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五十七章 杨府门前

第一百五十七章 杨府门前

        《论语·述而》有言:子不语怪力乱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司马九三人前方不远处的怪物,令司马九心中的无神论思想隐隐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    借着月光,他大致能看清那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似狼似狐,弯腰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它宛若饿狼般,注视着在小巷中的司马九三人,宽大的嘴咧开,露出泛着寒光的牙齿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当它的目光落到司马九腰间的无伤剑上时,又厌恶的发出呜呜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它在屋顶上踌躇了片刻,身子一闪,便消失不见了,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,忍不住揉了揉眼睛,再看去时,那破败的屋顶上,除了一些杂草外,就没有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哥,你咋啦。”徐世勣见司马九突然止住脚步,惊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啥!估计是喝多了一点,产生了幻觉,我似乎看到一条狗窜过去了。”司马九想了想,没有道出他看到了怪物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心中隐隐作疑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便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三人回宅歇息,一夜无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早早醒来,而一向早起的徐世勣和尉迟恭,却破天荒的没有起床,两人还在酣睡,想来,他们昨天喝得确实多了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想起探视杨素府邸的事情,他与小妹司马若华简单交代后,径自向西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新昌坊刚走出一个街口,便注意到左屯卫封住了一条小巷,巷口,不少百姓正在围观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摇了摇头,心中暗想:“看来,围观的习性,自古便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这是在新昌坊?    正好是自己居住的里坊?    不论发生了事情,他最好也得了解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?    司马九也挤身到围观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惨啊?    吸血妖又到新昌坊来了,这一家三口?    血都被吸干了。看来,这新昌坊是得罪了什么大妖啊。”一个中年汉子?    在人群中侃侃而谈?    大家都看着他,显然此人知道些内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每逢月夜,东城的几十个坊市中,都会出现一件吸血灭门的案件。据说?    皇帝陛下还因为此事?    请了道家、阴阳家宗师,前来捉妖。我看呀,在宗师未来之前,月圆之夜,大家一定要警醒啊。”一个士人装扮的年轻人?    不断的提醒着周围围观的人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太惨了,其中?    还有个十岁不到的孩子啊!大理寺、十六卫真是无能,此妖在城中造孽已久?    他们却连半点端倪也没查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嘘嘘!你不想活了,小声点?    被这些屯卫听见?    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围观人群议论纷纷?    你一言我一语,司马九听了一会儿,了解了事情的大概后,便若有所思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大兴城中穿行了不少时间,才来到兴化坊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说,每个里坊都占地极大,里坊中的街道也有不小面积,每条街道上,应有不少府宅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在这兴化坊中的一条街道上,却只有一座府邸的大门,门匾上,赫然写着杨府两个大字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口,十二个站岗的卫兵,身姿宛若钉子一般笔直,身着甲胄,甚是威武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杨府侧门处,有十余名年轻人正在等候一个老鼠胡子、满脸刻薄的人问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坐在一张竹凳上,身前摆着岸桌,上面堆满了文书。

        科举制度诞生之前,入仕多看门第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所谓‘上品无寒门,下品无士族’。

        门第不高的下品子弟,就只有通过权贵推荐的道路入仕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这些人似乎想要通过杨家入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大多数寒门子弟入仕杨府的第一道关卡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想到这里,不好笑的摇了摇头,便若无其事的排在了队伍的最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前面的一个年轻人很是紧张,年轻人见司马九走来,没话找话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弟可有荐信?前来投奔太师,此节最最关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淡然的摇了摇头。“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,杨大人率军平并州叛乱,屡战屡胜,威名远扬,若要入仕杨家......”夏若寒有些为司马九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笑了笑,道:“在下司马九,多谢兄台提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乃是杨家世交夏家子弟,夏若寒,六岁开始精研儒家典籍,胸中早有治九州的韬略,正欲做一番事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若寒是个脸长人瘦的青年人,士人打扮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,他言中信心十足,但却已是满脸虚汗,显然,外强中干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名,家世,状品,有无荐信。”老鼠胡子看也不看队伍最前的年轻人,只是拿着纸张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纯丰,中下六品,状品在此,无荐信。”一个瘦矮的士人满脸堆笑,看着老鼠胡子,语音微颤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鼠胡子满不在乎的拿起眼前的状品,随便看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中下品勉强可过,无荐信十日内后再来等答复,退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大人!”瘦矮士人躬身辞礼后,悻悻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鼠胡子名叫杨三,算是杨素家的老家仆,初通文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杨素熏炙,每日前来投靠的人如过江之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只是普通家仆,却有甄别士人的资格,很是得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后,前面的人便都甄别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余人中,仅有一人因有杨家本家的推荐信,得以侥幸入府,其他人不是被当成拒绝,就是回家等候通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夏若寒见状,越是慌张,轮到他时,居然微微有些口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夏若寒,下上七品,无状品,有家乡县令的推荐信,小生自幼熟读儒家精义,胸中有治世韬略,愿为杨大人幕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若寒结结巴巴说了半天,杨三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六品以下,无状品,还想做幕僚,你是来取消我杨府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速速退去吧,休得在我杨家门前鼓噪。你这模样,就是净身去皇城伺候圣人,也是先天不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守门的卫兵见杨三说话刻薄,骂得好笑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夏若寒脸憋得通红,本想扬起袖子动武,却又气势不足的收回了动作,随后,失落的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看见老鼠胡子刻薄,心中冷笑,慢慢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马九,下下九品,无状品,无推荐信。”司马九看着杨三,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围观的士人听到司马九的履历,顿时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下品也敢来此,实在是千年难遇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司马九并不知道自己的品阶,说是下下品,有些试探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下品,也好意思来这里。老夫看你皮囊不错,净身入宫,却也是条好路。”杨三从凳子上站起,冲着司马九大声嘲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夏若寒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,并未离开。他细声愤恨道:“太欺负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慌不忙的挽起衣袖,在夏若寒崇拜的眼光下,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,结结实实的扇在了杨三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杨三被打得眼冒金星,踉跄着半倒在地上,捂着印有红五指的面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你,大胆,来人,给我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谁敢?”司马九毫无畏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狂的小子,给我打!”杨三愤怒的指挥卫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望着就要卫兵,大声道:“并州旧人司马九,前来找玄挺兄和玄感兄叙旧。你等这番作为,甚是无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兵正要上前拿人,听见司马九的话,一时间不知真假,居然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并州之时,司马九与杨玄挺和杨玄感颇有交情,曾约定到大兴城后,要上门拜访杨家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这里,可并不是为了受辱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冷哼一声,转身正欲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三见状,反应过来,以为司马九装腔作势,上前要抓司马九时,背后却被人踢了一脚,直直的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杨家门风,就是被你这样得恶仆败坏了,九弟曾与我再并州并肩杀敌,乃是我杨家的朋友,你们这些人,眼睛长在了屁股上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玄挺一身便装,从杨府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见杨三在地上打滚,还不解气,又是一脚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口众军士和仆人,看见杨玄挺出来,一起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参见三公子,参见上仪同大人。”门口众人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玄挺毫不理会他们,一把拉住司马九,笑容很是真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九弟,前不久,为兄从并州赶回,路上巧遇建成老弟,这才知道你来了大兴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七日,为兄每日盼老弟前来,差点就让十六卫大索全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玄挺拽着司马九的袖子,很是亲热。

        夏若寒几乎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三摸着通红的脸颊,眼中的泪水委屈的流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