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五十六章 老麦重逢

第一百五十六章 老麦重逢

        领着屯卫将徐世勣和尉迟恭推出左屯卫府的将军,便是麦铁杖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在杨素攻陷平遥城的庆功宴上,与他有过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麦铁杖环眼怒睁,瞪着徐世勣和尉迟恭,就要动手,立即出言道:“麦将军,没在并州厮杀,怎么跑到大兴城享福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在平遥城的时候,就喜欢屈突通和麦铁杖的憨直。

        史书记载,麦铁杖算得上是忠烈一脉,他为了保护杨广,战死在高句丽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屯卫大将军麦铁杖先是眉头微皱,紧接着,目光巡音扫向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看清楚司马九时,马上咧开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步走到司马九前,双手拍着司马九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小子,你是叫司马九吧,那日在平遥城,竟然灌倒了我老麦,第二日就不见了踪影,亏得我一顿好找,还想与你畅饮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,才从总管大人那里得知,你们有特殊军务在身,先行去了并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记得独孤虎那小子吧,他还老是叫嚷着要找你切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你怎么也到这大兴城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和麦铁杖不过一面之缘,其实也就是一顿酒的缘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承蒙麦大哥挂念,小生感激不尽,小生是为了求见总管大人。”他见麦铁杖如此热情,甚是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总管大人尚在并州,原本,老麦我也要随总管大人,继续平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蒿泽一战,老麦我带领玄甲铁骑,第一个冲破了汉王军阵,杀得汉军丢盔弃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总管大人述功奏表中,将老麦我的名字摆在了最前面,这不,陛下将我调回帝都,领了这左屯卫大将军的职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祝贺道:“恭喜麦大哥,官运亨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麦铁杖仰头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六卫大将军,品阶已是极高?    是实实在在的正三品大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?    十六卫大将军乃是帝都军职要缺,关乎帝都安危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?    十六卫大将军都是由关陇门阀的勋贵子弟担任。

        麦铁杖出生平民之家?    他能被提携成为十六卫大将军中的左屯卫大将军,着实不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职位?    经常会与皇帝直接接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对了天子的脾胃,甚至可以跻身于从二品的上大将军之列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为了入仕?    对隋朝官制多有研究?    他自然知道其中的道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麦铁杖一个粗人故作谦虚,不禁莞尔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世勣和尉迟恭诧异的看着司马九与麦铁杖说道,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麦大哥,小弟与徐世勣和尉迟恭相识?    不知为何如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麦铁杖闻言?    毫不在乎的说道:“原来是司马老弟的朋友,今天的事情,就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追问道:“麦大哥,咱们还得弄清楚原委,不然?    麻烦到你,小弟可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没啥?    咱们进去说话。”说着,麦铁杖便招呼司马九、徐世勣和尉迟恭几人进了左屯卫府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说道后?    司马九才知道,原来?    麦铁杖与徐世勣尉迟恭之间闹出了个大乌龙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帝杨广欲筑黄金通天塔?    左屯卫负责征收黄金的几个江湖帮会中?    就包括夏长堂。

        近日来,麦铁杖被大兴城督军指挥使宇文化及,逼得焦头烂额,每日都在计算缺额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徐世勣二人前来交纳黄金,其中一片金叶子的成色极佳,远远超过了其他帮会的黄金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屯卫司库便留了个心,将此事报于了麦铁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徐世勣二人交纳的黄金成色极佳,想来他们有黄金来路,便要他们说清楚黄金来源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世勣和尉迟恭颇将义气,他们见麦铁杖态度过激,深怕连累了司马九,便将话说得不清不楚,惹恼了麦铁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有了刚才徐世勣二人被左屯卫推出府的情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将话说开后,麦铁杖才知道那金叶子来自司马九,他自然不会再为难徐世勣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已接近晌午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与徐世勣、尉迟恭正要离开,麦铁杖哪里肯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让人安排酒菜,摆出付一醉方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既然有意入仕,自然不能错过与左屯卫大将军麦铁杖的酒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酒桌上,麦铁杖见徐世勣、尉迟恭喝酒爽快,很是高兴,并没有因为他们江湖人士出身而有所轻慢,气氛颇为融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马老弟,别看左屯卫盔甲鲜亮,实则大都不堪一用,老麦我上任后,严加训练后,才稍稍有了些精锐的模样。”麦铁杖举杯与司马九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麦大哥出手,必定不凡,小弟已经在想象总管大人舍不得麦大哥离开的表情了。”司马九戏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麦铁杖仰头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当他目光扫过尉迟恭和徐世勣时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前些日子,老麦我麾下一队巡哨,在升平坊的小巷中,被人用石块偷袭,有几个人现在还在医坊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,此事,正是我与大哥所为,那些屯卫欺辱卖菜的老妇,我兄弟实在看不过眼,就动手了,若是给大将军带来不便,我等自当领罪。”徐世勣起身站起,向麦铁杖行了个李,他神情从容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    敢作敢当,英雄气概,司马九心中暗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想着出来打个圆场时,麦铁杖又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!此事已经了了,就算没了,老麦我可不是会在自家酒席上拿人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天前,唐国公在朝堂上,将此事当着笑话讲给了众臣听,并且道明了此事是他家不懂事的二儿子李世民所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不但没有怪罪李世民,反而褒扬李世民仁义爱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麦铁杖面色一冷,道:“此屯卫统领的位置,本来是长孙晟的公子长孙无忌的囊中之物,陛下力排众议,定下了我老麦。如今,李家变着法提老麦我统兵不严,在帝都残民,还好皇上把非议压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听着麦铁杖的话,知道此事不同寻常,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六卫职责甚大,陛下除了提拔老麦我以外,已内定张须陀为右骑卫统领。不过,此事却一直卡在廷议,迟迟执行不下去。”麦铁杖不知道是酒喝多了,还是另有心思,道出了朝中内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孙无忌毫无军功,不过,他与唐国公二公子李世民来往甚密,李世民虽然才七八岁,背后却有高人指点,据说,他已经开始结交好汉,身边异人云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触我老麦的霉头,背后颇有深意,此子心计深沉,如今,外人只知李世民,而不晓得才华横溢的长公子李建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麦铁杖见司马九三人似有发愣,又哈哈大笑起来。“难得遇上几个酒友,今日,老麦的话说得有些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麦大哥,我们干了,你随意。”说话间,司马九起哄,一桌人举杯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来,干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杯下肚,麦铁杖又说了句。“老麦年轻时,也曾浪荡江湖,今日老麦说这些话,就是想提醒你们别被人当刀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来来,喝酒,喝酒。”麦铁杖见尉迟恭和徐世勣脸色沉郁,若有所思,遂再不多话,只是招呼众人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干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越喝越尽兴,天南海北聊了不少,一直喝到酉时两刻,才尽兴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三人摇摇晃晃的出了左屯卫府,向新昌坊的家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徐世勣时常在司马九面前夸赞李世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离开左屯卫府后,他却再没提起过李世民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他对李世民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麦铁杖一席话,令司马九省了不少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李建成颇有友谊,可是,对于李世民,他却并无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一个为了权力,全然不顾亲情的人,哪怕他是天纵之才的帝王,司马九也不欲与之为伍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三人一路向东,越是东行,行人越稀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地,明月升空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止住脚步,望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房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,有一个怪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