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二百零二章 马球比赛

第二百零二章 马球比赛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右屯卫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璟府前的众人,见独孤盛丽从萧璟府中戎装而出,纷纷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晋王杨昭和齐王杨暕,也都对独孤盛丽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众人,若论官阶,除了晋王杨昭和齐王杨暕,还没有谁能高过独孤盛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将军义妹自并州来,不知哪里得罪了车骑将军?就要被当街枪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声色俱厉的看着被打得不能独立的侯君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亦或是车骑将军对我独孤盛丽不满,还是对我右屯卫不满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君集见独孤盛丽将罪责扣得如此之大,不禁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,下.....下官绝无此意。”侯君集从两个属下手中挣脱,跪倒在地,心中无比气苦。

        挨了打不说,还被扣上如此严重的罪责,真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萧璟府前,找事一方阵容强大,亲王有齐王杨暕,文人有李世民、宇文化及,武有李靖、侯君集,本不会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,居然冒出一个不知名的从六品小官,还引来的晋王杨昭,以及有帝都四煞之名的右屯卫大将军独孤盛丽,侯君集落得灰头土脸的下场,他心中不住暗骂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瞟了一眼李世民,正好李世民的目光也扫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目光在空中相碰,隐隐有金石相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情势居然开始向着司马九一方有利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眼珠一转,瞟了眼身边的李靖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靖会意,上前两步,弯腰又向独孤盛丽行了个礼,道:“独孤整大将军麾下李靖,见过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整是独孤信之子,而独孤盛丽的母亲是独孤信之女,是故,独孤整乃是独孤盛丽的伯父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靖不以军中称呼,而以门阀私交的角度称呼独孤盛丽,显然,李靖想打亲情牌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明所以的看了眼晋王,晋王则细声提示道:“独孤整总管帝国北地军事,李靖是他手下最得用的将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顿时会意,原来,史书中记载的李靖,竟然是独孤家族的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原本气势十足的独孤盛丽,见到李靖后,果然收敛了一些,还破天荒的向李靖回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用李靖出场,来缓和独孤盛丽都督逼人的气势,霎时,令对方少了一枚重要的筹码,这令司马九对李世民的用人心中叫绝,他不禁提高了对李世民的重视和提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之事,诸位或有误会。先帝在位之时,听闻胡民贵胄与汉人勇士相斗,多有夸赞,喻为鹰扬虎猛,鲜有责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侃侃而谈,杨昭听他提及先帝,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诸位大都是国之柱石,勋贵之间,意见不合,多有解决之法。”李世民说话环环相扣,令众人想听其后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李世民提及勋贵时,目光扫了自己一下,不禁心中大骂,这话明摆着就是瞧不起并州平民出身的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道:“下月,吐谷浑伏允可汗将带慕容顺前来帝都做质子,按例,要表演马球比赛。不如,我们双方各找人手,在陛下面前进行马球比赛,胜者一方拥有这府邸的所有权,以示对先帝推崇的鹰扬虎猛之敬意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隋朝朝堂胡风很重,好马者、知马者甚多,马球考教马术,考验体能,配合间也可以显出军事素养,是达官贵人最爱的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出言将话题引到马球比赛上,杨昭和杨暕不愧为亲兄弟,几乎同时喊出个好字,就连独孤盛丽也高兴得扬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勋贵,真是好骗,简单几句,便入套了。”司马九心中暗叫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世家,各找十人,斗上一场,即可搏陛下一笑,又解了这府邸之争的误会,岂不美哉?何必在这里相斗,坏了世家的交情。”李世民说得头头是道,不动声色的将地位低平的司马九踢出了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年幼,怕是骑在马上,拿着球杆也够不到地上的马球,李家怕是要等公子建成回来?”司马九果断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想到才六七岁的李世民骑马击球的动作,不禁捂嘴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闻言,面色虽然冷静,内心却早已澎湃,司马九的话,便是要让李建成替自己出场,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独孤盛丽觉察到了两人的争锋相对,道:“司马九是本将军义弟,自然也是要上场。小李世民,你若是出场,摔坏了,唐国公发怒,怕是只有晋王殿下出面才行。”独孤盛丽护着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身边的李靖,目光深沉的看了眼司马九,令笑而不语的司马九感到一股浓重的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伏允可汗的使节团,还有半月便到大兴城。马球之事,本王会去找裴蕴办妥,届时,我们只要出人即可。”杨昭身为晋王,一言把事情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杨昭补充道:“马球乃是我等游戏之事,输赢其次,重在交友。舅父的府邸,自然也不能作为赌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聪明伶俐,心中所想甚多,他本想以萧璟府邸为赌注,作为今日之事退让的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晋王杨昭一言便定下马球之事,他眉头微皱后,再怎么也不能当面反驳晋王,于是,他对着晋王躬身行礼,表示对此无异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已至此,在场众人都明白,今日之事,也就这样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要是再提及今日府邸之争,怕是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李世民等人辞别晋王后,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、萧璟、独孤盛丽和司马九等人在众人离开后,方才步入萧璟府邸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萧璟便命人传来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晋王杨昭与舅父萧璟座谈,颇有兴致,接连畅饮了数杯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担忧杨昭饮酒过多引起血蛊发作,接连对杨昭使了几个眼色,杨昭只是笑着摇头,示意无妨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酒酣耳热之际,晋王再次听闻司马九是在此租住,不禁哈哈大笑,就要掏钱将司马九租住的院落买下,赠于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璟推脱半天,最终与晋王敲定了一个白菜价,将司马九租住的宅院卖于了司马九,当然,司马九可付不出买府邸的银钱,都是晋王掏的腰包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知道晋王是在报自己的救命之恩,推辞一二后,便将此宅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璟府邸很大,司马九租住这样的院落,还有三套,独孤盛丽眼珠一转,也买下一套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璟很是精明,他知道右屯卫大将军在这里置产,只怕以后再没人敢来找茬,应口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司马若华对独孤盛丽还有些畏惧之意,可她听见纳兰灵云与独孤盛丽说悄悄话,又想到独孤盛丽刚才帮助了她,不禁端起茶杯,以茶代酒,敬了独孤盛丽两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