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二章 慑势局

第一百三十二章 慑势局

        九州幕僚团中的郭璞提及,天池医庄的布局,谙合阴阳星宿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对医家与阴阳家的关系,很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问吧!”纳兰灵云随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亲......伯父,是不是与阴阳家有关?”司马九短暂犹豫后,还是道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兰灵云迟疑了一下,道:“阴阳家?你是说那些占卜算卦、养鬼收魂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默默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的,父亲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做过这些事情。”纳兰灵云不知道想起来什么,脸上抹过一丝忧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纳兰灵云若有所思,便不再追问,将话题引向别处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回到医庄时,已是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等人见司马九与纳兰灵云一齐回到医庄,不禁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玩味的笑容,令人感到下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更是不断对司马九挤眼色,直到司马九回了他几个大白眼,他才收敛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医庄,吃过晚饭,纳兰灵云小心翼翼的将金丝菊栽培好后,便去炼制玲珑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半时分,司马九躺在床上,回想起先前纳兰灵云的迟疑,忍不住便与九州幕僚团开启了日常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咳咳,本群主司马九回来了,大家想不想我啊。‘可爱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不负人曹孟德:世事难料啊,没想到本丞相挂了以后,竟然发生了如此荒谬之事,司马老儿,若是泉下相见,非要撕了他的老脸不可‘愤怒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服诸葛亮的孟获:‘忧郁.jpg’原来,阿斗那么没出息啊,我等皆欲死战,陛下何必先降,想想就让人伤心啊,不知道在这群里,是否有缘与孔明先生一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爱一人貂蝉:你们这些男人啊,就是看不开,这世上功名利禄?    不是转头为空?    我家董卓、王允、布哥哥都倒了,谁家还没有一把伤心泪呢?“

        “亚圣孟子:貂蝉美女所言甚是?    这九州大地功业之重?    毕竟比不上一股浩然正气,任你生前如何?    终将化作白骨骷髅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裴旻:不说了,嘴皮都磨破了?    总之?    这世上之事,只在当下,长寿永生,绝非正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驱鬼太守郭璞:白骨骷髅又如何?我阴阳大道?    修至极处?    驱鬼养魂,虽白骨,而残魂不灭,是为永生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哥,别吹了?    就算你能预测生死命运,又能如何?    到头来,还不是与我等一样?    躺在一眼抹黑的棺材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驱鬼太守郭璞:在下本能长生,奈何桓彝傻乎乎的?    偷看哥洗澡?    败了天机。唉?    非我之罪啊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‘恶心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玉泉老人耶律楚材:‘恶心.jpg’+1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狂怒,以前,他在群里发言,大家都是积极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倒好,来了新人后,他这群主的话似乎不灵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想爆粗口,可又不想破坏了气氛,于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朝诗词甩出,顿时,群内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没有点才学,还真压不住这些青史名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是非成败转头空,说得太贴切了,可惜本将军肉身不在,否则,今日定于群主畅饮三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不负人曹孟德:群主好淫......吟得一首好词啊,此词意境已经能和老夫的‘日月之行,若在其中,星河灿烂,若在其里’媲美了,当年,群主若在本丞相治下吟诵此词,一个州牧的职位是妥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荆轲:滚滚长江东逝水,好绵长的剑意,在下若早得此词,武学境界必上一个档次,定能击杀嬴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象山先生陆九渊:荆轲大侠,继续吹,我很爽......听着很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恕在下直言,以群主的智商,怕是作不出如此震撼的词?可不可能丫是抄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全体消息:五柳先生陶渊明被禁言10分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爱一人貂蝉:群主帅气多才,可不能与小女子早早相见,不然......‘害羞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得到貂蝉垂青,心中高兴,遂点开了四大美人之一的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群备注:只爱一人貂蝉

        个性签名:假如爱就是伤痛,请让我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个人兴趣:购物,美容,居家,交笔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浑身鸡皮疙瘩冒起,他这杨慎的词很是应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诸位,随我一同赏赏天池医庄外景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司马九翻身起床,快步出屋,沿着天池医庄外围小跑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服诸葛亮的孟获:花花草草很茂盛,人与自然很融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医庄布局,谙合兵家之道,若是在医庄屯兵,把守门楼围墙,当可做坞堡使用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畜无害白起:英雄所见略同,我与王将军有同感。此地西角沿河修建,两道高墙若布置强弩,则可保河运畅通,河运畅通则补给无虞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驱鬼太守郭璞:各位都说的很好,不过,群主想了解或许并非兵家之道。以在下所见,医庄是慑势局布局,其建造者非阴阳家无疑,并且颇得阴阳家精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慑势局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驱鬼太守郭璞:简单讲,这里曾经藏过一个了不得的东西,此地主人为了不让别人观气,看破虚实,做了个风水压制的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不负人曹孟德:好个风水压制,阴阳家手段诡异,昔日我在邙山,可谓怪事连连。左慈老儿更是名为道家,实则阴阳家大师,此人不同凡响啊。‘骷髅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爱一人貂蝉:昔日,丞相在兖州与我家夫君争锋,摸金校尉,发丘中郎将,早已是九州闻名了,想必,神鬼秘辛知之甚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不负人曹孟德:世上不符大道之事,何其多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本丞相只是提醒群主,诸子百家中,阴阳家与机关家是最易被低估的。昔日,本丞相兵败汉中,天下人皆以为本丞相军粮不济,却无人知晓本丞相是败于孔明的机关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‘流汗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诸位,似乎扯得有点远了,在下想问问郭璞太守,这慑势局想隐藏的,究竟是为何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驱鬼太守郭璞:在下虽然能看破天机,可这慑势局下掩藏的东西,实在诡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