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二十七章 休闲监狱红枫庄

第二百二十七章 休闲监狱红枫庄

        大兴城屹立于渭水河畔,渭水积沙,不便于漕运,是故,帝国开永安渠于城南贯穿大兴城,引交水入渭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刑部大牢红枫狱,关押的都是要员,犯人待遇优厚,整个监狱宛若庄园一般,因而又名红枫庄。

        红枫庄坐落在沿永安渠向南的大兴城外三十里处。行政由御史台和刑部管辖,防务由京兆尹护卫负责,大理寺完全插不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值初冬正午,红枫庄外一土丘后,司马九扫视着翟让、李密、尉迟恭、徐世勣和一个大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一大早,杨玄感便派人送了甲胄、兵刃到司马九府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徐世勣正抚摸着山文甲上一片片铁鳞,感受着金属带来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哥,可说好了,若能活着回去,这套甲胄,我可要了。就算是我死了,你也要将这套甲胄放到我的墓中。”徐世勣一副不舍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闻言,心中微动,他们六人,要从由数百京兆尹护卫的红枫庄中,抢走萧铣,实在是孟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翟让不好气的拍了拍徐世勣的肩膀,道:“你小子,胡说什么,京兆尹的护卫有什么可怕的,不过是一些拿着皮鞭抽抽平头百姓、舔舔上官腚沟子的狱吏、杂鱼,哪能伤到你徐狗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还是第一次听到徐世勣的诨号,本来有点担忧,也被逗得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尉迟恭和翟让身材魁梧,天生就是吃军伍行饭的身板,他们穿上银色明光甲,气度森严,毫无混迹市井的江湖人士风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兄,我老程别的不说,打打架,杀杀人绝对不含糊。”一个穿着皮甲的胖大汉子对着司马九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早天未亮,司马九便赶到大理寺提出了程咬金,司马九与杨玄挺的关系大理寺几乎无人不知,这点小事,夏若寒就帮他办得妥妥当当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这个大胖子,肚子太大,杨玄感送来的甲胄竟没有一件穿得下,最后,还是众人拆了几件皮甲,缝合着凑了一件给他披挂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程咬金腰间撇着的两把巨大战斧,在正午的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甲胄坚实、精致,京兆尹的箭矢根本伤不到分毫。一会儿,我与小九进入红枫庄两炷香时间后,你们再装着进攻红枫庄,多朝里面射火箭,动静越大越好。”李密身着隋军制式甲胄,不过却是司马九找独孤盛丽要来的右屯卫制式甲胄,正在向众人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密确是智计百出,昨日提出的计策,他今早又细细补充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司马九向九州幕僚团提及,群中众人也多赞其智勇双全,可见魏公李密绝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众人准备妥当,掏出鱼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刑部司门员外郎马六奎”司马九默念着这几个字,与李密对视一眼后,上马向红枫庄大门驱马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红枫庄外,十六名京兆尹护卫在一队正的带领下站岗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处虽干系重大,但重要的犯人,都有专人跟随,京兆尹的卫戍力量,反而松懈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与贵胄高官多有相处,身上不自觉的带着颐指气使的气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密本是太子千牛备身,一副看不起天下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骑着高头大马,从官道直直奔向红枫庄,就要进门,守卫一时竟然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一个队正想起身负的职责,提着胆子,拦在两人身前,道:“敢为两位大人,可有刑部或京兆尹文书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俯视了队正一眼,其身后的李密随即从怀中掏出一份公文,似有不满的递给队正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密朗声道:“这是刑部文书,高熲之子高盛道,昨日押往此处,高熲非议陛下,其子供述不清不楚,刑部司门员外郎马六奎大人,奉温尚书之命,重新审理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队正知道昨日收监了一名姓高的犯人,他接过文书,确认是刑部敕令后,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往日,刑部官员来此提犯问审,都有京兆尹官员陪同,可今日随同前来的,却是十六卫的军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机密,陛下命我等今日日落前回京复命,你拦阻我等,是要忤逆陛下么?”司马九语气低沉,从怀中掏出伪造的鱼符,直接拍在那个队正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队正扫了几眼,‘刑部司门员外郎马六奎’几个字赫然在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隋朝官员官服所用布料绸缎,皆是特供,司马九这身绿色官服,可是实打实的六品官配。

        队正不敢多问,躬身行礼后,示意一护卫引司马九与李密前去关押高盛道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密见队正让路,嘴边轻蔑一笑,纵马就冲突一下,差点撞倒那引路的护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,队正再没有疑虑了,这么横的人,定是十六卫不假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与李密进入红枫庄后,仿佛进入的不是监狱,而是休闲山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间间精致的木屋整齐排列,零星的哨塔分部在木屋之间,庄内,甚至还有不少凉亭、池塘,鲜有巡逻的京兆尹护卫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豪华的监狱,司马九甚至萌生了想要入住这红枫庄监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为司马九带路的护卫很是嘴碎,他眼珠子咕噜噜的转,一看就是机灵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盛道,昨日才收监,就在左侧甲字三号监房,员外郎大人和军爷自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将军与温尚书素来交好,和本将军待会儿,亏待不了你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李密下马后,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李三,将军,小人官微,能来这里作个护卫,已经花光了家里积蓄,就算将军与温尚书交好,与小人也关系不大,小人可做不了典狱......将军,你别生气,小人性子急,有什么说什么。”李三提到积蓄时,露出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他装作坦诚,实则索贿,心中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密也不啰嗦,一锭银子扔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三接过银子,收入囊中,脸上表情更加生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放慢脚步,突然问道:“这狱中可有收监和尚?最近东城吸血妖案牵涉元恩寺禅师,温尚书特意嘱咐,让本官留意此事,这功劳可不能都给大理寺拿去了,你说是不是,李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