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四十七章 应该不会吧

第二百四十七章 应该不会吧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顿感不妙,难道大兴城中粮食供应一事,就连商家话事人管不为和柳媚娘都无法破解?

        柳媚娘道:“公子有所不知,粮食贸易乃是民生大事,国之命脉,帝国高度介入粮食贸易,利润着实不高,是故,粮食一事,我们所涉不多,就连餐食一类,也鲜有涉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香天下火锅店,是我们为数不多的餐食生意,本是少主的无心之作,我接手后,方运作至如今规模。”柳媚娘见司马九有些疑惑,继续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香天下火锅店还算成功,其中离不开媚娘的用心,当然,媚娘早年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,或多或少也对其有所影响。”管不为不适时宜的补充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主,说好不提的呢。”柳媚娘似有不愿提及的往事,不好气的看向管不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不为咳了咳,岔开话题。“公子心系天下万民,鄙人佩服。商道万千,于己无利而于人利者,非商也;于已利而于人无利者,小商也;于己利而于人亦有利者,大商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与民争利,祸国殃民,是为奸商,非我管家经商之道。为国谋利,天下共富,乃是鄙人推崇的商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频频点头赞同,管不为的格局与志向,令他佩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只有如此,方能统领天下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为了利润,逼死百姓的商家,配不上商家之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兴城米市背后,少不了邓崇之流,他们惟利是图,觊觎我们手上来钱的商路,只怕他们是想通过粮食生意,向某些人表忠心。”说话间,柳媚娘给管不为和司马九各斟上一杯茶。

        管不为眼角闪过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囤积才能居奇,货物短缺,方能高价售之。粮食生意又有不同,帝国有意让天下商行入局粮食贸易,以防一家独大。如此看来,各商行都在囤积粮食,当务之急,需疏通大兴城的粮道,若无粮食入城,粮价终会上涨。”司马九这才明白,眼前这个商家少主,绝不只是痴迷游历的驴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兴城粮食短缺,与潼关阻拦粮食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潼关守将是谁,司马九并不清楚,不过,想来肯定是李渊、宇文述等关中勋贵一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他们就是要逼皇帝杨广退步,倘若帝都出了问题,朝堂之上,必然会出现更多攻击营建洛阳、开挖运河政务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乃阴谋中的阳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兴城的粮食多由潼关而来,定是此处出了变故。粮食关乎民生,帝国户部竟会如此熟视无睹。”管不为何等精明,直接指出了粮食涨价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他早就对粮食涨价多有了解,商家之人,但凡风吹草动,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神仙斗法,百姓遭殃。”司马九单手指向屋顶。

        管不为轻蔑一笑,商战中多少阴微龌蹉之事,他又如何不知,并不为此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鄙人可保七日之内粮价不超过斗米四十五文,以定民心。”管不为做出了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斗胆,不知先生如何保证粮食价格稳定。”司马九好奇一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商家虽纵横天下,却不在九家显学之列,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商家商人之间的竞争关系,他们彼此之间合作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举网以纲,千目皆张,很多问题,把握住关键,便不再是问题。”管不为端起茶杯,茗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管不为放下茶杯,看着司马九,轻声问道:“公子以为,何物最为保值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拧起眉头,想起前世暴涨的房市,以及新闻中时常播放的地产,脱口而出。“住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土地,土地才是保值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不为闻言,大笑道:“还好公子不是商人,否则,哪有我等吃饭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确实是地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这与粮食生意又有什么关系,司马九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兴城建成后,主要地段的商铺,都控制在勋贵豪族手中,然而,商铺毕竟不能作为流通物品,他们需要变现,鄙人就提供变现的机会,他们不缺钱,逼人就提供奇珍异宝,令其缺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,大兴城中的商铺,十之二三为鄙人所有。”管不为依旧面色平静,可隐隐透着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管不为轻声嘱咐道:“鄙人旗下的租约,都是一年一租,媚娘,你安排下,通知其中经营粮食的商铺,七日内,凡是米价超过四十五文的商铺,明年另寻他地经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不为见司马九满脸崇拜看着他,心中舒爽,总算扳回了一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威胁,赤果果的威胁,可是,管不为这威胁之作,司马九却感觉格外合适,甚至多有赞赏。

        拿着别人命脉的感觉,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租约确实是杀手锏,商铺经营,没有几个能承受更换店面的冲击,尤其是主要繁华地段的商铺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就算其中有人不降价,其他商铺也会降价,届时,价格自然回落,无论邓崇如何发言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由衷的佩服管不为,此人经商的格局、眼光,是司马九见过最厉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于己无利而于人利者,非商也,管不为是商人,自然不会白帮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管不为茗了一口茶后,道:“听闻公子与宇文恺关系密切,不知公子可否安排鄙人与宇文恺面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管不为做事,但凡开口,便不会给对方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或者说宇文化及、宇文智及在西域生意越做越大,其中商机无限。

        管不为并非要与宇文家族竞争,而是看到了更广阔的商业空间,其中很多事情,需要高层当面会谈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没有想到管不为的要求如此简单,宇文恺待他如此亲热,再难的事情,应该也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放心,在下明日就去安排,定会让先生满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九,都说宇文老怪喜怒无常,他不会将少主做成机关人傀吧?”柳媚娘异常认真的看着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想了想,宇文恺做事,还真不好说,他想起宇文恺的那间木屋,弱弱道:“应该不会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