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七十二章 本官就是朝廷

第二百七十二章 本官就是朝廷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走近,发现争执双方分为两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都是穿着简陋布衣,浑身黝黑、肌肉发达的大汉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群人,则有穿着京兆尹官服的军士,还有武候装扮的衙役,更有几个穿着从七品浅绿服饰的官员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纵马跑过去,冲向人群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守卫的京兆尹军士看着他的官服,不敢阻拦,任由司马九直冲到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鱼儿,你们这些山东乱贼,不是每日都发了工钱的么?怎么无端就罢工了?误了水部的大事,你们可担不起责任。”一个穿着七品浅绿服饰的官员,满脸的神气活现,看着眼前的民夫马鞭乱挥,似乎,他马上就要抽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叫李鱼儿的民夫听他如此说话,眼睛都要冒出火来,道:“一天二十五文钱,是盛夏定下的价格,那时候下水方便。现在已经是隆冬,竟然还是一天二十五文钱,这点钱甚至连沽些黄酒热了喝都不够,叫我们怎么下水?”

        民夫们闻言,纷纷苦叫不平,或是挺身站出,或是扔掉手中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年老的民夫掀开自己的衣服,刺骨的寒风下,他的腹部凹进去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,米面涨价,这点钱连窝头都吃不起。以前在我们青州的时候,冬天干活,多少有碗羊汤,就是没有羊汤,好歹有碗豆腐野菜汤吧。如今在这里,就只有二十五文钱,其他什么都没有,这让人怎么下水?”年老民夫说的眼泪都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掀开旁边一个青年民夫的裤腿:“年轻人血气旺,下到冰凌子多的地方,这刺的都是血口子,这样糟践身子,一旦上了年纪,冬天都会浑身疼痛,落下病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他掀起裤脚的男子,看起来像是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见父亲伤心,上前拉着父亲的衣襟,道:“这活咱们不干,不就行了,咱们还回青州,爹,我就不相信挣不到一碗饭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的,如果不加钱,就不干了,这点钱,肚子吃不饱,大冬天的,那是要人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活,就算是刑部的死囚犯,怕是都不会做,我们凭什么要在这里受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十五文钱一天工钱,在大兴城,就是连米粥都喝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民夫们七嘴八舌,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身着七品服饰的官员生的粗壮,见民夫要造反,气的脸色紫红,他手中的皮鞭用力一抽,半空中发出巨大的啪啪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干?你们说不干,就不干的吗?这是什么活,这可是当今陛下都关心的活。今天,就是你们这些山东佬全死了,这活,也得给我干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爷,我们本来就是凭力气吃饭的,不是来这里服徭役。工钱给的少,不够吃饭,不干活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么?”那个叫李鱼儿的年轻人,似乎是人群中的小头目,说话很有章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徭役,也是本官说了算,本官说你们是青州派来服徭的人,你们就是,还能反了不成!”那个姓侯的七品官满脸的倨傲,手中鞭子一指,几个京兆尹的士兵就走了上来,要将李鱼儿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,我看你们谁敢动手?”人群中,一个精壮的汉子走了出来,腰间别着一把宰猪刀样式的长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定神看去,真是前些日子遇到的李子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他说在渭河做苦力,就是在此处干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骑在马上,很显眼,李子通刚走出人群,一眼就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子通眼神惊喜,就要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眨眨眼睛,示意他先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蛮子,你终于出来了?不让小的顶缸了?听说,此事就是你在背后挑唆,这些山东蛮子都听你的话,怎么?你想去刑部过堂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子通看到司马九,心神定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司马九的实力,心中有数,那日,可是连车骑将军侯君集都在司马九面前认过栽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刑部官员?说抓我就抓我么?你说说,我倒是犯了哪一条律例?”李子通语气不急不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官是朝廷命官,本官就是朝廷,朝廷就是本官,抓你等贱民,何须理由?”姓侯的七品官扬起手中皮鞭,就要向李子通的面门抽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感觉胳膊一紧,回头望去,一个骑着乱毛黑马的俊朗男子,抓住了他,任由他如何用力,胳膊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朝廷,朝廷就是你,好大的口气,你算什么东西?”司马九用力一扯,从他手中夺过皮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你是何人,下官是户部官员,在此地办差,大人请不要插手。”七品官看见司马九的官服,知道司马九官阶比他高,有些怯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尚书省六部中,户部有钱,吏部有权,户部官员一向自视比别的部司高一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官是工部员外郎,隶属工部,渭河河道事宜该是归工部管理,户部为何在此?”司马九语气如冰水一般,冷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品官听闻司马九是工部员外郎,稍微宽了点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工部主要管挖河修城,在外人看来,并没什么权柄,属于被踩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疏通渭河河道,确实是工部的事情,可是,工钱的发放,却是我户部分内之事。看你面生,可是水部官员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七品官套他的底,哪里耐烦多说。“本官是工部员外郎,既然来此,此地,当由本官做主。本官似乎记得,冬日工钱不是二十五文?”司马九在来此的路上,看了水部司的卷宗,卷宗第一页,就是工部核准的河工价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不是水部的官员,还需回避此事。这些刁民,自然当由本官对付。”这个户部官员长期与工部的水部合作,对工部员外郎司马九就不太感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让本官回避?哼,上官弘尚书安排本官来此,你却勒令本官回避,你好大的官威。你若跪下给本官说清楚河工工钱的事情,本官可以既往不咎。”司马九见此人如此跋扈,不禁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品官听司马九说让他跪下,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也巧,他算是侯君集的远亲,没想到,今天在这里碰到了侯家的大克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官没有听错吧,给你跪下?你可听说过车骑将军侯君集?”七品官昂头炫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冤家路窄!”一旁,看得带劲的李子通,几乎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跪,本官就抽到你跪下为止。”司马九当头一马鞭抽在七品官脸上,顿时一道鲜红的血印浮现在七品官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敢打本官?”七品官怒不可揭的跳起来,指责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语,挥手又是一鞭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鞭,他运转内息与马鞭,沉重无比,正好抽到此官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七品官被抽趴下,四肢着地,抓着地上的泥沙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挣扎了几下想要站起,可后背巨疼,可能骨头都被抽断了,一时间,居然爬不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