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章 以命易命

第一百一十章 以命易命

        阴符经短短数百字,内容并不晦涩难懂,司马九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的,他感觉到一股暖暖的气息从丹田处升起,在胸腹间游走,令他四肢百骸都舒爽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,司马九也是上课偷看小说的好手,自然知道自己体内正在发生奇妙的变化,顿时,他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    阴符经中道家对自然的解释、对天地万物的看法,司马九并不能完全领会,但是那种清淡平和的氛围隐隐与医家仁和大道相通,令他颇有感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司马九读到‘天发杀机,斗转星移,地发杀机,龙蛇起陆,人发杀机,天地反覆’时,他心中一动,旋即提起榻边的无双剑,径直向屋外箭步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已是深夜,众人担心吵闹他静养,是故,这个院中只有司马九一人居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阴符经字数不多,司马九已记得七七八八,他回想起那日在豆卢府的感觉,旋即,挥动手中无伤剑对着院中一堆树叶,接连划出几个剑圈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无伤剑发出欢快的嗡嗡声,表面白芒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堆树叶像被旋风卷起一般绕动,随着司马九手腕转动的方向不断变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简直就是隋代的六脉神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本帅哥也成了武学高人,真是太有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狂喜,然而,他却能感到体内的暖流正在迅速减弱,只在半盏茶功夫,他便是疲惫不已,树叶也不受控制的胡乱飘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司马九立即停下挥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终于明白了,自己体内流动的暖流便是武学中的内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内力操控无伤剑,其威力将会更加惊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他误打误撞激发无伤剑的神通,后力竭晕倒,他的身体先后被真刚的镇魂铃和小月月布道讲经所洗涤,如今,恰恰回到了赤子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像没有任何杂质的清水,准备着接受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赤子可教,此时的司马九正谙合道家推崇的无心之道,探究阴符经的深奥玄理再适合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阴符经隐含深奥玄理正与司马九心中的仁义契合,是故,阴符经引导着他开启了内息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事有双,巧遇成堆。看来,我的运气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差吧!”司马九一阵暗自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,司马九看过不少小说,他自然清楚领悟一门功法的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高深的武功招式,必定要经过苦修方能领悟其中奥义,就连名誉天下的九大门派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功法与气质的融合,需要经过长期的领悟,绝非一朝一夕可成,即使是九大门派的核心弟子,在师长的谆谆教诲下,能参透内息之理的也不过十之二三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司马九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开启了内息之门,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存在,这样的运气,的确也算得上是上天眷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,这招就叫剑缠吧。”司马九喃喃道,他已为无伤剑的剑招起了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美中不足之处,就是不能长时间使用,否则,本帅锅就有望天下无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高兴得正想大笑,可一想到正值夜半时分,他又不想被人当成被镇魂铃震傻的呆子,于是嘻嘻偷笑一番后,才回到卧室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,司马九基本已恢复如常,李建成等人见到他都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李建成却有些心塞,一副郁郁不乐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问道:“建成兄,看起来,你似乎有心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立快步到司马九身旁,玩笑道:“心事?九弟,想啥呢!建成老弟这是闲人自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从杨玄感现身并州后,城中大小事务都由他裁决,他虽对建成老弟客客气气,然而,却将老弟完全排除在了并州城决策圈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啊,就连豆卢毓对我等也多了几分敷衍之意,显然,杨家已给了他难以拒绝的承诺。”冯立好不客气的道出了李建成的心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淡淡道:“确实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冯立有大大咧咧的补充道:“于是乎,我等今日索性不去总管府议事了,向杨玄感通报了一声,便过来看望你了,怎么,感不感动,兴不兴奋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配合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见众人越说越离谱,遂自辩道:“咳咳!其实嘛,本公子来此,一则是想了解何时才能与昆仑虚的人会面,求得昆仑彩莲,再则,也想商讨下关于拯救王頍之事,以尽快结束并州之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有昆仑虚的消息!”司马九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商讨一番后,李建成便跟着柳媚娘前去协助处理商家货物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虽为豪门贵阀,可他对三教九流之事都表现出了惊人的求知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并州城中物资匮乏,商家带来的货物,已是极为抢手,是故,李建成等人才答应商家出手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午后,司马九惦念小妹的病情,正要出门前去找小月月时,小月月却自己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的阴符经。”司马九真挚的向小月月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笑道:“不用客气,一本经书而已,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夜,我参悟了一宿,今早起来,感觉身体舒爽多了,你们道家的经书,真是玄奥。”司马九得了小月月天大的好处,高帽子也就不吝惜的批发送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又是招牌式的皱鼻一笑:“媚娘姐姐说,你们想找昆仑虚求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急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说嘛,红拂姐姐身份特殊,地缺说不能随便向陌生人提及她,我们认识这么多天了,算不上陌生人。”小月月伸出舌头,调皮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惊喜道:“真的么?那太好了。”显然,小月月是想为他引见昆仑虚红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模样可爱,司马九忍不住就想捏捏她的俏脸,可碍于身份,他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得到讯息,下午会与红拂姐姐相见,到时候你与我一同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说:天下精华药物,昆仑虚独占半壁。到时候,阿史那丽妹妹也会去,希望能求得良药为她去除病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小月月取出一根鲜红细线在手中把玩,她见司马九好奇,又解释道:“这是红拂姐姐的信物啦,她人很好,不过地缺却很怕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地缺说红拂是昆仑虚高人,不可寻常对待。反正,我觉得嘛,到时候,你见着她,千万不要害怕,有啥好怕的。”小月月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一个咯噔,他记忆中的红拂女原本是杨素的婢女,后与李靖、虬鬓客结缘,并称风尘三侠,乃是隋唐奇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在这个世界,红拂女却并不是杨素的婢女,而是昆仑虚奇人,地位非凡,就连道家高人地缺,都忌惮她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故,不论是昆仑虚,还是红拂,都不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嗯!”司马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小月月与他商量好出门的时辰,便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望着小月月的背影,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。“这小丫头,真是不谙世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昆仑虚神秘莫测,不外乎鲜于世人打交道,小月月私自带人与昆仑虚弟子会面,无异于触犯了昆仑虚的大忌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妹天生残髓的病疾太难医治,如今,也只能利用一下天真的小月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昆仑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?”司马九不明所以,于是,便准备咨询下九州幕僚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本群主即将面见昆仑虚红拂,诸位大佬,可能说道一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象山先生陆九渊:一心只读圣贤书,两耳也闻天下事。昆仑虚的神秘,不亚于星网刺客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昔日,本将军掌事前秦,隐隐听闻昆仑虚志向远大,朝野间,遍布昆仑虚观风使,待机而动,然而目的不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昆仑虚神秘莫测,世人难窥其全貌,传闻,纵横家便是昆仑虚一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亚圣孟子:此传闻,老夫也略有所知,据说,鬼谷子乃是昆仑虚外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昔日,魏武帝曹操得陇地欲取巴蜀,正欲出兵之际,时任昆仑虚主昆仑奴亲临曹营,后来,不知道发生了何时,曹操竟然退兵回城,止步于陇地。此事在魏晋上层,皆有所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亚圣孟子:诸子百家之中,虽没有昆仑家,然而,老夫听闻昆仑虚以乱中取势为大道。此道与我儒家的王道天下、九州一统,实在是南辕北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玉泉老人耶律楚材:综上所述,群主会见昆仑虚红拂,得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裴旻:还有一点,昆仑虚做事,奉行以物易物,以命易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