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一十九章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

第二百一十九章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神秀禅师,如你所说,原天龙寺密宗修习的正统八字真言,已被禅宗慧可禅师曲解的八字真言替代,而天龙寺僧人转魄再盗出被曲解的八字真言,来到这大兴城中,伤及在下?”司马九斜眼扫了一眼神秀,回想起先前白兔子提及转魄来历的话,没好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秀嘴角微翘,合十对司马九道:“施主聪颖过人,事实却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听神秀有赞赏之言,可他总觉得神秀和尚话语间透着幸灾乐祸的韵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秀看着手中的经书,道:“我佛经书,大多来自天竺之国。天竺梵文,百里有异,千里不同,每篇经文,都有数种,甚至数十种注解、译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偏偏师祖慧可精研的却是天竺最偏门的语言之一,师祖以此语言为根据,注解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,曲解八字真言之奥义,终致生出邪恶的八字真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,语言差异,外加心魔附身,致慧可曲解经文,闯出邪恶的八字真言!”司马九看着神秀手中金文上那些宛若蝌蚪一般的文字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宇文施主对司马施主多有赞赏,言及施主乃是天纵之才,能医治皇后病疾,保元恩寺安危无虞。”说话间,神秀从怀中掏出一本经书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恍然,怪不得神秀对自己如此,原来,宇文恺在自己的人设上下了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接过神秀递过来的经书,才发现这本经书是翻译好了的,名为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,经书中,甚至还有多种注解,看起来,像是通译版本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,当初日本僧人葛野麻吕带回日本的经文,应该就是此版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八字真言之毒,需由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来解除,师祖慧可留下的曲解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和天龙寺的正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可赠于你,你可互相参考着研习,届时,便能化解八字真言之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神秀补充道:“只是,波旬迷尔扇过于诡异,需由本寺代为保管。此物产自极西之地,中间多有瓜葛,元恩寺禅宗解下此物,也算是接下了业报。”神秀抬头望着屋顶,露出一丝惶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这才明白,为何神秀对于治疗自己,隐隐有些抵触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是捡来的水晶骷髅头,叫什么波旬迷尔扇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是能化解八字真言之毒的两本经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本不用思考,司马九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两本经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八字真言之毒,本不会持续伤害,然宇文施主言及你是天纵之子,或许,这也正是你受到持续伤害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施主可在这石屋中研习,三个时辰后,石门会洞开。日后,你可自行前来石屋中研习经文。”神秀简单说道后,带着水晶骷髅头走出了石屋,也不管司马九能否解开八字真言之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踏出石屋,石门便自动关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门的刹那,石屋内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研习经文,随便找个房间即可,为何偏要在这石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石屋中也行,你好歹留点灯火,关门后,屋内像个骨灰盒一般,又是几个意思,难道是准备让我在梦中研习么?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司马九准备大叫时,突然,那本慧可曲解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,却发出淡淡的惨黄色光芒,居然将漆黑的石屋,照出了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再次扫视石屋后,毫不客气的脱鞋,盘坐到石床上,先翻开了慧可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的第一页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这些蝌蚪一般的梵文,司马九根本看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!禅师啊禅师,你好歹配个善解人意的尼姑来翻译翻译啊!”司马九一脸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蝌蚪文字,他决计看不懂,可不知为何,他看着歪歪扭扭的蝌蚪文字,居然有种想要继续翻阅的冲到,似乎,在他有意识之前就已理解了经文奥义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翻到第二页,却不是文字了,而是一个裸体和尚,摆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,双手捏着诡异的手印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想了想,学着裸体和尚的姿势,在石床上玩起了古代瑜伽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当他完全摆出裸体和尚的姿势后,一道冰凉的气流涌入他的脑中,绕着他的头骨不断流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顿时一惊,他听说过内息自丹田而生,运转周身,可从未听说过在脑壳中练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道凉气在司马九脑中流转,他原本烦闷欲吐的感觉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解铃真的须要系铃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司马九暗自欣喜时,那道凉气却加速流转,冲向他后脑处的一点,剧烈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司马九感觉后脑处像是被针刺一般,巨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虽相貌俊朗,宛若女子,可却是有狠劲之人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敢于机关人傀硬碰硬、敢直面星网刺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此时的巨疼实在是太过于难熬,司马九忍不住大叫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诡异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叫出的并不是疼、啊这一类的字眼,而是一个古拙的“嗡”字,正是转魄使用八字真言对他发起第一次攻击使用的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伴着‘嗡’字出口,石屋内,顿时交映出诡异的蓝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惊恐的发现,他叫出的一个‘嗡’字,竟然唤出了公元七世纪的三D投影星空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原本粗糙的墙面,此刻,却出现了复杂莫名、深邃的星空一般的图案,这个图案宛若司马九前世看到的宇宙黑洞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莫名出现的图案,只在一瞬间,便将司马九的目光、心神吸引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自己就像宇宙的主宰一般,胸中瀚海无限,藐视世上的功业、生命,万物皆如蝼蚁,身死只在自己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此时,一种莫名的暴虐之意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眼中发出幽暗的蓝光,瞳孔就像做梦一般飞速的旋转,慧可曲解的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威力极大,几乎瞬间占据了司马九的心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在司马九体内,那医家内息、道家内息以及来自独孤盛丽的怪异内息,仿佛结盟一般,合力抵抗司马九脑海中那邪恶八字真言的侵蚀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猛咬舌尖,保持了最后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想起神秀说过的话,随手翻开了通译版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是我闻,一时,佛在舍卫国祉树给孤独园......”司马九不知不觉大声朗诵出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才感觉那暴虐之意有所收敛,脑中那凉气也渐渐趋于平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