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八十七章 晋王杨昭

第一百八十七章 晋王杨昭

        隋唐时期,流行羯鼓。

        传说,大胖子安禄山就敲得一手好鼓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韵府大厅中的众人正在演奏羯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倾听良久后,才示意罗士信继续引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云韵府的舞曲,闻名天下,就连宫中伶伎,也经常来取经。”罗士信带着司马九走向内堂,不时向司马九介绍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道:“公孙灵音姑娘的琴音,确是天籁之音,令人回味无穷,想来,千乘雪姑娘的舞技,亦是别具风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跟在罗士信身后,经过一个大堂,堂内,无数衣着暴露的女子,正在练习胡舞,动作很是奔放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司马九俊脸微红,低着头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舞者见他如此羞涩,又生得俊俏,忍不住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罗士信瞪了她们一眼,才有所收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是大兴城中最好的舞伎了,甚至,她们每次献舞的出场费都不低于一锭黄金。不过,雪小姐说,她们没有舞者的灵性,只能算作舞傀,不能算作舞者。”罗士信说起歌舞,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忍不住笑出来,心中暗想:“罗士信这个胖子,难道,不应该和另一个黑胖子伙同做不要本钱的买卖么?怎么会在这云韵府中,还宛若娱乐界达人一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罗士信带着司马九又穿过几个厅堂,有弹琴抚瑟,也有华歌丽舞。只是,如今已过子时,这些人依旧在努力练习,令司马九不禁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当他们来到一处大厅外的走廊处时,罗士信驻足而立,不再向前,做出个请进的姿势,道:“公子,我家小姐就在大厅内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走廊处摆着一排鞋子,便知道要脱鞋入厅,他心中好奇,脱下鞋后便顺着走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廊尽头厅门外,四个身着甲胄,看起来像是左右卫的卫士见着司马九,就要上前问话,直到厅内传出两道拍掌声,他们才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乐家云韵府再怎么有排场,也不至于用左右卫来看门吧?”司马九暗自惊奇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刚进门,便为眼前的奢华震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府邸向来以奢华闻名,然而,与这大厅比起来,却也稍显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厅内富丽堂皇,四周墙上镶嵌的上百颗夜明珠将厅内映照得宛若白昼,大厅四周,每隔五六步,便摆放着人高的珊瑚,珊瑚上挂着精美的翡翠和玛瑙挂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厅正对面,身着粉色衣裳的公孙灵音,正素手抚琴,吟唱王维的阳关三叠,而她身后,则是一个精美的屏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曲子谱得极好,将王维诗中的气概都表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似乎沉溺于阳关三叠中,直到吟完,才注意到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灵音起身上前,行礼道:“九公子,小女子知道你在杨大人府中赴宴,这么晚将你请来,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回想起公孙灵音将杨积善提下高台的情形,知道此女率性,连忙回礼,道:“灵音姑娘不必客气,有劳姑娘连夜谱曲,在下本就心存愧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曲已谱成,是否合适,还需九公子品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灵音姑娘谱曲,自是不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公子过赞了,小女子演奏数遍,总感觉有些不得意,却又不知为何?还要劳烦九公子多多指点。”公孙灵音神色有些懊恼,她眼珠转动,抓住司马九的手就要到抚琴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闻到一股天然的少女体香,忍不住就想止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灵音却丝毫不避嫌,只是拉着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音姑娘,此诗不过是在下由感而发,在下不善琴曲,恐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孙灵音拉着司马九走到抚琴处,烂漫一笑,便坐下准备抚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和你客气,你还没完了,本姑娘现在从头演奏。”公孙灵音露出了她天真趣味的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调了调琴,玉手波动,随着旋律吟唱起来:“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新新柳色青,劝君更饮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声音凄婉,如胡笳十八拍一般婉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听了一段后,便知道问题所在了,毕竟,此曲意境与蔡文姬的曲子稍有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胸中豪情突然涌起,回想起战死平遥的萧摩诃以及并州城头的汉军小兵,道:“在下诵出此诗时,脑海中浮现出的是我帝国将士西征吐蕃、吐谷浑的壮举,姑娘唱腔委婉有余,悲壮不足,过于拘泥男女之情,却忽略了家国情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司马九示意公孙灵音从新抚琴,他合作公孙灵音的旋律,用沧桑的语调吟唱道:“劝君更饮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融入了真实的感情,司马九的语调配上公孙灵音的旋律,顿时,令这阳关三叠别具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司马九咏唱完最后一字,公孙灵音收稳手势后,高兴的鼓起掌来,对司马九一脸崇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好个家国情怀,我杨昭就说,能作出西出阳关无故人的人,怎会是普通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男一女从公孙灵音背后的屏风后走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看起来二十左右,方面大耳,一脸威福,他深邃的目光中洋溢着赞赏的神色,不断拍掌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身旁,是一个身着素白紧身服的女子,此女配戴水晶抹额,双眸似水,肤如凝脂,雪白中透着粉红,似乎能拧出水来,精美的紧身服将她婀娜身形衬得格外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男子转头看着身边的女子,用指头指了指她,露出得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昭?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思急转,暗自惊疑道:“不是杨广那个短命的儿子么?没想到,今天居然在这里遇见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昭,杨广的嫡长子,当今晋王,大业元年被立为帝国太子,只是被立为太子一年后,便因病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地位尊崇,怪不得厅外有左右卫守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连忙上前,向杨昭行大礼:“司马九见过晋王,不知晋王在此,冒昧前来,还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公子无需多礼,平身吧。”杨昭言语甚是豪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,本王与雪姑娘打赌,本王言作出此诗之人绝非凡人,方才在屏风后静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道:“小人才疏学浅,岂敢在晋王面前卖弄,恳求晋王多多指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坐下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杨昭毫无王侯架势,遂遵命坐于杨昭下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公孙灵音在离开杨素府邸后,回云韵府不到一个时辰,便谱好了曲。

        恰逢晋王杨昭与千乘雪在云韵府,便一同品鉴,然而,他们听了半响,也不得其中精义,晋王杨昭便提出请始作俑者司马九前来评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杨昭之所以与千乘雪一同出现在云韵府,是因为他们关系不同寻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