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零五章 别有用心的李百药

第二百零五章 别有用心的李百药

        大隋神童李百药之名,司马九略有耳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相对于神童之名,司马九对成人之美的典故更加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德林之子李百药,字重规,少年倜傥,看上了杨素的一个宠妾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夜入杨宅,与杨素的宠妾幽会私通,不料东窗事发,被逮个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恼羞成怒,欲治李百药死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当杨素发现李百药是个“年未二十,仪神隽秀”的英俊少年郎,不禁惜才之情顿起,动了恻隐之心说:“闻汝善为文,可作诗自叙,称吾意当免汝死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死关头,李百药才思忽至,一气呵成,当即成文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看完,表情欣然,当场把爱妾赐给李百药为妻,并资从数十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杨素又奏请隋文帝,授李百药为尚书礼部员外郎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百药财色兼收,而且还因此当了官,成为一时佳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那个俊朗书生自称是李百药,司马九自然不敢轻视,毕竟,晋王杨昭、司隶大夫薛道衡在此,可没有人胆敢冒名顶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生司马九,见过重规兄。”司马九立即举杯,以字号称呼李百药为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君之才,何故委身于左仆射杨素之下,左仆射大树虽茂,恐怕根茎已经腐朽。”李百药凑到司马九身边,轻轻耳语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一惊,看来,杨素成人之美,却送出了个对手?

        亦或是对方是杨素派来试探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正想开口说道时,李百药笑了笑,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乃是内史令李德林之子李百药,字重规。重规兄好学博闻,精于文学,深得唐国公、许国公赏识,然重规兄孤芳自赏,不喜与之为伍,今日重规兄与司马先生饮酒,实乃先生才气服人。”一旁的薛收见李百药与司马九耳语后,司马九目光疑惑,他以为司马九不识得此人,遂向司马九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微微颔首,可不知为何,他认为这个叫李百药的男子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杨素成人之美送侍妾的真相,与史书记载的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咏出纳兰性德的《木兰花令·拟古决绝词》,惊艳全场,在场文人雅士,无不近来与司马九饮酒结交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兴致上来,话题慢慢的转到了政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近来,陛下收罗黄金,逼反了陇西产金地的乡民,现点将平叛一事便成了今日的第一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帝国铁骑南平江南,北伐突厥,无人能挡,几个淘金贱民就想作乱,实在是自寻死路。”一个武官显然喝多了,在厅中醉醺醺的大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陇西金民作乱,背后有农家身影。千百年来,农家立身与民间,深得九州平民推崇。”一个文士不同意武官的说法,向着杨昭侃侃而谈,显然他想引起晋王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,九州一同,天下福泰,然平静的湖水下,实则暗流涌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兴城,坐落于龙首平原,乃是龙兴之地。传闻陛下有意兴建洛阳城,是为东都,左仆射杨素大人力推此事。此举必将消耗大量人力物力财力。是否稳妥,实在两可之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,晋王与工部员外郎司马九在此,大可言道言道其中玄虚。”李百药站起身来,对着太子和司马九朗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昭闻言,看了眼身边的司马九,笑得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明白,这些人都有意与自己结交,可是,他们对于自己身后靠山杨素,却并不恭敬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百药言语间,似乎有针对杨素这位炙手可热的重臣之意,无异于逼迫司马九在此言说杨素的坏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建洛阳一事,本王也已进言父皇,父皇尚在考虑之中,左仆射大人劳苦功高,本王亦是十分敬重。今日,诸位文人雅士共聚于此,又得司马九临兴赋诗,我等不谈政事,只论文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昭也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知李百药等儒家一脉,素与唐国公李家来往密切,今日当着司马九的面言及杨素,其实别有心思,他又岂会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道衡忽然站了起来,走到晋王身前,大声说道:“晋王明鉴。皇后凤体欠佳,我等臣子自是牵挂,然修建黄金通天塔以求皇后福安,实乃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急征暴敛,致陇西产金之地不安稳;开凿新河道、营建东都洛阳,都非仁政。不瞒晋王,老夫已写下万言谏言,明日廷议便会提出,诸位自当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道衡之子薛收不知道父亲还有这么一出,他目光惶急的望着晋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虽听着薛道衡的话,可目光从未离开过李百药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百药在薛道衡说话之时,与先前那个醉醺醺的武将交换了眼神,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武将并非酒后失言,而李百药明摆了对杨素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顿感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穿越而来,对李世民有本能的提防,他一直站在李世民一系的对立面看待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日廷议,朝中某股势力,最有可能就是唐国公李渊一系,或会联合儒家法家大臣,利用薛道衡这个文人标榜作为大炮,表面攻击陛下的政务方略,实则对付杨素。

        隋朝每月初一、十五廷议,在京六品以上官员都要参加。

        届时,薛道衡在百官面前发难,陛下定会生气,杨素或也处于不利的态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廷议前夜这场酒宴,就会出现很多意料之外的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司马九作为杨素的人,又是将来直管营建洛阳的工部员外郎,出现在这样的场合,极有可能成为杨素心中的一根刺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暗自叫苦,看来,他还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他只想来展示下文彩,提前取走诗圣、诗仙之名,奈何却被卷入到一场政治风波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薛道衡显然是真喝得有点多了,他说完,便发起了酒疯,惹得杨昭满脸不耐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收见状,急忙拉着薛道衡辞退晋王,退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薛道衡一路走,一路酒后胡言,大意便是赞扬司马九文彩出众,需争为人杰,要仗义执言,规劝陛下,劝诫杨素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晋王是来饮酒听曲,兴致颇高,可薛道衡这么一闹,他顿失兴致。

        修建黄金通天塔一事,他若赞成,便是劳民伤财,若是不赞成,便会背负不孝之骂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今陛下,有意将帝国中心东移,以更好治理帝国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关中乃是帝国龙兴之地,亦是朝中多数勋贵的根本所在,他们对于营建洛阳,颇有成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虽也是关中人,但他南平陈朝、北定突厥、平定汉王叛乱,威震九州,并且,杨素基本上都赞成新帝杨广的政务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故,新帝杨广有意提拔杨家,以牵制、平衡朝中勋贵,这也正是杨家步步高升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昭清楚薛道衡的作风,说得出做得到,看来,明日廷议,便是关中勋贵的一次重大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昭越想越来气,脸色也渐渐阴沉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帝杨广虽未赋予晋王杨昭过多权力,却还是让他管辖天下文士,这也正是杨昭与薛道衡等人保持交往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,明日文士首领薛道衡当庭出言令陛下不悦,届时,陛下定会问责杨昭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司马九注意到了杨昭的神色变化,短暂梳理后,他忽然计上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凑到杨昭身旁,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杨昭脸色舒展,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扬眉看着司马九,眼中就一个大大的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