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章 如何解读

第一百二十章 如何解读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不气,一点都不气,这么卡哇伊的小道姑,你还有什么好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荆轲大侠所言有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诸位可是我的半个师父,如今,徒儿被教育,难道,你们就没有一点羞耻感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少无适俗韵,性本爱丘山,老夫一向不在意世俗眼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咳咳,徒弟啊,夜半入林,与飞枭同枝,禽鸟不知也,是为轻功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听起来,很高深,不懂,能不能......说人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群主笨得清新脱俗,荆轲大侠之意,就是让你半夜出去找夜猫子,和它并排了还未被发现,轻功就练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与飞枭同枝?听上去似乎很难的样子,难道轻功需要这样练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你可以尝试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裴旻:昔日,在下在幽州捕虎,亲眼见到恶虎宛若飞鸟般翻越十丈山涧。然而,练武之人,却并不是靠体力,而是内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嗯嗯,本将军眼中的轻功,并非跳得高跃得远,而是能在高速运动中调整内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当年,本将军有个僧人出身的亲兵,哪怕徒步奔行数百里,他也都能做到心平气和,不急不喘,本将军以为,他便是轻功高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象山先生陆九渊:在下不懂武功,却也赞同轻功乃是气息运转之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徒步奔跑百里,疯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传闻,燕地曾有一种白色的大鸟,名为白鹤,其羽毛价值极高。山中猎人手脚敏捷,往往没有多少技击功底,可他们却也能悄无声息的接近此鸟获取羽毛。他们运气的法门,便是“控鹤功”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总算听到一个有意思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裴旻:控鹤功,在下略有耳闻,乃是北地著名轻功,只是?        已经绝迹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本大侠略微记得一些,群主可以试着玩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荆轲大侠?        本群主一直觉得你是战国最可爱的人了?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秦舞阳胆子小,你所行之事准能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他胆子小?开什么玩笑!嬴政可不是一般人。‘骷髅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亚圣孟子:前世之事?        都已成过往云烟,荆轲大侠不妨教他几招?        老夫倒想看看?        群主能不能起飞。‘吃瓜群众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瓜子佳酿小板凳伺候......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荆轲慢慢道出了控鹤功的要旨?        控鹤功的关键在于调转体内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按照荆轲的指示,试着控制自己的内息,刚开始不得,可是?        很快?        他便摸索到一些规律,随后便能非常顺利的运转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司马九想了想,运转体内气息?        猛然跃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的动作敏捷了不少?        居然跃到了一丈高的地方,才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!”司马九落地不稳,摔得直叫唤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见司马九似乎开窍了,顿时高兴得直拍掌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下午,司马九与小月月就在讲经台上跳上蹦下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地缺见二人颇有意思,也特地表演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弹跳法门,与小月月有所不同,她落地时宛若重物,震动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功法各有所异,小月月宛若灵猫,地缺犹如熊虎,而司马九则先像豚鼠,后如飞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控鹤功很合司马九胃口,只要掌握其要领,练起来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一下午的时间,司马九已能借助高台上的支点,跃上高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都是他摔了一次又一次的成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幕降临之际,司马九等人才闲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天向道心,连续阴沉的天气也已放晴,秋冬的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青云观人头涌动,以道观为中心,方圆数里都挤满了虔诚的听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北月圣女前来并州城布道讲经,是应汉王之遥,如今,并州城为杨玄感掌控,据汉王大军于城外,布道讲经一事,就有些微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李建成从中斡旋,小月月布道讲经一事才能顺利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午时,小月月轻身跃上讲经台,令台下无数听经人群情激昂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今日盛装出台,原本散乱的头发高高挽起,露出雪白的脖颈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这才发现小月月生的极美,现在她年纪不大,还有些婴儿肥,然而精致的五官配合微微的丰满,却有种别样的风韵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已经把她当成了最好的朋友之一,可此时此刻,他却有种心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在数万涌动的人群中,居然一眼认出司马九,她见司马九正注视着自己,顿时,俏脸微红,心中急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暗自诧异不已,她养气静心的功夫,已到心若止水的境界,就连师尊都赞叹有加,可不知为何,此时,她却静不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小月月脸红,顿时意识到自己失态,暗骂自己禽兽,随后,他便将目光转向别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来听经的人数众多,然而,杨玄感及豆卢毓一系却无人前来,城外汉军日日攻城,此时,他们正在城上抵御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司马九在人群中,却看到不少突厥装扮的百姓,一时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早,司马九从李建成那里得知,杨素正带领帝国大军向并州城挺进,突厥人也已答应帮助杨玄感守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外汉军虽每日攻城,攻势却弱了许多,显然,已呈疲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并州城形势,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午时一刻,小月月已经开始布道讲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声音稚嫩,嗓音不高,却传得很远,哪怕相隔里,也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可道,非常道,名可名,非常名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开始布道讲经后,喧闹的人群立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色令人目盲,五音令人耳聋,五味令人口爽,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,难得之货令人行妨。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,故去彼取此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渐渐的,小月月的声音变得清幽自然,空气也变得宁静无尘,不少听经人都不由自主的跪伏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道废,有仁义,智慧出,有大伪,六亲不和,有孝慈,国家昏乱,有忠臣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时辰后,竟然没有一个听经之人离去,相反,前来听经的人却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置身于天籁般的妙音下,司马九感觉格外轻松,心境斐然,他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这经文听似懒洋洋的毫无激起,可为何有的大叔却在哭泣,难道是喜极而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‘抓狂.jpg’,群主,你在卖萌么?道家玉律,岂是尔等凡夫俗子所能领悟,或许,每个人,对其都有不同的感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此事不假,昔日,本将军与南朝高僧辩论,他拿出金刚般若经,听经之人无不心存悲悯,只有本将军越听越是激情勃发,恨不能马上与人厮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亚圣孟子:道家之道,本就飘渺不定,你这懒洋洋的感悟,却也谙合道家无为的大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这个小姑娘念出的每段经文,都蕴含道家内息,这种消耗内息的讲经之法,从养生的角度来说,于讲经人而言伤害极大,但是,对于听经人而言,却有极大的裨益,实在是牺牲小我,成全大我的义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确实,小月月似乎已显疲态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小丫头挺讨人喜欢,听闻道家不禁婚配,群主,本将军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‘爱心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玉泉老人耶律楚材:‘爱心.jpg’+1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北月圣女已经念到了:“大成若缺,其用不弊,大盈若冲,其用不穷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人群传出一声长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静胜躁,寒胜热,清静为天下正。血为热,月为寒,不知道家如何解读血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