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八章 水龙杀

第一百四十八章 水龙杀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后,纳兰灵云推门出来,羞红还未从俏脸上褪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医庄正门方向又是一阵大喊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忧急,伸手便去拉纳兰灵云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兰灵云先是挣了挣,后见司马九态度坚决,也就任由他拉着手,向正门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正门处,形势已经大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十三与宇文家死士,如狗皮膏药般缠住了白山药王与妙春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卫天峰及麾下的扶风郡兵已经冲到了正门口,与冯立元丰等人杀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正门前,两个制作精妙的木偶身上插满了箭矢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已经被破坏,另一个却还在原地旋转,像是在寻找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宇文家的灭箭傀,专门对付强弓,无论箭矢从何方射去,它都能将箭矢吸引到自己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昔日,昔日北周攻打北齐的河东诸城时,此物曾经大出风头。”王珪见司马九发愣,简明扼要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医庄的弓弩本制止了郡兵推进,可此物的出现,令弩箭失去了威力,是故,卫天峰麾下的郡兵才一拥而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苦笑道:“什么灭箭傀,估计,这玩意儿里面装有磁铁,磁铁能吸附金属箭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磁铁?媳妇?”王珪脑中呈现出一个硕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王珪似乎没有想明白,也顾不上解释,便疾步向那被破坏的灭箭傀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近灭箭傀后,司马九手随心动,无伤剑使用剑缠招式,牵引那灭箭傀的残体,滚向扶风郡兵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残体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操控般,将所过之处郡兵手中的武器全都吸附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中的武器无缘无故被吸走了,不慌,能行么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郡兵神色骇然,慌作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妖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妖魔作祟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的剑缠配合灭箭傀残体,效果奇佳,不仅令郡兵失去兵器,丧失攻击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是令郡兵心生畏惧,军心不稳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司马九将灭箭傀残体引向身着甲胄偶得卫天峰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卫天峰抱住马脖子,恐怕,他已被灭箭傀残体腾空吸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混战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十三出剑狠辣,逼得妙春先生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医家武学?    并非好勇斗狠之流?    妙春先生与白山药王不忍伤人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故,他们一身功夫?    却束手束脚?    不得施展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虽然利用灭箭傀残体打乱了郡兵的进攻,可宇文十三终究还是得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?    他发现就算妙春先生占得上风,也并不会杀伤对手?    出剑和风细雨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故意卖个破绽?    引妙春先生出剑后,又做出以命换命的架势,一剑刺向妙春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招毫无道理,以命换命?    疯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妙春先生剑在半空?    停顿了那么一瞬。

        恰恰就在这一瞬间,宇文十三面露狞笑,抢战了先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中窄剑毫不留情的刺入了妙春先生的肩膀,然后以上挑的招式收回窄剑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妙春先生手抖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剑后的宇文十三杀心四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再次出剑?    直逼妙春先生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当剑尖即将刺中妙春先生时,白山药王及时赶到?    出手逼退了宇文十三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晚哪怕一瞬间,妙春先生就难逃被宇文十三重创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妹!”白山药王立即露出憎恶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师妹妙春先生?    一向不忍伤害生灵,就连活物取药?    她都十分抵触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?    宇文十三却卑鄙的利用她的善心?    将其击伤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山药王恶狠狠的盯了宇文十三一眼后,愤怒的出手,攻向宇文十三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越打越激烈,甚至令宇文家的死士都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那些死士便转手向李建成等人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些郡兵,则是受制于司马九,武器被灭箭傀残体吸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随着灭箭傀残体吸附的武器越来越多,司马九内息消耗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他一口内息不畅,剑缠功法停滞之时,灭箭傀残体从空中掉落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卫天峰见状,大吼一声后,郡兵再次涌向医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医庄已是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尽管天火杀手意外内讧,但是,司马九一方仅存不过二十余人,对方则有不下千人,其中,还有宇文家悍不畏死的死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立、元丰和王珪等人,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。

        情况危急,时不待我,倘若如此,恐难逃脱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司马九便向九州幕僚团求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好汉不吃眼前亏,群主,对方人多势众,本大侠劝你等退走,保全身家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爱一人貂蝉:昔日,奴家与夫君奉先被困下邳,本有机会南逃,投奔袁术,奈何夫君一意孤行,最终......群主,枉送性命,非大丈夫所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我也想逃,可这些家伙,实在是难以摆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驱鬼太守郭璞:淡定,以老夫所见,若要逃生,纳兰灵云便是关键,此医庄必有玄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挥剑扫开几个挡路的郡兵,冲到纳兰灵云身旁,提示道:“灵云,如今,已到生死存亡之际,需要尽快脱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纳兰灵云抬头扫视了身前的情形,咬着嘴唇,从怀中掏出一把金属钥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护着我,让大家退往后院。”纳兰灵云快步向庄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退往后院。”司马九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医家及李建成等人闻言,虽有不解,却也纷纷退向医庄后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医庄正门无人防守,卫天峰麾下的郡兵及宇文十三带领的宇文家死士,毫无阻滞的涌入医庄,想要追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护着纳兰灵云一直退到后院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纳兰灵云纵身跳入鱼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云!”被追杀而已,不要寻短见吧,司马九正想制止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兰灵云却朝他摇了摇头,眼神似乎在向他表示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纳兰灵云将手中的钥匙,插入鱼池中心的假山某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地面突然震动起来,鱼池中的假山缓缓升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在不到半柱烟功夫,假山便已高出鱼池水面七八丈。

        假山不大,仅能容纳二三十人站立在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快上来!”纳兰灵云站在假山上,向众人招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他们选择了无条件的相信纳兰灵云,毫不犹豫向假山集结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十三和卫天峰见鱼池中忽然升起高高的假山,顿时油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,便命令手下加强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与白山药王,掩护着仅存的医家弟子和李建成等人登上假山,直到最后一个受伤的医家弟子登上假山后,他们才脱离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一干人站在假山上,格外显眼,尤其是对于弓箭手,无疑是一个个鲜活的靶子,很香。

        伴着卫天峰一声令下,冲进后院的弩箭手已经张弓搭箭,准备射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道地崩山裂的声音响彻医庄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天池医庄的地面迅速裂开,地面开始垮塌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天池医庄旁边的天池,平和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此时,湖面上竟然隐隐传来龙吟声音,与此同时,一道水柱从天池中冲天而起,宛若高高扬起的水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驱鬼太守郭璞:天池医庄,果然有大玄虚,摄势局居然暗含着水龙杀,必然是高人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不负人曹孟德:阴阳家水龙杀,乃是阴阳五行杀中,范围性杀伤最强的杀招。昔日,于文则在襄阳大败于关云长之手,他回到许昌时,提及水龙杀。那日,汉水中无数水龙暴起,诱发山洪,这才将七军淹得苦不堪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阴阳家五行杀,忤逆天道,自古使用的人都必遭反噬。诸葛武侯精通道术、机关术和阴阳术,他在南中的白骨火杀,杀孽太重,这才折其阳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服诸葛亮的孟获:白骨火杀,白骨火烧白骨道,天意啊,可叹火起的山谷,往后百年草木不生。蜀汉阴阳家,水火之杀都有强人操控,底蕴深厚,不可小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