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四十九章 李世民的升华

第二百四十九章 李世民的升华

        冬日夜晚的元恩寺,格外凄清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恩寺香火不盛,烛火点得稀少,僧人们食物稀缺,又天气寒冷,大都早早休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秀禅师的禅房内,却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几日被司马九挟持的李世民、道家白兔子、儒家温彦将正在拜访神秀禅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禅师之意,那日司马九使出的诡异八字真言,与元恩寺无关?可在下却听闻,上次廷议结束后,宇文恺带着司马九来过元恩寺?”温彦将满脸不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星网转魄曾用八字真言攻击司马九,司马九定中了八字真言不假,这一点,白兔子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不久,李世民带着温彦将等人截击司马九,却受到八字真言攻击,痛失好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,元恩寺必然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佛家本实力雄厚,曾在九大显学教派中名列前茅,自北周武帝时迅速式微,后隋文帝推崇佛学,佛家因此稍得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佛家本与李家关系密切,甚至连李家大公子李建成的字号毗沙门,也是来自佛家佛陀达摩岌多,可是,今日神秀禅师对于李世民等人似有所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摸了摸青紫的额头,淡淡一笑,道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据在下所知,八字真言由高僧慧可大师所创,而慧可大师乃是元恩寺上任住持,难道,慧可之后,又有波旬为祸人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神秀禅师面色平和,道:“那日,司马九施主身中八字真言,贫僧让其修研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,此经乃是强健体魄,驱除真言之咒,何以摄人心智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闻言,与温彦将对视一眼,看样子,神秀是咬口不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彦将道:“此子与二公子无礼,又缕缕妨碍我等大事。先前,大师曾言此子隔时便会来寺中修研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,在下斗胆,望请大师出手,铲除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彦将表情阴狠,上次截杀司马九,李世民反被挟持,唐国公虽未加罪与他,他却异常自责,愈加敌视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佛门乃是清静之地,不可造此杀孽。施主如此亵渎佛家,恕贫僧不远送。”神秀禅师表情肃穆,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你可是破坏佛家达摩芨多与李家的关系?”温彦将见神秀如此说话,心中急躁,忍不住高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法平等,无有高下,佛家视天下众生一般无二,在神秀眼中,诸位施主与司马九施主,别无二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温彦将还要说道,却被李世民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注视神秀片刻后,深呼一口气,向神秀禅师行辞别礼,带着白兔子与温彦将离开了神秀的禅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李家在元恩寺施舍了不少钱财,神秀禅师对李家一向亲善,如今,随着司马九的出现,情况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,李世民对司马九只是忌惮,如今,却隐隐有种恐惧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刚出元恩寺,忽然止步,回头望向元恩寺佛塔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一刻钟后,他才收回目光,眉宇间泛着看透世事的清明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日,我就去李靖军中,在吐谷浑大汗进城之前赶回。原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司马九的计划,暂且作废,一切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白兔子与温彦将没有多问,一起躬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问道:“吐谷浑大汗伏允此次前来帝都,相应事宜,可已安排妥当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彦将沉声道:“伏允此番前来,定是有来无回,我们已与宇文述合作,西部诸军也已戒备,伏允一死,便可出兵攻伐吐谷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,形势有变,此事需再做调整。白兔子前辈,我希望道家人宗黄雀在后,阻止星网刺杀吐谷浑大汗伏允,定要让其返回吐谷浑王庭。”李世民嘴角微翘,就在刚才凝视夜色中的佛塔时,他终于想清楚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广加强集权,意欲摆脱关中豪门勋贵的束缚,向山东、江南发展,创建千古帝业,成为秦皇汉武一般的千古一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通过联合关中勋贵制造事端,分散杨广的精力,令其无暇东顾的策略似有不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广雄才大略,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也就是好大喜功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何不激发他的欲望,改革欲望、征服欲望、成为千古一帝的欲望......,令其陷入欲望的陷阱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杨广,以水之道,顺其而为,甚至顺水推舟,最后,才能让其陷入无尽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此时,才是李家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想通了此节,心中通畅,一颗道种在他心中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在挟持李世民时感受到的神秘力量,此时,才开始真正改变李世民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白兔子两眼折射出喜不自胜的神色,他注意到李世民身后,隐隐显现出一朵巨大的金莲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彦将在注意到金莲后,露出膜拜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月落日升,伴着晨阳,司马九出现在元恩寺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持朱记肉包,笑着望向元恩寺佛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会想到,昨夜,自己人生的宿敌,在这里完成了一次进化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真和圆方小和尚站在寺门前,看着司马九笑吟吟入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朱记今天头两锅的包子,我包圆了,快马赶来的,凉了就不好吃了,你们尝尝。”司马九笑着递上两大包包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真也不与司马九客气,接过司马九手中的大包,解开,取出一个热腾腾的包子,递给圆方,再取出一个送入自己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咯,你们这是在等我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圆方三两口吃完包子,向司马九打了个稽首:“阿弥陀佛,住持说你今日会来,小僧与师叔就在这里等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圆方咧嘴一笑。“上次,你说过下次会带好吃的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看着圆方这个大脑袋小和尚,忍不住拧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圆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光头。“没想到司马施主果然带来这么多好吃的包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是说话算话的人。”司马九也不客气,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马施主,贫僧这就带你去见住持。”圆方吃了一个包子后,便为司马九引路,只是,他不时回头看向童真手中的包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知道元恩寺香火不盛,近来粮食价格暴涨,怕是元恩师的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,琢磨着回去后,让夏长粮行送些粮食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圆方在佛塔所在的院门口止步,道:“司马施主,请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踏进院,一眼便看到佛塔下的神秀禅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神秀禅师似有不同,完全没有上次来时的戒惧疏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