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战术转换

第二百六十四章 战术转换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看着这个叫慕容虎丘的吐谷浑汉子,想来,此人肯定是随着伏允队伍前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台上,杨广微笑着又拈起一颗葡萄,他刚才才答应了吐谷浑人加入马球比赛的请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容虎丘,吐谷浑勇士,伏允手上最擅长马球的家将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容虎丘加入了齐王杨暕一方,他是个脸上有一道刺目刀疤的高大男子,眉骨突出,几乎没有眉毛,两团火焰在吐谷浑汉子的眼中闪烁,似乎此人心中,有着永远不会熄灭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容虎丘来到了齐王、侯君集等人身旁,与他们低声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司马九看来,长孙无忌等人不断的点头,他心中一凛,不知道对面会有何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金锣“哐”的一声,比赛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齐王一方,完全改变了战术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容虎丘身高臂长,一下就控制了球场,随着他拿下马球,侯君集和李靖,这两个优秀的骑手,一左一右将他他护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吐谷浑人根本就不传球,马球在他的球杆下,仿佛被黏住了一般,三人并骑护着球向着司马九一方冲突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见他们如此托大,心中愤怒,纵马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士及却挡在了她的身前,原来,对面没有组成马墙的三个人,也在外围游走,掩护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密也被长孙无忌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场上,只有司马九一人跑到了对方的半场,只是,他半点作用也起不到,慕容虎丘带球冲突,速度极快,冲击力甚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齐王见势头不对,直接冲上前去抢球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容虎丘三人球杆扬起,居然像要直接击打晋王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马球比赛,轻微的冲突是可以允许的,但是,慕容虎丘等人如此公然的直接攻击晋王,却是从来没人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观赛不少人一齐看向皇帝杨广,杨广却是无所谓的笑了笑,萧皇后知道杨广最希望自己的继承人刚毅勇武,他是不会放弃任何磨砺晋王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地位尊崇,但是对面三人却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杆球棍飞舞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齐王连人带马被赶到了一旁,对面似乎也留手了,虽然球棍抽了晋王几下,却都是点到为止,只是,他们对晋王胯下的马,却是毫不留情,尤其是吐谷浑大汉慕容伏丘,球棍扫过,马匹身上一道道血印赫然醒目,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罗士信怪叫一声冲了上去,只不过他也被三杆球棍打得难以持久,对面几乎带着球进入球洞。

        七比五,齐王队又夺下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晋王被活活打走,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这种野蛮的打法,摆明了就是不拼战术,要以勇气和武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看了一眼独孤盛丽,独孤盛丽脸上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正是火气要爆发的先兆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她发怒要打架,身为右屯卫大将军,她可是谁都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金锣响起,比赛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独孤盛丽抢到了马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冷冷的看了一眼对面,慕容虎丘故伎重演,与侯君集、李靖三人一起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右屯卫大将军马球棍舞得像剑花一样,冲着三人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棍子抽下,慕容虎丘与独孤盛丽手中的马球棍同时碎裂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李靖和侯君集很是狡猾,两人居然用球棍去扫独孤盛丽坐骑的马腿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没了马球棍,不好遮挡他们的攻击,又心疼坐骑,向着一旁躲闪,马球便被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又是并骑冲击,只是,在慕容虎丘背后,赫然插着一排球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根打断,又拔出了一根,就和战场之上的短矛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纵马追上,却被长孙无忌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齐王、罗士信挡在看似无法阻拦的队形之前,自然是不能防御,眼看着慕容虎丘三人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齐王一方拿下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吐谷浑铁骑与帝国联手,真正是天下无敌,愿请天可汗北讨突厥,南灭吐蕃,仰天可汗声威。“伏允见帐下慕容虎丘建功,连忙对杨广躬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广不置可否,示意他继续看赛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气鼓鼓的过去就要新球棍,司马九纵马到她身旁,与她耳语几句,独孤盛丽被他说的耳朵痒痒的,瞪了司马九一眼,还是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锣响起,双方再次争球,这次,慕容虎丘抢得马球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苦于身上魔气还在结茧,无法发挥内息优势,司马九也参与进来,司马九发现,以马球比赛赛场上的情况,先手优势异常的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在马上用起控鹤功,腾空跃起,巧妙的从慕容虎丘手中夺过马球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数马交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将球拨到一边,慕容虎丘仗着马快,独自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按照司马九的吩咐,也不上前争抢,只是横马挡在李靖和侯君集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上前抢球,却比司马九慢了半步,慕容虎丘也不传球,他阴着脸,挥动马球杆,抽向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单手扯着慕容虎丘的手臂,将他拉入怀中,单掌发力推在慕容虎丘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掌虽不具气势,却尤为巧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巧妙之处是鹰熊落中的短打小巧功夫,用力巧妙,司马九最后一推更是用上了内息,将慕容虎丘从马上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想起慕容虎丘刚才出招没有轻重,遂扬起马首,马蹄踩向慕容虎丘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容虎丘也不示弱,直接伸出双手,接住了司马九坐骑的一马蹄,只是,另一只马蹄却踢在了慕容虎丘的下巴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蹄力道极重,霎时,慕容虎丘下颌骨裂,两颗牙都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也不理会慕容虎丘,拨马从他的身上踩过,将球传给了无人防守的韦云起,终于得了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这野蛮不留情的招式,看台上,杨广与百官都看不清楚,只看到慕容虎丘突然落马,还被踩了几脚。

        观台上,伏允的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广则仰头扫视了他一眼,心中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小番邦,还想和帝国在西域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方扳回一筹,场上的气氛更加炽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双方再各入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齐王方得了筹,只要再进最后一球,就可以获得胜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场,齐王方的战术,还是集群重锋,一次,他们缠住了独孤盛丽,进了球,另一次则是被独孤盛丽冲散了队形,才失筹。

        齐王一方,见满脸鲜血的慕容虎丘控球,他们放弃防守,拨马与慕容虎丘并列,并气势汹汹的冲向晋王方球洞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密与独孤盛丽因为站位原因,被甩在了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暗叫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他马术不佳,根本追不上齐王一方的马队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场上,出现了尤为壮烈的一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