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四十章 皇族玉雕

第二百四十章 皇族玉雕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怔怔的看着吐出的黑色血块。

        吐出这些黑色血块后,她感觉舒服多了,只是腹中炎凤气影落败的地方,依旧有种阵阵发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宫现在感觉好多了,这可算是诊治成功?”萧皇后依旧心平气和的看向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微微摇头,道:“禀告皇后,如今已经去除了皇后体内的血蛊,只是血脉之中的血蛊之毒,并未彻底除去,最迟一月,微臣便可根治,只是,在此期间,皇后不可拔出腹部的银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闻言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希望自己血脉异常一事为外人知晓,可插着银针,终归容易漏出马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近来政务繁忙,不常驾临。然后宫中宫女众多,况且,本宫病疾未除,时常有人前来探望,本宫身上插着银针难以理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确实有难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司马九不可能一直呆在后宫,否则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要么净身,司马九宁死不从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九族不保。

        亦或是冒险请独孤盛丽给萧皇后输入内息,然而,一来,独孤盛丽体内刚刚结出气晶,恐怕帮不上忙,再则,此事可能导致独孤家族介入,并不稳妥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司马九犯难时,纳兰灵云开口道:“微臣斗胆,微臣恳求留在宫中,照料皇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纳兰灵云深知皇后凤体关乎天下万民生计,医家向来悲天悯人,由她来照料萧皇后,最为妥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则,司马九已经受皇命为皇后诊疗,倘若出现差错,后果......很严重,这是纳兰灵云不愿看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容颜大开,笑道:“也好,本宫很喜欢你,有你这位医家后起之秀伴本宫左右,本宫宽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则犯愁了,如此说来,纳兰灵云要在宫中照料皇后一个月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意味着他不能时常见到纳兰灵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注意到司马九的神情,眼前男女之间的情意绵绵,她又岂会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笑了笑,抬手示意纳兰灵云取出不远处案台上的一个樟木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打开樟木箱,取出一对玉雕,分别递于司马九和纳兰灵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玉雕,乃是西晋司马皇族的流传之物,共有八件,据说其中暗藏西晋皇室秘密。北周宇文皇族辗转得到其中两件,先帝不相信这些玄虚之物,遂赐给了陛下,陛下又将此物赠送给了本宫。你们二人气质契合这两件玉雕,本宫就以这两件玉雕作为你们医治本宫的谢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也不客气,接过玉雕,简单看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玉雕竟然是惟妙惟肖的人形雕像,雕像中的男子格外英俊,身着贵族衣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只是,当司马九的目光落到男子的尖耳上时,顿时心中惊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兰灵云手中的玉雕,则是一片云朵一样的东西,雕刻上云纹分外细腻,咋眼看去,似有水光流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与纳兰灵云深知两件玉雕不凡,想要推迟,却又担忧扫了萧皇后的兴,遂行谢礼后,收起玉雕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见他们如此,心中高兴,叫着他们一起用过点心后,司马九才告退离开永安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家路上,司马九一直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,不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要是一个月不能常见纳兰灵云,这时间就有点长,磨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刚回到新昌坊,还未到家,便注意一身便装的独孤盛丽站在隔壁府邸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正低着头,用诱人的大长腿踢着府邸门口的石狮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常,独孤盛丽都身着戎装,很少身着如此有生活气息的便装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独孤盛丽正背对着自己,那优美的线条,令司马九忍不住想要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四周无人,悄悄运起控鹤功,从墙角轻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昨晚他与独孤盛丽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后,独孤盛丽在他眼中的形象,便不再是从前那个高大冷酷的独孤四煞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悄悄逼近到距离独孤盛丽三步的地方,就要伸手抓向独孤盛丽的肩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他硬磕死了星网转魄和胜邪后,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迷之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独孤盛丽早就察觉到了他的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回想起昨夜司马九的狂暴,就气不打一处来,此时,司马九又贼兮兮的靠近自己,于是,她突然转身,单手伸出,拽住司马九的手臂,就往地上死按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顿时一惊,他没有想到独孤盛丽早有察觉,而且,司马九修炼的都是剑法和内息,近身肉搏,不存在的,他肯定不是独孤盛丽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拉扯几下后,司马九便被轰的一声按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头被朝下按住,动弹不得,心中气苦,哪有新娘子第二天就当街殴打老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疼疼疼疼!”司马九装着很疼,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以为真的下手太重,马上松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稍微自由,站起身,又伸手向独孤盛丽手臂抓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见司马九招式拙劣,偏偏又自以为是,心中好笑,长臂急转,简单几招,又将司马九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司马九府邸的大门忽然打开,徐世勣尉迟恭等人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原以为又是纨绔买房团来闹事,却看见司马九被独孤盛丽按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翟让最是憨直,不知道独孤盛丽的底细,虎吼一声就要上前帮忙,却被尉迟恭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密见独孤盛丽在打司马九,眼皮急跳,头也不回,直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返回院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世勣知道独孤盛丽与司马九的关系,两人无非就是闹着玩,他强忍着笑容,将徐世勣、翟让等人推回院中,还没义气的将门砰的一声关上,俨然一副你自求多福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群没良心的家伙!太不仗义了。”司马九以为来了救星,可当众人都退入院中,关上大门后,司马九顿时有了交友不慎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们的举动并非无用,独孤盛丽注意到众人后,红着脸放开了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没有想到独孤盛丽的近身格斗如此厉害,大有玄妙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日,他与李世民及幽州铁骑战斗时,发现了自己武功的不足,无伤剑的威能在复杂的战场上,多有受限,他需要学习一门近身战斗之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起身,揉了揉胳膊,道:“我要学这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莫名的看着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学你的缠斗招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