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七十三章 凶手伏诛

第一百七十三章 凶手伏诛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抱着机关傀儡在地上翻滚的同时,伤口处的鲜血流入机关傀儡口中,很快,机关傀儡的眼睛便又变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,独孤盛丽体内气息凝滞,她见情况危急,想要立即激发内息,前去帮助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,短时间无法奏效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抱着机关傀儡在地上翻滚出十数步后,最终被机关傀儡压在了身下,机关傀儡的身体虽被独孤盛丽打碎了不少,可依旧压制得司马九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机关傀儡血红色的双眼中,隐隐流露出人一般的复杂神色,无奈、茫然、贪婪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它仰起上身,张开大嘴就要咬向司马九的脖颈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道宛若闪电般的亮光从机关傀儡胸前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机关傀儡剧烈抖动起来,它那拟人化的眼睛,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,含恨般盯着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司马九手持无伤剑,几乎顶在机关傀儡胸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顺着无伤剑看去,机关傀儡的身体已被洞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招,是他从阴符经中领悟的招式,他这厚积薄发的一击,直接击穿了机关傀儡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呲呲咕吱!”紧接着,当机关傀儡体内传出一连串怪响后,机关傀儡的身体顿时化作一堆非金非木的粉末,几乎将司马九掩盖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机关傀儡化为粉末后,独孤盛丽的内息已被她激发,她拖着受伤的身体,走到司马九身前,道:“你小子,这一招竟然击中了机关傀儡的中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枢?”司马九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道:“机关傀儡与人不同,它的动力来自中枢机关,中枢机关宛若其心脏,一般会覆以异常坚硬的金属保护,可是,你刚才这一击,直接击毁了机关傀儡的中枢机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独孤盛丽淡淡一笑。“看你的样子,应该不知道这机关傀儡的中枢机关所在,你这威力巨大的一击,或许,是侥幸命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,司马九这一击本就是在慌乱中出手,他并不知道机关傀儡的中枢机关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这机关傀儡的运气之差,堪比前世的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躺在地上,仰视这独孤盛丽,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独孤盛丽并不是穿的裙子,否则......司马九就有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被这机关傀儡化身的粉末盖着,是不是挺舒服?还不准备起来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笑了笑后,吃力的起身,刚才那一击,确实消耗了他不少内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的身体仿佛被抽空了,疲惫乏力,而他的官袍也已是破烂不堪,甚至连官袍颜色也由绿色变成了红绿相间的杂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总算是消灭了吸血妖案的凶......”司马九话还未说完,便眼前一黑,向着独孤盛丽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眼角抽搐了一下,最终,还是没有让司马九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嫌弃的闭着眼睛,将司马九扶在怀中,片刻后,才慢慢睁开眼,瞳眸中,折射出近乎母性的温柔光辉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这时,原本回屋睡觉的徐世勣和尉迟恭才赶来,他们见司马九倒在独孤盛丽怀中,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帝都大兴城中,关于右屯卫大将军独孤盛丽的消息,永远都是谁被她丢进了渭水中、她将某某纨绔子弟送进了太医署,谁也不会将那个骄横跋扈的独孤盛丽与温柔女子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独孤盛丽才注意到徐世勣和尉迟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她做事很少顾及他人的感受,对徐世勣和尉迟恭的出现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徐世勣和尉迟恭两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司马九疲惫的睁开双眼,道:“感觉全身无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在独孤盛丽怀中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独孤盛丽松开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!”司马失去平衡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本想出言抱怨独孤盛丽松手让他摔倒,可话刚到嘴边,十数个胭脂军女将鱼贯入院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们分布在院子周围,警惕着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,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徐世勣见气氛有些尴尬,遂开口问道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吸血妖案的凶手,不过,已经被我......大将军和我降服,化作了一堆粉末。”司马九缓缓起身,指着地上的粉末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世勣看了眼司马九,转眼看向独孤盛丽后,又扫视了院中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司马九的话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尉迟恭走到粉尘旁,拈起一点粉尘看了看,脸上露出恍然的表情,紧接着,他与徐世勣对视一眼后,彼此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他们彼此之间分享了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官都快战死了,你等大理寺小吏才赶来。本将军很好奇,常明是怎么在管理大理寺?”独孤盛丽一位徐世勣和尉迟恭是大理寺的人,不禁高声讥讽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见徐世勣和尉迟恭不语,又转头看向机关傀儡化作的粉末,流露出一丝悲伤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勇杨广都是她的表哥,两人争夺皇位,如今,杨勇落败身亡,他残魄所在的机关傀儡也化作了粉末,实在是伤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独孤盛丽将双手做莲花手势,放于眼部,口中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离她很近,隐隐听到她在咏诵经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医家子弟,又有灵云妹子相助,想来不缺丹药。我这里有一些粗陋玩意,若是不怕被毒死,就将这颗丹药服下,另外,用这些膏药涂抹在伤口处。”不知觉间,独孤盛丽左右手上分别拿着一颗丹药和一个药瓶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淡淡一笑,接过丹药,送于口中,随后又接过药瓶,象征性的倒出一些膏药,涂在伤口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是当今陛下的表妹,她手中的丹药,不大可能有毒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独孤盛丽能表现出关心,已是殊为不易,他可不敢扫了独孤盛丽的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之事,本将军定会亲自禀奏陛下,你诱捕吸血妖案凶手有功,陛下定会嘉奖你,升个一官半职,想来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......小九子,你若不想待在大理寺,我右屯卫的大门为你敞开。”独孤盛丽不再直呼司马九的官职,而是学着纳兰灵云一般,叫司马九为小九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九子,听起来总是怪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婉拒道:“多谢大将军美意,属下已决定入越国公府为幕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诱捕吸血妖案凶手成功,也算是侦破了吸血妖案,司马九的仕途之路也算是出师大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越国公杨素,功勋卓著,名声正盛。你可想好了。”独孤盛丽忍不住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在场的人不少,她未将话说得太直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名气正盛,不外乎有功高震主之意,华夏史上,但凡功高震主之人,其结果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望着独孤盛丽傻笑,他当然知道杨素的结局,只是,他主意已定,又怎么会轻易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见状,本想要骂他,可当她看到司马九身上的伤痕、回想起司马九为救自己奋不顾身扑向机关傀儡的场景,便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命人收集起机关傀儡化作的粉末,又安排胭脂军在司马九的府院周围巡视一番后,才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等人亦是在稍加整理府院后,便回屋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