓烟儿的怀中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退避之时,重心不稳,踉跄着又向后退了四五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使出的是从独孤盛丽那里学来的突厥人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动作连贯而直取对手要害,用现在的话讲,就是不断攻击对手的重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武学资质奇佳,闭门造车居然练得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围观的行人,凑热闹,不嫌事大,他们见两美貌女子过招,起哄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    邓烟儿身为通济行少主,讲究行止华贵,此时,竟被司马若华逼得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大失颜面。纵然她心智深沉,眼神也突然变得凌厉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逼退邓烟儿后,将诸葛灵巧拉到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诸葛灵巧见司马若华如此袒护自己,终于下定决心直面心结,走到司马若华身前,直视着邓烟儿,道:“师姐,你做的事情,我和爷爷都知道了,以后,我们蜀绣天下再也不想与你和你父亲做生意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