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九十四章 他就是宇文恺

第一百九十四章 他就是宇文恺

        机关狼,没有狼的感知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之所以能识别敌我,从而发动攻击,便涉及机关术的奥秘。

        每种机关兽,识别敌我的方法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机关兽,可通过气味识别敌我,比如河阴大战时,宇文虎在释放决定胜负的机关兽前,便在北周军马身上喷洒独特的粉末,从而,将机关兽引向敌方军阵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更高级一些的机关兽,还可以根据一些特征来判断敌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机关狼的血红双眼,便是宇文恺赋予机关狼的感应中枢,他可以用来判断数十丈内有体温的活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被它锁定,便会成为机关狼攻击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公输无双给司马九的竹筒,乃是由各种硝石、奇怪金属粉末混合制成,竹筒爆破,破坏了机关狼的感应中枢,从而导致机关狼无法识辩敌我,出现自相残杀的情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司马九并不明白其中的奥义,他只知道这些机关兽已经失控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毁灭这些机关狼的机会就摆在他面前,他又怎么放过,此时不出手,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迅速调运道家内息,汇聚于无伤剑上,然后朝着一只机关狼隔空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他这一剑的威力奇大,竟然破坏了机关狼的后半个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似乎并未破坏机关狼的机关中枢,机关狼仅剩的半截身躯还在与同类撕咬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司马九也注意到在机关狼的腰前部,隐约有白光闪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,这就是机关狼的机关中枢?”司马九未做停留,剑随心动,再次出手,隔空刺向机关狼胸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呲呲砰叮!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准确无误的击中机关狼胸部,霎时,随着一道炸裂声后,机关狼宛若木头般屹立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这就是你们的死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默念:“天发杀机,移星易宿,地发杀机,龙蛇起陆,人发杀机,天地反覆......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当他蓄势已成,再次出手时,手中的无伤剑却受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,被带偏了方向,而他蓄势使出的一刺,也未刺中机关狼,而是落到了一颗脸盆大的树干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顷刻间,那颗大树像是被砍倒一般,倒地惊起一阵扬尘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诧异,顺着力量袭来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个笑容羞涩的年轻人正注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面色清冷,一头黑发,两只奇异的人鸢站立在年轻人肩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并未开口说话,而是单手伸出,并指摇晃,示意司马九不要再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在这时,剩下的机关狼仿佛恢复了灵智一般,不再互相攻击或嚎叫,而是宛若家犬一般,围着年轻人转圈,不时还伸出舌头争宠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的年轻人,司马九骨子深处,突然迸发出一道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对,不时恐惧,而是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穿越而来,司马九从未对谁有过如此愤恨的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他以为这是体内道家、医家内息对机关家的反应,可运转内息一番后,这股杀意却丝毫没有减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惊骇,立即运用内息探查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才发现,自己对宇文恺的敌视,居然是由血脉导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狐狼气影正在他体内蒸腾,而这狐狼气影,曾在他为小妹司马若华诊治天生残髓时出现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他不断默念阴符经才渐渐令体内澎湃的血脉趋于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司马九不知道的是,此时,宇文恺身体的反应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半边身子已经改造成机关的男子,剩下的一半身体中,血液里竟然出现了似蛇似龙的气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..这难道是......?”宇文恺暗自惊奇,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,他看待司马九的眼神,就像恶狼望着美味的血肉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肩上的人鸢,似乎也感受到了宇文恺的兴奋和欲望,猛然腾空而起,发出嘶哑难听的嚎叫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一只机关狼似乎感受到了什么,它偷偷从司马九侧面扑向司马九,想要偷袭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眉头微皱,空中的人鸢仿佛领悟到了宇文恺的意思,凌空扑向机关狼,双爪插进血狼的胸口,生生抓出一块发光的机关,直接吞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平息体内的杀意后,稍加整理衣襟,收起无伤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工部员外郎司马九,拜见大人。”想来,这年轻人便是宇文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道:“司马九,你前来调取大兴城的营建资料,老夫已看过你的拜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兴城乃是老夫倾力而建,从勘测地理、上至宫城、下到里坊,老夫最是清楚,你想要了解的信息,老夫都可以告诉你。”宇文恺异常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宇文恺对自己甚是友善,不禁心生寒意,暗想道:“要杀我的是你,如今,确是一副和气青年模样,真是令人费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大人!”司马九压抑住心中诧异,表现得还算恭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营建洛阳一事,陛下已交由老夫统筹。你即为工部员外郎,老夫定会指教你如何看风水气运,如何规划洛阳布局,如何调拨建材用料,届时,营建洛阳,你定是首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像个教学欲望膨胀的老师,为司马九划着鲜美的蛋糕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见司马九似有犹豫之色,摇头一笑,道:兹事体大,一言半语无法言清,司马员外郎,可随老夫到老夫住处,老夫定会与你细说,大兴城的营建资料,老夫也会交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官多谢大人。”宇文恺乃是机关家家主,深受皇帝信任,他可不敢造词,当然,也不敢推辞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两人一前一后,跟着引路的人鸢,不多时,便来到一间木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此间木屋颇为简朴,首先映入司马九眼帘的便是一张巨大的石桌,看起来,纵横足有丈余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石桌周围,则堆放着不计其数的图纸,以及千奇百怪的机关和材料,甚至,还有不少司马九从未见过的机关傀儡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,司马九听闻宇文家生活极尽奢侈,进入宇文府后,更是对此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昔日宇文家先贤宇文邕大破北齐,可是将北齐后主高纬珍藏的财宝都纳入了宇文家私库,那些财宝价值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现在,司马九才发现,机关家家主宇文恺的住处,居然与寻常工匠一般简朴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禁心生钦佩之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