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三十八章 宅心仁厚的皇后

第二百三十八章 宅心仁厚的皇后

        “工部员外郎司马九、医家贤才纳兰灵云是吧,陛下都与本宫说道过了。你们二人如此年轻,倒是出乎本宫意料。”萧皇后的语气中似有淡淡疲惫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眼前的少男少女,目光变得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昔日,在江南,陛下时常与本宫在一起,如此观景。本宫今天见到你们这对俊男妙女,身子倒是舒服了不少。”萧皇后仿佛在司马九与纳兰灵云身上,看到了往昔与杨广的美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朗声道:“皇后凤体渐佳,实乃帝国之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,这地儿风大,奴婢恳求娘娘回宫。”宫女们虽用丝绸做幕布遮挡,可依旧有寒风窜入,一个宫女低声提示皇后回宫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微微颔首,向着纳兰灵云道:“姑娘,你来扶着本宫,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广曾向她提及过医家纳兰灵云,她自然不用担心纳兰灵云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兰灵云笑着上前,从一个宫女手中接过萧皇后的手,向一殿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进得殿内,顿时对萧皇后极为敬佩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仪天下的萧皇后,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,居住的宫室却是异常朴素,毫不奢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但没有杨素府邸的华丽,甚至连独孤盛丽的小院,物件摆放都比这永安宫考究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杨广为给萧皇后祈福,收敛黄金修建黄金通天塔,令天下民怨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实在想不到皇后居住的永安宫,却是如此朴素。

        殿内,宫女们刚刚升起炭火,殿内暖和得令人陶醉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似乎病情甚重、元气大损,小步慢走,仿佛没有人搀扶就迈不开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兰灵云搀扶着萧皇后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端庄的坐下,不拘小节的伸手,示意纳兰灵云为其把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微臣失礼了。”纳兰灵云亦是会意,随后伸手搭在萧皇后脉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后,萧皇后缓缓问道:“姑娘,本宫的脉象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她染病后,每隔几日,便有医师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有太医署医师,也不乏突厥巫医、吐蕃僧医,只是大都对皇后的病情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见司马九和纳兰灵云如此年轻,对他们也没抱什么指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皇后整日待在宫中,多少有些抑郁,见着这对俊男靓女,想要借着看病的机会与他们说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兰灵云请示道:“皇后请恕微臣直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本宫这里,你们无需见外。”皇后一脸和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后脉象羸弱,应是经脉淤塞,致元气受损。微臣发现皇后似虚火浮躁,医书有云,虚不收补,皇后身体精华累积,血道却不利于元气传输,这才导致皇后不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微臣斗胆猜测,皇后恐是夜不能寐、昼有呕血,甚至在癸水之时,或浑身酸疼。”医家天池医庄底蕴深厚,纳兰灵云是妙春先生最得意的弟子,她为萧皇后把脉,调运内息探视萧皇后的身体,说得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眼角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讶,向纳兰灵云投来赞赏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纳兰姑娘所言不假,往日前来诊疗的医师,也多有提及本宫之疾,根在血道,不过没人单凭把脉,便断言本宫不适的情状。医家嫡传弟子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后过赞了,微臣惶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微微一笑,将目光转向司马九,仿佛在询问司马九是否也要诊脉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司马九正运转医家内息,极力压抑血脉中狐狼气影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,司马九距离萧皇后较远,反应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他距离萧皇后不过数步之遥,他明显感受到萧皇后身上有异种血脉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当司马九与萧皇后对视之时,皇后脸色大变,身体微微颤抖,显然,司马九体内的狐狼血脉与萧皇后体内的炎凤血脉产生了共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退下吧,本宫要与两位贤才说说话,告诉护卫,没有本宫应允,任何人不得入殿。”萧皇后意识到不同寻常,她屏退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宫女护卫都退出殿后,萧皇后深深的看着司马九,沉声道:“你可是已经见过了那个萧家小和尚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露出惊奇之色,他没有想到皇后竟然对自己的病情心中有数,知道其关键在萧铣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禀皇后,微臣确已见过萧铣。皇后凤体,关乎国运,微臣自当竭力而为,为皇后根治病疾。”司马九不敢欺瞒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愣了一下后,直言道:“本宫能感受到你血脉异常,想来,你也知道本宫的血脉之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微臣惶恐。”司马九急忙跪拜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忌惮血脉异常之人,本宫与陛下共枕二十余年,一直未曾与他提及血脉之事,司马九你该是知晓后事应当如何?”萧皇后注视着司马九的眼睛,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后点拨,微臣感恩!微臣自当守口如瓶,绝不与外人提及。”司马九顿时明了为何萧皇后不对杨广言明病因,却是因为血脉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异种血脉,必然触犯帝王忌讳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不知杨广是否对萧皇后的血脉一无所知?

        亦或是早就知晓,并未言破?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他得想办法抑制体内的血脉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指不定哪天就身首异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萧皇后释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继续道:“微臣恩受皇命,定为皇后根治病疾,微臣已从萧铣口中得知来龙去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铣,原来小和尚叫这个名字,也不知道是萧家哪一支。本宫在元恩寺见到他的第一眼,就知道他与本宫拥有同样的血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既然知道萧铣不凡,为何却不提防,这令司马九心中多有疑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必多想,本宫只是没有想到萧家之人,也会如此阴险害人?”萧皇后扫了司马九一眼,仿佛看穿了司马九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轻声问道:“你可是已经杀了此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禀皇后,微臣正将其留置于府中,并未伤其分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只是割破了萧铣的一点皮,确实没有再伤其分毫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严刑逼供和殴打,那是独孤盛丽和李密等人的作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见司马九如此作答,赫然松了一口气。“本宫命你不得伤害此人,寻机将其送回南方,令其不得过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见司马九欲言又止的模样,直接出言道:“此事休要再劝,本宫不想再提及萧家之事,你与本宫言道如何根治本宫之疾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顿时回想起因萧铣血脉,最终失身于独孤盛丽,并解除了独孤盛丽所吸血气,他不禁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不能用那种方法为皇后治疗,毕竟,皇后可是万金之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,道:“此病怪异,医书鲜有记载,微臣有法或可一试。然皇后万金之体,诊治一事涉及血脉,若陛下需要卷宗,微臣不知如何应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后见识不凡,立刻领会司马九的意思。“卷宗一事,本宫自会替你遮掩,你大可一试,若是本宫病疾除去,陛下就可用修建黄金通天塔的钱财接济天下受苦民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年冬天,格外寒冷,民众的日子不好过。”萧皇后抬头看向屋外,似有悲悯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状,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仪天下的后宫之主,宅心仁厚,实乃天下之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