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四十四章 我看谁敢

第二百四十四章 我看谁敢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买米群众七拉八扯,居然提起了自己,不禁心中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胡彪将粮米涨价一事引向杨素和营建洛阳,想来,绝不是简单市场价格波动,背后定有阴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大理寺大人,那小子胡乱招惹妖物,触怒了陛下,已经没在大理寺任职了,那小子油头粉面,哪里能降妖,分明就是一个大骗子。”胡老三随口胡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夏长粮行外,汤饼馆的掌柜也牵着羊角辫小孙女在买米群众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坏人,胡说,世勣哥哥都和我们说了,司马九哥哥是好人,很好的人。你才是大骗子。”羊角辫小女孩伸出小手指着胡老三,鼓着大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声音稚嫩,却也不乏维护司马九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夏长粮行前的买米群众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汤饼馆掌柜担心小女孩惹祸,马上把小女孩拉到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司马九,司马八的,大兴城还轮不到这小子说话。”拓跋虎趾高气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个痛快话,你们夏长粮行的米价涨不涨,涨不到一斗六十文,今天就砸了你这夏长粮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兴帮在东城这一带,很有威慑力,除了黑衣大汉和十几个操起扁担竹竿的汉子外,其他买米群众见状,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翟让见大兴帮的人就要硬上,立即从米店门后操起一根粗大的木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谁敢!”这时,尉迟恭也从店内走出,阴着脸,瞪着眼前的大兴帮帮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大兴帮帮众趁着众人不备,溜到了夏长粮行内,拿出卖米的量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街坊们,我说他们夏长粮行的米怎么卖得这么便宜,原来是大斗进、小斗出,这些米耗子变着法子黑大伙的血汗钱。”那个帮众乘人不注意,爬到了粮行柜台上,向众人展示手中的斗。

        粮行生意,最忌讳别人质疑自己的量具,更别说抢在手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买米群众不知真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这里买了几个月米了,什么时候短过斤两,你就是胡诌。”黑衣大汉朗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尉迟恭见那大兴帮帮众如此捣乱,话不多说,飞起一脚踢到那人臀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夏长帮帮众直接被提出粮行,在地上磕掉两颗门牙,倒地翻滚哀嚎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兴帮帮众见状,一哄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衣大汉也不示弱,带着脚夫,站到尉迟恭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冲得快的大兴帮帮众被一扁担敲在脑门,歪倒在地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‘“打死人了,打死人了......”大兴帮帮众一起鼓噪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胡老三与胡彪对视一眼,隐隐透着得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街角蹄声隆隆,一队军卫在一白袍将军的带领下,气势汹汹的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看到领头的是侯君集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,侯君集骑在马上,屁股坐得不实在,想来,被司马九殴打的伤还没有痊愈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,我是侯君集命中克星?

        随便闲逛,也能遇上此人作妖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用面巾遮着口鼻,侯君集自然看不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之事,本就是他安排下的一个套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戏做足了,自然就该他出手,断了夏长帮的生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早就下旨,禁止市井殴斗,你们这么多人聚在这里,是要抗旨么?”侯君集下马,先是朝着买米群众呵斥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街殴斗,忤逆陛下,全都抓回刑部,发配边疆。”侯君集阴着脸,看向尉迟恭,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大兴城中,一向只有他招惹别人的份,何曾被别人当众殴打过,偏偏殴打他的还是官阶低于他的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背靠杨家,又有宇文恺的庇护,廷议之时,还在大兴殿中出尽风头,侯君集自然不敢去司马九家生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车骑将军侯君集借着这次的计划,顺带修理修理司马九的伙伴,还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军爷,这里是左屯卫府负责的坊区,您好像不是左屯卫的署官吧?”尉迟恭自然知道侯君集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!笑话,这大兴城中,本将军哪里管不得。你等当街殴斗,本将军有权缉拿你等。众将士只管拿人,胆敢反抗者,以忤逆之罪论处,本将军倒想看看,今天谁敢扎刺。”侯君集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兴帮帮众很是狡猾,见侯君集至此,纷纷退入买米群众中,变身为看热闹的吃瓜群众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要抓的只是翟让、尉迟恭和黑衣大汉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大人,真是官威十足啊。今天,到广德坊不问缘由,直接拿人。明日,是否就要去大兴殿拿人了。帝国律法严明,你如此跋扈,再过几年,怕是不会将当今陛下放在眼里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本就俊朗,在吸收了萧家炎凤血脉之气后,眉宇间竟隐约透着妩媚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你是司马九?”侯君集惊慌的看着揭下面巾的司马九,勒马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君集虽自负骁勇,可在司马九面前,依旧有种来自内心深处的畏惧,尤其是屁股处传来疼痛感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个少年,不知使用何法,竟然干掉了两个星网高手,这等实力,他可不想领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正是司马九,怎么,侯将军是否有兴趣切磋切磋?”司马九瞪了侯君集一眼,随后又像尉迟恭使了个眼色,让他找人去通知左屯卫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君集见司马九横挡在那里,一时不知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胆敢对侯大将军无礼,找死。”胡彪不识得司马九,气势汹汹上前,就要勒住司马九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痞流氓之所以可恶,无外乎恃强凌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胡彪眼里,司马九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地痞流氓,不欺负司马九这样的,欺负谁去?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得到独孤盛丽的鹰熊落后,简单学了学那狠辣的近身搏斗术,别说,此时还正适合练练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注意到胡彪的出手后,使出一招古怪的动作,先是宛若笨熊般向后挪动半步,随后趁着胡彪出手落空之际,攥住胡彪的手指,腰部用劲,用手一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吱”胡彪的手指被撇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司马九转手握住胡彪的手臂,甩出扫腿将胡彪扫倒的刹那,再收腿聚力,一脚踢向胡彪腰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伴着胡彪发出一声惨不忍闻的叫声,他整个人被踢飞向侯君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