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一章 海伯

第一百四十一章 海伯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恺的作为,令宇文化及感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化及很了解自己的叔父宇文恺,他当然知道那个清倌落到宇文恺手中,迎接她的将会是如何悲惨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宇文恺仿佛看穿了宇文化及的心思,道:“贤侄,叔父知道你心中所想,此事,就算是你父亲出面,结果,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化及心中咯噔一声,他的确有意请父亲出面以救那个清倌一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父亲宇文述与宇文恺一向不合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所谓,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述果敢勇猛,笃信儒家和法家,宇文恺则是崇尚机关术的机关家主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故,宇文述为了表明心迹,几乎很少来这居德坊中的宇文府邸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对于宇文家族而言,他父亲宇文述已相当于半流放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亲奉行儒家教化仁义,并没有错,只是,他仅仅因为李渊的话,就想与老夫划清关系,实在是让外人笑话。”宇文恺淡淡的扫了一眼宇文化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北方四阀并立,其中,又属李家心计最深。李渊长公子李建成颇得道家天人两派的赏识,此次,他前去并州,更是与孔道茂的徒弟多有瓜葛,实在是居心叵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儒家之人,多得帝国赏识,已然成为帝国庙堂柱石,陛下虽信任与我,却禁止老夫上朝议事。儒家王仲淹、刘士元,更是与李家来往密切,李家占据中枢要职,堂堂正正,用的便是儒家王道之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用王道,老夫就用外道,如今?    李建成已有了济世救民的名头?    日后,必成大患?    老夫要你寻机?    击杀此子。”宇文恺话语平和,神色淡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?    他取过桌上的茶杯,轻轻吹开上面碧绿的茶叶?    茗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立、元丰皆是武林好手?    他们寸步不离李建成,恐事难为,打草惊蛇。”宇文化及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素曾拜访唐国公府,当着皇帝杨广的面?    夸赞过李家二子李世民。”宇文恺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父的意思是?    或可离间李家兄弟。”宇文化及神色怪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,妙就妙在,李建成死不死,并不重要。我们要在他心里栽根刺,将嫌疑引到他亲弟弟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?    宇文恺见宇文化及有些狐疑,温声补充道:“那个清倌儿?    老夫会好好照顾她,只是?    她这辈子除了你之外,再也见不到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?    他将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红果?    扔于半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?    两只人鸢飞起争夺红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鹬啄蚌肉,蚌合而钳其喙。鹬曰:‘今日不雨,明日不雨,即有死蚌。’蚌亦曰:‘今日不雨,明日不雨,即有死鹬。’两者不肯相舍,渔者得而并禽。”老祖喋喋怪笑,哪里像个温润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天池医庄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懒洋洋的坐在床上,看着哥哥在她的指挥下忙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的,明明并不口渴,腹中也不饥饿,却总是想让哥哥找些吃食,泡些茶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前世没有兄妹,此时,他却很享受为小妹服务的快乐,颇有兄妹奴的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云姐姐说,我的病治好后,可以留在医庄学医,甚至,加入医家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我却不想过这样的生活。”司马若华看着哥哥司马九,难得有个能说出心里话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想的?要不到李建成家去做个世子夫人如何?”司马九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蹑手蹑脚的从床上蹦起来,不好气的给了哥哥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别瞎说,建成哥哥的身份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建成哥哥脾气好,与大家相处得没有心结,可是要走得近了,很多事情就会不一样的。”司马若华眉毛挑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笑了笑,道:“那又咋样,你要相信哥哥,不出二十年,哥哥我一定挣出个与李家一样的家业,与他们平起平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那时候你年纪也大了,就叫昨日那个什么来着.....对,是昨日黄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才昨日黄花,靠你,那得猴年马月才能挣出那样的家业,李家可是大门阀呢!”司马若华毕竟年幼,居然有些患得患失,半点不懂隐藏心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司马家,不会比谁差的,司马这个姓氏,在晋朝,可是贵为皇族。”少年昂起胸膛,忽然想起九州幕僚团提及的司马家族和魔家之间的关系,愣着不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你刚才说话的神情和海伯一样,他以前总觉得我们不一样。”司马若华认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笑着点了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穿越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,他似乎才有了一点这具身体原有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若华口中的海伯,是他们的邻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记得海伯从来不和我们一起吃饭,小时候我不懂事,非要拉着他上桌,海伯急的都快跪下来了呢。”司马若华缓缓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司马九在并州被真刚称着少主,他就有点心神不宁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止这些呢,我知道海伯懂得很多道理,读过不少书,他表现得大字不识,其实,都是演给别人看的呢。”司马若华歪着脑袋,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海伯每年谷雨前后,都要秘密的烧纸,而且哭得很伤心,我有次问他在想念谁,他在我面前跪着哭,却总不回答。”司马若华继续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马这个姓氏,太诡异了,难道真有什么秘密。”司马九往妹妹身边一躺,两眼看着窗幔,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我不想学医,你有空教我功夫好不好,我想做个厉害的女侠。”两人沉默了好一会,司马若华缓缓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女侠,你就那么想揍李建成那小子吗?”少年打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瞎说什么。我就是觉得,天下恐怕没我想的那么安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时候,海伯听说南陈被帝国攻下了,高兴得喝了不少酒,还与我们说天下百姓无虞了,没想到,没过多久就被那些坏人......”司马若华说不下去了,低下头,肩膀微微耸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海伯的仇,我一定会报,月君、魔家余孽,又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司马九想起无伤剑前任主人,话语中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妙春先生其实受伤很重,还好玲珑丹非常对症,她的身体一日强过一日,定下半月后给司马若华换血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真和尚待了几日,中的血毒好了大半,在与司马九约定日后在大兴城元恩寺见面后,也就离开了医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等人,本在接到飞鸽传书后就要离开天池医庄,可他放心不下司马若华,最终,还是决定等到使用昆仑彩莲治好司马若华的天生残髓后,再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天池医庄的日子,司马九每日参悟阴符经、青囊经,功力更是日进千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