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足之疑

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足之疑

        “处道兄,陛下已将星网刺客团交由宇文述统领,你我手上,可没有足够的死士可以袭杀晋王。”斛斯政满脸疑惑的向杨素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何须星网,天下间,只要有足够的银钱,何须担心没有杀人的刀刃。”杨素捻须微笑,算算时间,已经快到发动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云韵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”随着公孙灵音高亢的嗓音,云韵府的大厅中央,几个武士装扮的献舞舞姬,做出慷慨就义的样子,一齐趴伏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云韵府根据司马九的诗作改编的舞曲,日下,在大兴城各处乐坊勾栏很是流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宾客见舞毕,顿时响起一片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身边一个倭女,听得如痴如醉,她两掌拍的啪啪响,想来,她也听懂这首诗中的意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奇怪,眼前女子眉毛剃掉,用墨水点上两点,穿着和服式样的衣服,看来是倭女的造型,就不知道是不是晋王找来的西贝货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眼珠一转,想起一句日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呀买碟,呀买碟。”司马九在倭女前轻轻说话,倭女显然听懂了他的意思,好奇的眼神扫了司马九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眼前的司马九不要不要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状,知道此女真是倭女,真货,不禁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不凑巧,正好遇到独孤盛丽扫来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见司马九撩拨身边美姬,不禁狠狠的瞪了司马九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九,你这诗才,真是绝了。本王已与雪儿说了,今晚,你要在此临兴做出些绝句,以让云韵府谱曲编舞。”晋王拉着千乘雪的手,笑着看向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千乘雪穿着胡人的衣服,娇媚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扫了她一眼,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可一时又说不上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晋王,你当绝句是大白菜么,想来就来,老实说,今晚还未起兴致,恐有负诸位了。”司马九咬了一口面前的杂色果子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实在不想剽窃后世诗人的佳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额。”晋王对他没有半点脾气,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晋王扫了一眼英气艳丽的独孤盛丽,忽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九,你不给本王作诗也就算了,如今,盛丽盛装在此,又逢诸多朋友共会,此情此景,你就没有点想法?”晋王拿出独孤盛丽做为排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独孤盛丽冷面男装,双眉甚长,浑身英气直冲云韵府大厅之顶,忽然想起了明末著名女将秦良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蜀锦征袍自剪成,桃花马上请长缨,世间多少奇男子,谁肯沙上万里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诗是明末皇帝崇祯送给秦良玉的诗句中的截选,将一个马上奇女子的形象勾勒得入木三分,独孤盛丽贵为帝国十六卫大将军之一,倒也配的上巾帼英雄的赞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还是个很漂亮、属于司马九的巾帼英雄,这令司马九心中暗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当堂朗声咏诵诗句,一堆女子和众豪杰顿时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灵音的妙目睁得极大,嘴边一遍遍的念诵着‘世间多少奇男子,谁肯沙上万里行”,崇拜的看着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隋唐时期,妇女地位要比宋明要高,甚至,独孤盛丽这样的门阀大家嫡系子嗣,也可以担任重要军队的统领,但是,公然赞美女子的诗句却并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此时世间的读书人,推崇儒家教义,虽然还没有三从四德之说,可公然赞美女子,也不为儒家推崇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见司马九朗诵完诗,就怔怔的看着自己,顿时眼中闪着莫名的情愫,不禁心中一乱,她心烦意乱的搂住了身旁的突厥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身边的倭国女子对汉学造诣颇为精深,她听懂了司马九诗中对女子的赞美,居然搂住司马九的胳膊,嘴里叽里呱啦的说出一大堆东瀛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暗自窃喜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刀小试,又成功收获一堆女粉丝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司马九注意到独孤盛丽向他举杯示意,他才回过神,端杯回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本王就说,以小九之才,出口必成绝句。”晋王高声叫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身旁,赤足的千乘雪对晋王耳语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连连点头,千乘雪接着给他上了一杯酒,只是,这杯酒却是琥珀一般的金黄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眉头微皱,他终于想通了眼前千乘雪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千乘雪常年习舞,站立的时候,足弓都是弓起的,就与后世的芭蕾舞演员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,晋王再次宴请司马九,司马九就发现了千乘雪的美足一直弓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此时,晋王身旁的千乘雪,双脚却平平常常的踩在地面上,完全没有舞者那种长期舞蹈的职业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千乘雪的形体本是非常优美,站着就有种融入环境的艺术感,而眼前的千乘雪,身形虽与千乘雪一模一样,可缺少了那种灵动美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看见千乘雪给晋王倒酒,马上站起身,大声道:“这是什么好酒,定是藏私,晋王殿下,小弟定要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司马九向晋王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闻言,已送到嘴边的酒杯杯,顿时停止了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雪儿家乡酿造的补酒救,最是滋养身体,你还是个童男子吧,喝这个可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场众人见晋王说话如此直白,一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咽了咽口水,瞟了独孤盛丽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心中一惊,直到司马九将目光挪开后,她才低头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别管我是不是童男子,这酒,我要喝,就喝你这杯。”司马九装作清酒喝多了,有点踉跄的走到晋王身边,夺下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紧紧盯着千乘雪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雪姐姐这酒,想必极补,雪姐姐何不饮一杯。”司马九将琥珀色的酒握在手中,却不喝下,只是冷冷的看着千乘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酒只对男子有用,女子不宜,还是小九自己享用吧。”千乘雪的嗓音也与司马九记忆中的一般无二,甚至,眼神也是那种冰冷中隐藏着热烈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司马九却是能断定,这个女子并不是千乘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,叫几个侍卫来品尝下,也好看看此酒到底如何。”司马九语气变得深沉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闻言,似乎感受到了火药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脸色有些低沉,一边是他最爱的女人,一边是他最信任的朋友,为何,两者之间有种剑拔弩张的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哥,你喝多了吧。”公孙灵音见气氛尴尬,走到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拉住司马九的衣袖,示意司马九不要触怒晋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