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严刑逼供不好吧

第二百三十三章 严刑逼供不好吧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的宅邸,今晚分外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......”府中,纳兰灵云、司马若华和独孤盛丽赫然坐在院中小酌,公孙灵音则在清唱司马九借鉴的《木兰花令·拟古决绝词》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兰灵云与司马若华听得如痴如醉,就连右屯卫大将军独孤盛丽也听得入神,翘着大长腿摇头品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酉时,独孤盛丽又来找司马九对弈,没想到司马九还未回府,她在宅中等候,顺便与纳兰灵云和司马若华调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等了不少时间,没有等回司马九,却等来了乐家公孙灵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前些日子咏诵的《木兰花令·拟古决绝词》,配上公孙灵音的曲谱后,一时爆火,听者无数,而公孙灵音因为此诗谱写曲谱,更是被誉为乐家音律第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灵音打听到司马九的府邸,这才带着西域葡萄酿,特意来司马九府邸致谢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在府中,几个女子凑到一起,配上西域葡萄酿,瞬间就将司马九府邸变成了另一个云韵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灵音嗓音空灵幽婉,为众人唱出了不少云韵府佳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酒当歌,其乐无限,就连素来不沾酒水的纳兰灵云,也小饮了半杯,原本秀丽无双的俏脸,半朵红云升起,平添了几分艳丽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等人推门而入,公孙灵音闻讯停止清唱,转向司马九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被打断了听闻歌声,正要发怒时,注意到司马九等人抬着捆成死猪一般的萧铣进门,她叉着腰,毫无身为客人的自知,道:“好啊,司马九,怪不得几天不见你人影,原来你放着城不造,河不挖,与狐朋狗友改行干起了剪径行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密第一时间认出了独孤盛丽,不禁心中大惊,独孤盛丽曾在十六卫军中校武大放异彩,也有帝都四煞之名,是出了名的人美手辣,没想到,她与司马九竟如此熟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密顾不得那么多,赶紧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她看到身着右屯卫军服对自己躬身行礼的李密后,伸出秀美的手指,点了点司马九,道:“借我右屯卫的军装,就是做坏事去了吧,你这人,真是狡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独孤盛丽在府中,心中叫苦,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独孤盛丽近到司马九等人身前,这才发现他们几乎人人带伤,甲胄上更是有不少刀箭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哥,你受伤了。”纳兰灵云红着眼圈看着司马九腹部被李世民箭矢射出的箭伤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离开天池医庄,纳兰灵云似乎对司马九产生了一种依恋,而且,那依恋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,小事!”司马九忍痛装着无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!”纳兰灵云碰了下箭伤,司马九疼得发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笨蛋,还不退了甲胄,你们几个大男人劫道剪径,还能让司马九受伤,真是无能!”独孤盛丽以为是萧铣射伤了司马九,上前提起无辜青年萧铣,就是两拳,差点让萧铣咽了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,手下留情,这小子是治疗皇后病疾的关键。与我们交手的是李世民、李靖和温彦将。”司马九急忙出言制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独孤盛丽也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,直接将司马九的软甲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!你流了不少血。”司马若华红着眼,心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的内衫早已被血染红,看来伤得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来的路上,他一直强忍着伤痛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眼皮跳了几下,数落道:“李世民的弟弟不过六七岁的孩童,你们竟然被小孩子欺负成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孩子?这小孩子带着李靖、温彦将,差点将我们全部报销。”司马九以反问的语气维持着自己的颜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小孩子欺负,确实不是什么光鲜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摸了摸司马九的伤口,哪怕是隔着衣衫,司马九也能感受到独孤盛丽光滑到令人陶醉的肌肤,他先是一疼,随后享受般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本来担心他的伤势,没有多想,听见他有点龌蹉的轻哼,脸色反常的微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灵音见司马九卸甲,担心他着凉,解下肩上的狐裘,给司马九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翟让李密等人人人带伤,却是无人理睬,见司马九被四女围在中间,七手八脚的照顾,心中都感到无比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比人,比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纳兰灵云为司马九包扎完毕,纳兰灵云才将注意力转到翟让、李密、徐世勣等人身上,连忙为他们包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世民、李靖、温彦将伏击朝臣,是要谋反吗?李家很了不起吗?此事难道是李渊的手笔?”独孤盛丽的母亲是李渊母亲的妹妹,他虽年纪不大,辈分却高于李世民,严格来讲,李世民还得叫他一声姑姑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看着独孤盛丽,正色道:“大将军,此事牵扯颇多,你不可过多介入,毕竟,你身后不是一人,而是整个独孤家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先前,司马九被星网截击,独孤盛丽去找独孤整理论,已经令司马九非常感激,如今李家与独孤家多有关系,司马九实在不愿意独孤盛丽为了自己,让独孤家与李家割裂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似乎也想通了此节,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虽然受伤,可他毕竟内息深厚,伤势并不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妹,府中可有密室,偏僻又隔音最好,一会儿,估计要用些手段才能让这小子开口。”语毕,司马九扫了萧铣一眼,令萧铣身体轻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恐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的好事儿,怎么少得了本将军,本将军最擅长严刑逼供了。”独孤盛丽冷酷的看了眼萧铣,更是令萧铣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,严刑逼供不好吧!”司马九不介意再吓吓萧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本将军用刑,绝对让他满意,就这么定了,本将军先回去取些器具。”独孤盛丽坏笑着看了萧铣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转身出院,回府去取东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家中有没有密室,哥哥你还不知道么?真是的。”司马若华翘着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依我看,也就伙房的地窖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哥......你?”纳兰灵云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拉着司马若华走到纳兰灵云身旁,耳语几句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兰灵云轻声一叹,便拉着司马若华和公孙灵音离开了此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让尉迟恭将萧铣带到地窖后,便让他领着翟让李密等人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来到地窖,看着萧铣,一脸坏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逼问嫌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