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七十章 属下冒昧

第一百七十章 属下冒昧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似乎早有预料,嘴角微翘,道:“这也不难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哼了一声,不多时,两个胭脂军女将便抬着棋盘进入正厅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原本想借家中无棋婉拒独孤盛丽,可奈何独孤盛丽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司马九已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他准备坐下与独孤盛丽对弈时,独孤盛丽见徐世勣和尉迟恭蹑手蹑脚的想要出门,遂重重的哼了一声。“这司直大人家,连茶水都没有么?这是何待客之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指着徐世勣和尉迟恭道:“你,还有你,给我倒些茶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世勣苦笑一番后,拉着尉迟恭,便去找茶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后,两人奉上茶水,他们看司马九的眼神暧昧,大有你自求多福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破茶,还不如喝水。”独孤盛丽坐在棋盘前,手中茶杯顿了顿,一阵呵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穷,下官府中哪有什么好茶。下官区区一从六品大理寺司直,况且,下官还未领到俸禄呢。”司马九没好气的看着独孤盛丽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歪着脑袋,讥嘲道:“哼,没钱,本将军见纳兰妹子看到你,可是欢喜得走路都轻飘飘的,原以为你出生于富商大贾之家,棋技是以钱财请高手教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知道独孤盛丽对昨日落败的事情心里有气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日,本将军送一些华山青到你府上,你棋技不错,本将军或会再次前来。”独孤盛丽未曾求过人,几句话说出,居然反常的红起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左右的胭脂军见独孤盛丽如此,不禁对视了一眼,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嗯,看你资质......”司马九本想拒绝,可想了想,最后还是应允了独孤盛丽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立志辅佐杨广,以创太平盛世,它可没有多少时间陪这个独孤盛丽下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回想起昨日从独孤盛丽身上吸纳的那股奇怪内息,并感受到独孤盛丽内心深处的悲戚,是故,他便同意了独孤盛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赐茶,下官先行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语毕,两人便开始对弈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,司马九按照曹操的指示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曹丞相的棋风与白起、郭璞和陶渊明截然不同,他的棋风极尽狡诈,环环相扣,处处陷阱。

        棋到中盘,独孤盛丽便将棋盘拂乱,完全不能下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拧着眉头,看了司马九半晌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厅中洋溢着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司马九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心中暗想:“哎,早知道输给她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你的确棋技高超,所以棋风才有如此大的差异。父亲曾提及,棋技与功法一样,但凡博弈高手,棋风皆可随心变换。”独孤盛丽提及父亲之时,眼中尽是崇拜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司马九身旁没有医家人士,他全是凭自己获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,独孤盛丽算是彻底服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一颗一颗的收起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这才发现独孤盛丽的手指修长晶莹,白白嫩嫩很是好看,根本不像习武之人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忍不住多看了几眼,突然,那只手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眼望去,只见独孤盛丽正皱眉眯眼瞪着司马九,眼中火星闪耀,她神色惶急,几乎要将棋盘带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登徒子,竟敢亵渎本将军。”独孤盛丽对司马九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一时无话可说,遂清了清嗓子,将话题引到案情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故作镇定的理了理衣服,正襟危坐,对身前的独孤盛丽缓缓道:“大将军,下官身为大理寺司直,昨日与你在房陵王府邸看了许久,倒是有一些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说来听听。”独孤盛丽露出好奇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大将军可曾听说过魔家,可曾听说过魔偶。”司马九煞有介事的从怀中取出蛇魔魔偶,凝视着独孤盛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魔家邪门歪道,先秦时期,就已被剿灭了。魔偶,本将军未曾听说过。不过,这个什么雕像,很是奇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从司马九手中夺过蛇魔魔偶,在两人触手的刹那,司马九感觉到独孤盛丽手指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只是刹那的触碰,他居然心中为之一荡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注意到司马九神色的细微变化,又瞪了他一眼,然后,又翻来覆去的观看蛇魔魔偶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独孤盛丽神态自若,不像作伪,顿时,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内心深处,实在不愿意看到独孤盛丽与魔家有瓜葛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他根本不知道,独孤盛丽自幼休息顶级功法,如今已近乎大道,根本不会表现出丝毫邪恶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示意徐世勣、尉迟恭和胭脂军退下后,缓缓道:“大将军,属下冒昧,请你试着将内息输入此蛇魔魔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看了司马九一眼后,运转内息,输入到蛇魔魔偶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蛇魔魔偶上又出现了密布交织的金线,并且,金线较昨日司马九输入内息时,愈加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整个蛇魔魔偶便散发出耀眼的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这个时候,在几条街外,一间屋子的床下角落,那个似狼似狐的怪物再次睁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望着司马九所在的新昌坊方向,发出愤怒的低鸣声,它试图站起身来,却是行动无力,踉跄着走了几步后,便再也无法行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两眼中泛着无奈的目光,望着新昌坊方向,诡异的红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发出痛苦的低嚎,又缓缓爬回了床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的内息强度,强于司马九数倍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她内息持续输入到魔偶中,突然,她脑海中布满了血色,一个美丽的女子浮现在血色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郎,为何杀我,为何杀我。”那女子如歌如泣般控诉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顿时大惊,慌张的将蛇魔魔偶扔出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,真是邪门。”独孤盛丽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,蛇魔魔偶散发的金光渐渐黯淡,直至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盯着地上的蛇魔魔偶,拧眉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后,他抬头看向厅外骄阳,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,暗自埋怨:“哎,此时没有月光,又如何会引来妖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,属下以为,此蛇魔魔偶,乃是诱捕吸血妖案凶手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独孤盛丽露出好奇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还有一冒昧的请求,请大将军今夜暂居此地,今夜月圆之时,再次将内息注入这蛇魔魔偶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独孤盛丽犹豫不决,补充道:“如此,方可一举侦破吸血妖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独孤盛丽看着司马九的眼睛,本想出言讥讽,可话到嘴边,却又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状,沉声道:“此妖厉害异常,只是不知大将军是擅长沙场拼斗?还是江湖技击?是否需要属下知会大理寺卿,增调人手,前来协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笑话!”独孤盛丽见司马九质疑自己,笑了笑后,从腰间拔出一把表面锈迹斑斑的黑色戒尺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运转内息,霎时,戒尺表面金光闪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