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六十六章 暗流之暗

第二百六十六章 暗流之暗

        御马监,晋王队与齐王队的马球比赛,打得如此惨烈,就连司马九回府说与徐世勣和尉迟恭听候,两人都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,晋王在云韵府设宴,徐世勣与尉迟恭又与司马九和李密有生死交情,自然得一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说说笑笑就要出门,正在谈论哪里的胡姬腰肢最是柔软时,一个儒生装扮的人进到司马九府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仔细看去,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右屯卫大将军独孤盛丽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,她应该是便装癖发作,要以男装与众人一同前往云韵府赴宴。

        戊时,四人赶到云韵府,早有晋王侍卫在门口等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宴会的地方,司马九并不陌生,还是云韵府的大厅,也是司马九‘兴起作诗’惊艳全场......惊艳帝都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刚踏进门厅,忽然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有个熟悉的身影从他眼前一闪而过,可仔细看看,却又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司马九想要找到那个身影时,一道令人心醉的声音传入他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哥,你可有好久没来过云韵府了,我都去过你的府邸了,你却不来看看我,那个爱抬杠的老头,来找了你几次,每次都气势汹汹,若不是晋王言你公务繁忙,恐怕,云韵府都要被他拆了。”公孙灵音站在大厅中,巧目盯着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灵音五官并不出众,却有一种空灵的气质,身材无比匀称,就连独孤盛丽都为之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哑然而笑,他知道公孙灵音说的是薛道衡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,正是司马九给薛收出的馊主意,才阻止薛道衡参加廷议,没有出现在大兴殿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灵音与独孤盛丽在司马九府中碰过面,多少有些交情,很快,她们便唧唧咋咋的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恰逢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哥似乎喝多了,想来拉公孙灵音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韵府是顶级娱乐场所,公孙灵音见过很多这样的人,她只是陪着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独孤盛丽则没有这样的好脾气,伸手提起公子哥,扔到了云韵府花园的池塘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子哥的长辈本想来着独孤盛丽理论,可他看清是独孤盛丽后,什么话也不敢说,灰溜溜的让人捞起公子,跑了,似乎很害怕独孤盛丽找他们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大的雌威,盛丽,以后可不能这样对我。”司马九走到独孤盛丽身旁细声调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啐了一口,轻轻道:“本姑娘,只爱女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韵府的大厅,晋王早已抵达,他正与韦云起交谈。

        乐家顶级舞姬千乘雪正坐在晋王身旁,她见司马九进门,立即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见到司马九,也笑着起身,道:“本王等你们多时了,你们不来,本王也不好安排美姬,韦将军可都等不及了。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来来,快快入座。啊,这位公子是......哦,不好意思,盛丽你这男装,堪称是云韵府第一帅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也不和他客气,笑着入座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又问起尉迟恭和徐世勣,司马九只说是生死之交,两人向晋王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很是和善,立马安排两人入座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世勣和尉迟恭见晋王如此平和,心中欢喜,两人一高一矮,一大一小,都是气宇轩昂之人,让人一见忘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李密也赶到,他看见尉迟恭和徐世勣在此,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见人到齐,双手一拍,果然,高矮肤色、服饰各异的美女一起从帘后纤纤细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不负帝都四煞之名,先挑了个金发、身材玲珑的突厥美姬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她搞怪,想起独孤盛丽其实才是身材最好的一个,一时间,不禁有些兽血沸腾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世勣年纪不大,若是让他杀人放火,一句话不说,直接就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美女陪酒,他却脸红得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一队高句丽双胞胎女子坐在他和尉迟恭身边,两人瞬间就显得极为拘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此情此景,却少了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重伤的罗士信正躺在太医署,由专人照料,这也算宽了众人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夜,晚宴的酒,却不是西域的葡萄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产自倭国的清酒,是慧茂行花了大价钱从海上走私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之时,司马九在日本料理店喝过此种淡淡的酒,实在没有什么稀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在场的其他人却是第一次喝这产自极东之地的杯中物,大都赞叹晋王懂得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等人在云韵府推杯换盏,听着云韵府的歌曲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府中,兵部尚书、素有三不管尚书的斛斯政,却与当朝尚书左仆射杨素夜谈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面色阴沉,听着斛斯政说着司马九和李世民赛马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斛斯政道:“司马九此人,颇得陛下赏识。甚至连韦云起这个油盐不进、独孤盛丽这个刺头,都与他交好,处道兄,是否可重用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轻轻摇头,道:“此子来历不明,出并州才不过半载,就已经声名鹊起,居然同时结交如此多的势力,实在有些诡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红枫庄被司马九等人袭击时,刑部尚书本准备调兵增援,却被温大雅压了下来。温大雅素来处世果断,此次,却有暗中帮助司马九的嫌疑。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温大雅本与李家关系密切。难道,其中另有隐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站起身来,抬头看着屋中的烛火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子明明与李建成关系莫逆,却要通过老夫入仕,他与玄挺相处也尤为融洽,更令老夫不解的是他怎么可能搭上宇文恺这个老怪物?”杨素眼色幽深,这个与司马九‘交心’的帝国重臣,也对司马九多有疑窦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问道:“不说此子了,老夫让你调辽东军马劫掠高句丽和东突厥一事,可有进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已经吩咐下去,据说,婴阳王高元盛怒,已经整军备战。辽东战端一起,洛阳地位就将远胜大兴城。此棋极妙。”斛斯政对着杨素连连举手赞叹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却摇头道:“今日,陛下公然在百官前令老夫失颜面,看来,陛下对老夫已生嫌隙。原本,陛下想利用老夫制衡关中勋贵,如今,他却对老夫......老夫又怎能随他的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本希望司马九这愣头青,通过萧铣,将齐王杨暕牵扯进来,没想到,这小子真治好了萧皇后的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咯,萧铣呢?是被他灭口了么?此子的作为,老夫都看不明白了。”杨素又把话题扯回了司马九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杨素淡淡一笑,轻声对斛斯政道:“杨广要下手了,老夫就先让他疼一下。白日里,他不是很喜爱晋王么?明日,老夫倒想看看,晋王杨昭是否还在世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