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四十二章 八珍图

第二百四十二章 八珍图

        九州幕僚团的成员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就连鸡毛蒜皮,也都能说道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今天司马九甩出问题后,九州幕僚团却变得出奇的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,高手都在思考,无一人再发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本以为诸位无所不知,看来,本群主得招募新成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群主莫急,待本大侠细细琢磨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象山先生陆九渊: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性急喝不了热稀饭,年轻人,要淡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驱鬼太守郭璞:此地图大有玄虚,老夫熟知九州地理,却看不出地图所绘是为何处,以老夫所见,此地图定是为人以特殊手法处理过,需要抹上某种特殊材料,亦或是浸泡在水中,或是其他方法,才能使其显出原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驱鬼太守郭璞:待会儿,老夫传授你一些常见的处理方法,你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郭太守威武,本群主早就知道你并非凡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群主慎言,难道,我等就是凡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难道,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当然不是,我等是阴魂不散的阴魂......诶呸,是英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除非,有人知道这玉雕,否则,本群主可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亚圣孟子:此等小事,老夫不想开口,就让孟德兄、郭太守替老夫为这小子说道说道吧,毕竟,他们可是魏晋高层......名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不负人曹孟德:什么魏晋,司马仲达篡本丞相基业,晋何德何能与我大魏相提并论?本丞相虽不知此物何用,可这玉雕中的人,本丞相却认识,就是群主的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曹丞相,本群主敬你一世枭雄,可你骂我是几个意思,本群主虽复姓司马,可屠杀曹家子嗣与本群主可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不负人曹孟德:本丞相从不妄谈,此人就是你的祖宗,司马防,也是本丞相的荐官,更是司马仲达的父亲,司马八达都是此人之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爱一人貂蝉:奴家看此人眼熟,原来以为就是群主,这才想起,奴家在义父府中时,此人时常来义父府中饮酒,正是司马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‘流汗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驱鬼太守郭璞:此玉雕虽精致不凡,可看起来,似乎并没有夹藏,这雕像似乎也不像蕴藏着秘密,想来就是一件装饰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群主再想想,有没有与此物关联的信息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对了,萧皇后提及此物一共有八件,这只是其中一件,另一件在舍妹手中,似乎雕刻的是云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裴旻:八件,那就是八珍图,玉雕的八珍图,在下倒是第一次看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‘疑惑.jpg’八珍图?听起来有点高大上,我是不是要发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驱鬼太守郭璞:群主,想多了吧。八珍图是晋初流传的八件神秘物品,据传,八件物品彼此关联,其中隐藏着惊天秘密,只有集齐八件物品,方能揭晓秘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不负人曹孟德:原来如此,否则,仅凭司马防和云彩,鬼才知道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裴旻:鬼才不是郭嘉么?英年早逝那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原来如此,多谢诸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不负人曹孟德:休提本丞相的大才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曹孟德与剑圣唇齿相对,便不再理会九州幕僚团,悻悻收起玉雕和地图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传统小说套路,玉雕不是绝世武功秘籍,也应该是宝藏钥匙,总不至于是普通装饰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接连几日不在工部司,工部司的堂官依旧将各种事务处理得妥妥当当,他这个工部员外郎存在的意义,或许就等同于海船的舵手,掌握好方向就行,具体开船并不指望他,指望他也没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也不是合格的舵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来到工部司公房,打了个哈欠,饶有兴致的观看宇文恺给他的图纸。

        问世间忙为何物,只叫人不务正业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司马九的公房中,还有一常客,工部侍郎公输无双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司马九是否在公房,公输无双每天几乎有六七个时辰泡在此处,研究宇文恺给司马九的机关图纸,沉浸在机关术中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司马九喝着小茶,看着图纸,时不时向他投射来异样的目光,似不满,似嫌弃,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,完全没有客人的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廷议之时,司马九身为工部员外郎,令工部出尽了风头,昨日司马九离开永安宫后,宫中便传出皇后病情好转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公输无双虽比较宅,却也不乏消息来源,一大早,他便来找司马九闲聊,堂官更是将茶水准备妥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到底与宇文恺是什么关系?那日在大兴殿中,他算是丢着老脸护你。若非你长得像个姑娘,与那老家伙年轻时不像,老夫真就当你是他的私生子了。”公输无双与司马九之间,并没有上下级的架势,他坐在司马九对面,又上下打探了司马九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可要慎言,这完全是小生办事能力强,又忠于陛下,宇文恺大人才对小生另眼相待。”司马九没好气的鼓吹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公输无双正想再次奚落时,门外却忽然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一个公忠体国的工部员外郎,司马九,陛下一大早将老夫召去,将你夸赞了一番,圣言你是天降我朝的能人,哈哈,这次,尚书省算是出风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在上官弘的陪伴下进入公房,他是尚书左仆射,六部的老大,众人立即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大人,大人谬赞了,下官能为帝国略尽绵薄之力,实乃万幸。”司马九因为红枫庄劫狱时暴露行踪一事,对杨家多有持疑,不过依旧表现得极为恭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后凤体安康,实乃帝国之福,老夫正有话与你说。”上官弘与公输无双闻言,知道杨素有私话与司马九说道,遂以有事安排为借口,带着堂官离开了司马九的公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见他们走远,方才坐到先前公输无双坐的位置,道:“刑部温大雅上禀陛下,关押蜀王等重犯的红枫庄遇袭,典狱刘黑虎被阵斩,陛下盛怒,已罢免刑部尚书温大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杨素抚须而笑。“红枫庄事发,刑部彻查红枫庄关押犯人名单,好在除了狱卒损失惨重外,红枫庄的五十四名犯人无人脱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人脱狱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,萧铣不算是人?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淡淡一笑,想来,刑部也不敢将萧铣一事摆上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那日属下于红枫庄得手,在红枫庄外遭遇李世民、李靖和温彦将带领骁骑截击,属下六人,险些被绞杀。”司马九带着询问的意思,看向杨素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的笑意渐渐消散,他面色恢复平静,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是老夫泄露了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不敢,属下斗胆,消息确实是从大人府中泄露。”司马九急忙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示意司马九起身后,沉声道:“你的人是否可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日,若非属下挟持李世民,他们人人必死,大人,属下信得过他们。”司马九语气郑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听闻司马九挟持李世民,顿时心中大悦,当然,对于他这样的朝廷重臣,面不显色是最基本的素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,仅有你与老夫,以及老夫的......玄挺玄感断然不会,积善......”杨素话至于此,不再继续说下去,似有所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