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二十三章 威逼利诱

第二百二十三章 威逼利诱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对蜀王杨秀多有了解,可巴蜀禺谷大祭司,司马九却鲜有耳闻,他只曾在大理寺的卷宗中见过点滴禺谷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,巴蜀禺谷与蜀王杨秀关系不一般?”司马九回想起晋王杨昭所中的血蛊,以及孟获提到的蛊术,露出好奇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禺谷来历奇特,首领蜀山望帝乃是代代相传,据说,此职位与成汉李特有关,蜀山望帝实则是氐族皇族后裔。桓温灭蜀后,蜀山望帝带领禺谷反抗外来势力,当年,帝国拿下禺谷所在的瓦屋居,可是花费了不少精力。”杨玄感掌控星网刺客团多时,他对禺谷秘辛了解颇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玄挺补充道:“昔日,陛下身为晋王之时,蜀王杨秀便生异心,他与禺谷交好,企图割据益州之地与帝国抗衡,只是行事欠妥,泄密后被裴蕴带兵突袭,缉拿回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红枫庄名为监狱,实则藏污纳垢之处,京兆尹和刑部尚书温大雅尤为看重此处,大理寺从不干预红枫庄事务,就连本官以提审名义要求移交罪犯,也总被刑部推诿。萧皇后染疾的重要嫌犯萧铣,极有可能隐匿在红枫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听杨家父子说完,基本确定禺谷、萧铣才是诊疗皇后之疾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杨家父子的话虽多有疑窦,却确实与晋王杨昭的情况相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,杨家已无军权;大理寺武候,难当重任;十六卫错综复杂,若是调动军卫,恐打草惊蛇。老夫曾密奏陛下下旨搜查红枫庄,陛下不置可否,此事便就此拖了下来。”杨素似有无可奈何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当前形势尤为复杂,各方势力交错,而其中,萧家与关中勋贵,已经形同水火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家父子向司马九道出如此多的秘辛,既是希望司马九能治愈皇后,也是想让司马九成为他们的打手,铲除红枫庄这个毒瘤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多少领悟到一些,杨家父子就是希望他出手从红枫庄中提出萧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红枫庄既是刑部大牢,必定守卫严密,想要提人,绝非易事。”司马九饮了一杯酒,皱着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杨家不可参与其中,司马九,你既与宇文恺交好,不妨从他那里着手。”杨素终于道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宇文恺地位特殊,他一旦介入,便等同于钳制住宇文述及星网。陛下性情多变,虽言明无论你能否治好皇后,都不会耽误营建洛阳事宜,可倘若皇后有个三长两短,只怕......”杨素没有继续说下去,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司马九一眼,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将自己拖下水,然后再拉上宇文家族,最后再拿陛下恐吓,杨家心机真不一般?”司马九暗自感叹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话已至此,司马九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他没得选,红枫庄,他是去也的去,不去也得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见司马九迟迟未表面态度,淡淡一笑,道:“此次陛下命唐国公平定陇西金民之乱,已经定下由李靖与长孙无忌领兵,李世民携幼天府随军历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世民有天纵之才,又深得陛下喜爱,多有甘罗十二岁为相之姿,来日必成国之柱石。司马九之才,老夫亦是佩服,日后,你的成就必不在李世民之下。”杨素似乎知晓司马九与李世民不睦,遂使出激将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杨素劝诱自己,不禁心中暗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选择,本就只有前去红枫庄提拿萧铣,之所以迟迟未表态,就是想在杨素这里多博些好处,他可不是免费干活儿的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杨玄挺见父亲杨素兜圈,不把话说明白,心中不耐,插口道:“帝国精锐,多为关中战兵,十六卫之中,更是以关中子弟为主。陛下有意营建洛阳作为新都,便要在山东、江南之地募兵,以权衡关中军马独大的局面,此事,家父与陛下已有共识。司马九,难道你不想统兵纵横天下,甘愿一辈子做修城挖河的工部员外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见杨玄挺说话如此直白、激荡,不禁瞪了杨玄挺一眼,杨玄挺话虽直白,可却也道出了他的心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知道杨广和杨素已经明了帝国最大的弊端,这才有了营建洛阳之举。

        隋朝驰骋天下的军马,皆是关中、陇西出身,历史上,杨广的骁果卫更是勇冠天下,就连当时最强的瓦岗军,正面应战也不是其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志在四方,东有高句丽、靺鞨,西有吐蕃、吐谷浑,北有突厥,未来,帝国必将扫灭之,届时,军功便是立足于朝堂的根本。”杨素见司马九眉头微扬,不禁暗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出身低微,倘若缺乏军功,哪怕再得陛下赏识,一辈子也就四品官到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有了军功则大不相同,一场胜仗,或可平步青云,扶摇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出杨素所料,司马九终究被他父子的话打动了,司马九沉声道:“大人,红枫庄之事,下官后日进宫之前,便会办妥,萧铣此人,下官志在必得。只是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屏着呼吸,看着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宇文恺大人性情多变,恐难得到支持,下官有一些朋友,定可完成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闻言,脑中顿时浮现出独孤盛丽的模样,近来,他可知晓司马九与独孤盛丽走得很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能将独孤家族也拉入这浑水中,对于杨家而言,并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道:“此事你自加斟酌,明日,玄感会送上上好的甲胄、兵刃及银钱。你大可放手而为。此事有诊疗皇后一事为基础,真要闹出乱子,老夫也可保你无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大人!”司马九做出一副感激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心中暗骂:“信你个鬼!”

        隋朝对甲胄等战略物资管控严格,稍有不慎,便会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杨素将遣杨玄感送甲胄给自己,简直就是将司马九绑在了杨家的战船上,亦是没有选择的投名状。

        公事既了,司马九与杨家父子又谈了一些闲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积善与慧茂行柳媚娘的矛盾,杨素当着杨积善和司马九的面,简单几句话化解,其中,主要言明错在杨积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晚上,杨积善很少说话,只在杨素让他与司马九杯释前嫌时,两人才喝了一碰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便借口身体不适,退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积善离开后,脸色顿时阴沉,他想起刑部和唐国公李家掌握的他的生意劣迹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一直引导父亲杨素与唐国公李渊交好,可杨素似乎油盐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积善回顾了刚在席间父亲与哥哥们的话,咬了咬牙,找来马匹,向唐国公府邸纵马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