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八十六章 工部员外郎

第一百八十六章 工部员外郎

        世卿世禄制、荐举军功制、察举征辟制、九品中正制是历朝的选官制度,然时至隋朝,这些选官制度均已不符合时代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新帝杨广与杨素筹谋的前无古人的选才任官制度,便是更为先进的科举制度,以诗赋和试策的考试成绩作为能否为官的依据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历来变法者走过的皆是九死一生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国商鞅变法,鞅获车裂之刑,新朝王莽变法,身死国灭,宋朝王安石变法,被罢相外调郁闷而死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看着一脸傲意的杨素,心中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他知道杨素的下场,心中一直对杨素有所提防,他机缘巧合的搭上了杨素的顺风车,却没有想到杨素有如何格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几乎算是被杨广逼死,他死后,其子杨玄感在黎阳起兵叛乱,而杨家也因此被满门抄斩,后嗣灭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司马九不敢断定这一切,是否与杨素和杨广筹谋的科举制度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道:“眼下,你有三条路可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恭敬道:“还望主公明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一,吏部考功员外郎,考功司掌管天下官吏升迁,权柄很重,三年之内,必会升迁之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见司马九不为所动,继续道:“其二,陛下有意开凿一条运河,将江南与河北连通,此事由工部水部司掌管,你若出任水部员外郎,十年内,必得陛下重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三,还是在工部,陛下意在魏晋之都遗址旁,邙山下修建洛阳新城,以为本朝东都,此事由工部司主管,你出任工部员外郎,配合老夫修建新都。”杨素一条条对司马九言道,他讲得很详细,显然已经权衡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低头短暂思索了一番,很快便做了决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主公厚爱,属下对东都之事略有耳闻,属下以为,为主公操持东都之事方为首要。”司马九选择了工部员外郎一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,老夫也正有此意。年轻人需沉下心来做一番大事,此职虽为从六品官职,若是操持东都事宜,必为工部司的实际操持者,东都事成,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谢道:“多谢主公提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看着司马九,露出赞许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侦破东城吸血妖案,看似容易,实则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案不仅牵涉房陵王杨勇,更是与阴阳家、机关家有关,稍有不慎便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司马九却处理得当,足见司马九底蕴不凡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出身平庸,与医家、道家颇有渊源,由他代表杨家操持营建东都的事宜,势必与各大势力交锋,也必然会与机关家宇文恺有所交集,甚至发生矛盾,这正符合杨素的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开府,乃是陛下恩赐,你身在工部,却也是老夫的幕僚。老夫位极人臣,帝国之乐,即老夫之乐,帝国之危,即老夫之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公之言,属下佩服,属下定不负主公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杨素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任工部尚书上官弘深得陛下信任,工部侍郎公输无双是机关家人,但他与机关家主宇文恺不对付。老夫会安排好其他事宜,你只管用心办事即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主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回想起染发狂人宇文恺,脑海中又浮现出那日梦中的红发人形象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见他如此,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杨素与他简单介绍了朝中的一些情况后,又寒暄了一些家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招呼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公,这是......”司马九见仆人端着一盘银两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道:“这两百两银钱拿去用,若是不够,尽管找府库支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主公!”司马九回想起后世传说的杨公宝库,便没有拒绝,感激的接受了杨素的馈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你先退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告退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微微点头,便不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告别杨素后,已是子时时分,他刚出杨素府门,便见到自己的坐骑旁,赫然站着一个满面含笑的宽胖青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圆头大脑,鼻梁塌陷,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看到司马九,马上上前见礼,显然,他在等候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韵府公孙灵音、千乘雪小姐的第一护卫,历城罗士信见过公子,公孙灵音小姐得公子作诗,喜不自胜,已谱出曲调,烦请公子随俺前往云韵府评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士信此人,司马九有所了解,未来的瓦岗寨好汉、唐初名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他介绍自己是什么第一护卫,不禁心中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未来的名将,此时的保镖,真是世事难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眼前的罗士信与史书记载的似有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,罗士信与司马九年纪相仿,可是,史书记载,罗士信出生于公元600年,现在,应该才四五岁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,史官喝醉了?史书有误?亦或是罗士信超长发育?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天色已晚,明日,在下定当登门拜访云韵府。”司马九出言推辞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对方报出了大名,可司马九并不乐意随同一个陌生人夜入云韵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公孙灵音小姐和千乘雪小姐,特意嘱咐俺,一定要请得公子前往评鉴。”罗士信心直口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今日确有不便!”司马九继续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俺家两位小姐可说了,若是俺请不动公子,便会扣俺酬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俺家中老小,兄弟子侄十八口,可都指望俺的酬劳度日,还望公子成全。”罗士信躬身作揖,头几乎弯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罗士信是个大胖子,他做出这个动作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忍,也对公孙灵音的谱曲、云韵府好奇,便将马匹交于杨素府仆人,坐上了罗士信的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刚撑开马车门帘,一道淡淡的甜香味扑面而来,马车内更是布置得温馨精致,俨然一女子座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杨素府中与公孙灵音打过交道,公孙灵音自然天成,不施脂粉,想来,这应该是那个叫千乘雪的座驾。

        帝都之内,夜间行车,均有军卫检查,然而,奇怪的是罗士信带着司马九一路畅行,根本无人拦车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韵府距杨素府邸不过七八个坊市,不久后,罗士信便将司马九带到了云韵府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韵府灯火通明,虽是乐家官署,却毫无庄严之气,反而华丽典雅,令人观之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府内,不时传出一些鼓乐琴瑟声,热闹不凡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下马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请。”罗士信向司马九做出请进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刚进大门,一巨大的厅堂便出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众西域装扮的男女坐在地上,敲打腰间小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节奏感极强,令司马九不禁驻足倾听。

        厅堂中,演奏的众人似乎都很专注,并未注意到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罗士信见司马九驻足倾听,不禁露出欣喜的神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