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零六章 薛大哥当自知

第二百零六章 薛大哥当自知

        晋王杨昭微微颔首,示意赞同司马九的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司马九走出大厅,他刚出云韵府正门,便见到薛收将其父亲薛道衡扶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薛长雏请留步,司马九有些话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收以才能闻名河东,与其族兄薛德音、侄子薛元敬,号称河东三凤,薛收有长雏的诨号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收见司马九喊出自己诨号,脸上顿时挤出一丝苦笑,道:“司马先生,就不要取笑收了,先生大才,收哪里能做长雏,只怕只是鸡雏才对。先生有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收并没有入仕,他见司马九作揖,立即下车还礼,目光不时扫向马车,似乎担心车上的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交浅言深,看着薛收的眼睛,一字一句说道:“薛大哥至孝,九早有耳闻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请恕九斗胆一问,薛大哥是否赞同司隶大夫大人明日面呈陛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收想了想,终究还是说出来心里话。“家父极为固执,收同意与否,都无法改变家父。收只盼陛下念及家父老迈,就此将家父罢黜,回家养老,也好过收与家人整日提心吊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语毕,他便静静等候司马九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后凤体欠安、陇西金民闹事、洛阳周边民乱不断,陛下近来心情不佳。倘若,司隶大人此时上书,恐会祸及己身。”司马九语气变得低沉,语毕,他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可是杨素让你来试探我们父子?”薛收倒退一步,作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简单辩解:“左仆射大人待九不错,不过,今日,晋王与九确实是来会文,并无他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薛大哥,你我都明白,司隶大人此书一旦呈上,必定掀起轩然大波。届时,敢问司隶大人又将如何自处。”司马九继续晓以利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九猜得不错,必定有人怂恿司隶大人呈递此谏书。”司马九心中雪亮,早就想通了其中关窍,一环扣一环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你怎么知道?”薛收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目光飘向了马车车夫,及随从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马车中,已传来薛道衡打呼噜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薛道衡醉酒厉害,早已睡得深沉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收会意,挥手示意车夫及随从回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,今日酉时,宇文述之子宇文士及来寒舍拜访家父,不知他们说道了什么,宇文士及离开后,家父便神情兴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再三问询,家父才言明,杨素犯了众怒,明日廷议,陛下将训斥杨素。”薛收细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顿时明了,看来,宇文士及出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士及代表宇文家,又与唐国公李家交好,如此,宇文家和李家明日极有可能上演一出针对杨素的大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不知薛道衡酒后言及此事,是刻意为之?还是无意泄露?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豁然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马先生言及陛下近来不悦,莫不是有人挑唆家父触怒陛下,祸害我薛家一门?”薛收才思敏捷,司马九稍微引领,他便想到其中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语重心长道:“薛大哥,其中利害,九尚不明了,薛大哥当自知。但是,以九之见,无论如何,不能让司隶大人进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则,许国公宇文述深得陛下信任,是为天子近臣,唐国公李渊更是日日面见陛下,他们都未向陛下谏言,司隶大人却直言觐见,是否妥当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收颓然一叹,“诶,先前,收也劝过家父。当初,若不是左仆射杨素大人出言,家父恐已被陛下下狱。如今,家父却要在朝堂上攻击左仆射大人,实非正道所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况且,况且,收以为,陛下的政务举措,并无不妥之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收绝非庸才,正是与其父亲的政见相左,方才与司马九如此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深知薛收心思缜密,他后来在天策府掌管天下机密,从未出现纰漏,今日一见,果然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薛大哥之才,九早有耳闻。薛大哥千万不能被有心之人利用,最后祸及薛家。薛大哥可能劝住司隶大人?”司马九直接讲话说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收沉思片刻,重重摇头,脸色惨然,道:“家父又怎会听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他如此回答,便心中有数,道:“司隶大人刚直,九亦是佩服,薛大哥不妨用些诡道,九有一计谋,薛大哥且附耳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收半信半疑的凑到司马九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与他说道几句后,顿时,他脸上露出又好气又好笑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马先生机变无双,收自愧弗如。”薛收笑着点头,表示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薛收善于档案整理、资料总结,实乃人杰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他其实也是通过司马九放风给杨素,薛家定不会与杨素为敌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,两人互相试探,此时,也都拿住了对方的一些底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,收最佩服的是唐国公二公子李世民,不瞒先生,年中,收与次子游猎,他虽不到七岁,却杀伐果断,颇有帅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,得见司马先生,收方知先生才是在下最钦佩之人。此恩情,收定会牢记。收也但愿陛下能早日将神恩撒及河东。”薛家是河东望族,薛收话尾之意,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感慨,皇帝杨广权力中心东移的举措,实乃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河东望族薛家、江南豪族萧家在这大兴城中,竟比关中贵族低上一等,行事如此隐晦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璟国舅被人强买强卖,薛家望族被人当枪使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中勋贵,霸道无双,就连杨素这样的权臣,稍微触碰一下关中贵族的核心利益,也都会引来无尽的敌意和阴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阴阳家李玄英曾言及,数年内,大兴城中,必将英雄际会,现在,收算是信服了。此事之后,收会送家父回河东。”薛收语毕,辞别司马九,叫来车夫随从,缓缓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在云韵府前驻足看着他们离开,脑中突然闪过李玄英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玄英,不就是那个算出天人现并州的阴阳家高手么?可是,此人究竟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想回云韵府饮酒,叫来云韵府前的一个护卫给晋王传话后,借匹马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回到萧璟府邸外时,已是丑时,府门已经紧闭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司马九思量是敲门吵醒睡梦中人进府?还是运用控鹤功飞檐走壁翻墙时?突然发现门前阴影处居然站着一个人,那人似乎正注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身材瘦小,当他从背光处缓缓走出时,司马九这才看清对方面貌,顿时一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