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三十七章 气晶

第二百三十七章 气晶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挂记独孤盛丽吸入的萧铣血气,毕竟,大祭司在萧铣的穴道中种下了血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管独孤盛丽的话语,走到独孤盛丽身前,深情的看着独孤盛丽,直至独孤盛丽目光变得温柔,他才单手搭在独孤盛丽脉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运转医家内息,输入到独孤盛丽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眉头微皱,他惊奇的发现独孤盛丽体内那道异样的内息似乎不见了,而在独孤盛丽体内,似乎多出了一个气晶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似乎注意到了司马九的惊奇。“父亲总说我资质不佳,圣气永远达不到结成气晶的程度,我不相信,一直苦练,这才落下每月巨庝的病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声音软绵绵的,宛若小女子般,她坐着将通红的面颊贴在司马九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晚,我吸入血气,又与你......那个,没想到,竟然在这个关头结出了气晶。”独孤盛丽抬起头,没好气的瞪了司马九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的意志最终没有过关,他低着头,伸手亲昵的抚摸这独孤盛丽的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独孤盛丽娇羞的哼了一声。“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吗?我最不想做的就是女子,我想改变自己,我想去追求那些女子,没想到,碰到你以后,才知道,自己终究只能做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话语中充斥着无奈,又掺杂着甜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马九,我知道你与灵云妹妹多有暧昧,我不管,你要提升实力。父亲对我要求很高,他说过,我的男人必须要能经得住他三拳。”说话间,独孤盛丽似乎想到了恐怖的事情,玉手紧紧抓住司马九的衣襟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淡然一笑。“老丈人,我自然要敬畏,可是,三拳就想打倒我,那是没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见司马九不以为意,气得拧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想说道时,司马九凑到她耳边,说了几句悄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听得浑身酥软,再也不提父亲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后,司马九见窗外阳光明媚,想到进宫为皇后诊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再次为独孤盛丽把脉,确认没有问题后,扶着独孤盛丽坐到床上,从枕头下掏出那只罗袜,就要为独孤盛丽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身材高大,脚也比寻常女子大些,却生的肥瘦适宜,足弓隆起,皮肤细腻,乃是当世无双的美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司马九吻了下独孤盛丽的额头,说了一句武林秘籍般晦涩的言语。“以波多黎西最高的荣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满脸不解的神色看着他,独孤盛丽初尝爱情,对男友的一切无比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没有解释,只是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遇见你真好。”他凑到独孤盛丽耳旁,轻声言道后,才笑着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杨广的爱妻萧皇后虽出生于南方,却不耐酷暑,最喜爱的是避暑离宫仁寿宫。

        仁寿宫也是杨广即位大统的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广登基后,需在帝都大兴城执掌全局,皇后与杨广的感情极好,自然要在帝都大兴城陪杨广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兴城中,只有永安宫与江南宫殿相似,为萧皇后所爱,是故,永安宫便被定为皇后居住的正宫。

        近来,皇后身体不适,每日在永安宫中静养,永安宫周围,严禁闲杂人等走动,以免滋扰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平时空无一人的永安宫主道上,却有四人并行,司马九和纳兰灵云跟在一高一矮两人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为首一人身材矮小,乃是天下最得势的侏儒,杨广的亲信王义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义没有净身,却能在后宫自由行动,这离不开皇帝杨广的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来头,司马九鲜有耳闻,对他颇为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义算是小丑弄臣,虽身患残疾,深得杨广任用,最后得知杨广在江都殒命,居然拔剑自刎,算是难得的忠烈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义身边的男子,是右监门府大将军韦云起,负责宫门护卫。

        韦云起有勇有谋,曾只身向突厥借兵,大败契丹,将“以夷制夷”的战略方针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本想与他攀谈,说不定以后会打交道,没想到此人倨傲,鲜有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自觉无趣,也就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司马九在独孤盛丽那里耽搁了时辰,赶到永安宫时,已是午后,皇后正在午睡,王义便让司马九与纳兰灵云在永安宫的水亭等候,说是皇后睡醒后,会有宫女通知。

        永安宫中,除了必要的护卫,鲜有人来往,王义与韦云起还有其他事情,将司马九与纳兰灵云待到水亭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水亭四周空旷,一阵北风出来,司马九感到一股寒意,他看着纳兰灵云柔弱的身姿,忽然心生愧疚,他站到纳兰灵云北面,为她遮挡寒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处虽为皇家林园,秋冬之时,却尤显萧瑟,九哥,人是不是也与春夏秋冬四季一样,有春夏的美好,也会有秋冬的离伤?”纳兰灵云触景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闻言,没来由心中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月江南天气好,可怜冬景似春华。灵云,有时间,我带你去江南看看,那里的秋冬,远没有如此离伤。”为了安慰有些多愁善感的纳兰灵云,白居易,不好意思,要借用你的诗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怜冬景似春华”纳兰灵云默念诗句,品味其中的意境,一阵寒风将她长发吹起,飘散如柳,宛若仙女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个‘十月江南天气好,可怜冬景似春华’,江都的冬天,确实更令本宫动容。”一个低沉的女声从两人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和纳兰灵云回头,水亭的长廊上,一个华贵的妇人面色苍白,面带微笑,向两人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妇人身边跟着十余名衣裳鲜亮的随从。

        妇人左右,有几名微胖的宫女张开丝绸为她遮风,另有两个宫女,一人端着热水,一人捧着丝巾,紧随妇人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永安宫,有这等排场,自然就是当今皇后萧皇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拉着纳兰灵云行跪拜礼,高呼皇后万福金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和善,随即示意两人免礼平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这才偷着看了眼杨广的萧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皇后比杨广大两岁,虽已近暮春之年,却也风韵犹存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不知她面容憔悴、两鬓隐隐闪现的白发,是因为常年心力交瘁所致?还是因为身中血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