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七章 无伤控无常

第一百零七章 无伤控无常

        自西晋以来,鲜卑武士便以勇猛闻名于世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大厅中的甲士,一半是奋武军军中好手,一半是豆卢家族的家养死士,但他们都有个共同点,都是鲜卑武士,人人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朱涛带来的人都是血月高手,可人数毕竟太少,难以持久,在甲士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下,武林高手面对军伍战士的劣势瞬间暴露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血月高手精巧的将宝剑刺入身前武士铠甲的间隙中,然而,被刺中的大胡子武士却是满脸狞笑,一把抓住血月刺客,牢牢的将他抱在怀中,令其难以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围攻而来的甲士则是刀斧齐下,瞬间将那名血月杀手了结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无常与司马九缠斗之余,对于大厅中发生的事情也有所恻目,她银牙暗咬,愤恨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,她与朱涛议定,原本打算在形势不妙之际挟持豆卢毓以为人质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涛与豆卢毓互有交往,都了解对方的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豆卢毓虽地位不凡,可他手下缺乏高手,朱涛带来的十几名血月高手本就是两人实力天平致胜的砝码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朱涛和白无常都没有想到豆卢毓行动如此果决,他们更没有想到司马九、李建成等人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意料之外的事情,令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故,此时,朱涛与白无常就显得无比被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无常与司马九缠斗之际,白无常后退半步,单手轻挽耳边秀发,盯着司马九无锋无刃的无伤剑,眼中抹过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若再阻拦奴家的大事,奴家可要发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哪里肯理白无常,只是持剑拦在白无常与豆卢毓之间,他手中无伤剑散发的白光也越来越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神威军在此恭候总管属朱涛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豆卢毓府邸外,数千军士齐声高喊,声势异常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朱涛已被李建成和豆卢毓两人杀的绕柱而行,他听到府外的呼喊,咬牙狠笑道:“若神威军三声呼喊过后,不见本将军出府,他们便会攻打此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尔等宵小之辈,以为本将军会不留后手么?神威军可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神威军在此恭候总管属朱涛大将军。”这时,豆卢毓府外响起了第二声呼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等人这才意识到朱涛进府前也已安排了接应,如今,唯有尽快拿下朱涛,才能改变形势,于是,他们的攻势便更加凌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朱涛已接连被伤了数剑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无常见状,顿时意识到情况已万分危急,于是,她从怀中掏出一个血红色瓷瓶,倒出一颗血色药丸,稍加犹豫后吞咽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顷刻间,白无常苍白的俏脸涨得通红,气势节节攀升,随后,她挥着手中长剑,卷起一片腥风,攻向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,一片淡淡的红色烟雾悄无声息的从白无常身边弥漫开来,慢慢演变成了暗红色血雾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实力远不如白无常,借着无伤剑,他本勉强能挡住白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白无常服下那血色药丸后,剑招威力倍增,无伤剑与白无常的长剑触碰后,居然发出凄凉的哀鸣声,无伤剑表面的白芒也正被那暗红的血雾侵蚀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稍乱,他只感觉白无常带来的腥风令他胸腹难受至极,几欲呕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勉强格挡了白无常的几招攻击后,不得不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无常纵身跃起,化为一道血光,直接攻向豆卢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她的俏脸表面已是青筋凸起,哪还是原来那个面容清丽的女子,分明化作了一个索命夜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血月杀手惊叹道:“无常大人使用血化之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血化乃是血月杀手团禁用秘术,使用血化之功,将会对使用者产生极其严重的后遗症,使用者半年之内无法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血化秘术带来的效果却是功力的成倍提升,尽管只能持续一个时辰,可这对于身死之战而言,其作用不言而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血月杀手注意到白无常的变化后,人人脸上显露出狂热的神情,顿时变得凶残不已,转瞬间,便有数十名甲士殒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神威军在此恭候总管属朱涛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三声呼喊已过,府外神威军已经开始围攻豆卢毓府邸。

        豆卢毓府邸中的甲士攀上围墙、角楼,使用弓弩御敌,大量甲士这聚集在主要进出口大门后,准备抵挡神威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威军是朱涛麾下的精锐,训练有素,大都是汉军士兵,战斗力不在鲜卑奋武军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从四面八方向豆卢毓府展开了围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豆卢毓府邸内外,已经乱做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无常血化后,只在几招之间,便杀得豆卢毓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    豆卢毓是此次行动的关键人物之一,他的安危不容有失,是故,李建成与冯立便顾不上朱涛,转向围攻白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形势瞬息万变,朱涛抓住机会,在几个血月杀手的掩护下,慢慢向门口方向杀去,显然,他们想要突围。

        朱涛统领并州城中两万余兵马,一旦他逃出豆卢毓府邸,司马九等人所谋之事便休矣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只有尽快拿下白无常,然后再围攻朱涛,方为上策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司马九咬紧牙关,挥动手中的无伤剑,攻向血化的白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加入战团后,与李建成、元丰、冯立和豆卢毓五人联手,也只是勉强与白无常战为平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已有不少神威军的军士翻过围墙,攻入府中接应朱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再耗下去了。”司马九深吸一口气,福至心灵,挥动手中无伤剑接连划了两个圈,他这两剑招绝对不符合任何的剑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李建成看着心急,他以为司马九被弥漫的血气冲晕了头脑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事实却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被圆圈对准的白无常,才有所不适,她感觉自己行动突然迟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挥动无伤剑向着白无常不停的划出圆圈,每划出一圈,他便感觉酣畅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之相反,白无常则惊怒的发现,她狂暴的血气似乎正在被一个个项圈束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幼被血月首领收养,天下武功战法所见甚多,然而,司马九使用的无伤剑剑招太过玄妙,她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    无伤剑剑气对白无常的血气束缚越来越强烈,渐渐将那血气逼回白无常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司马九持续挥动无伤剑,剑气甚至已能左右白无常的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无常稍不留神,一个踉跄,便被剑芒牵引向冯立刺出的长剑,霎时,白无常的一只手臂被冯立刺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将白无常的动作尽收眼底,他感觉很奇妙,似乎,无伤剑前的白无常就像提线木偶一般,被自己操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,这就是传说中的把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,这个妹......有点凶横,不好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司马九心喜时,突然,他感觉自己的力量似乎正被无伤剑吸收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在一瞬间,他自己的力量便被吸尽,浑身无力,像是严重透支了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明所以,遂向狗头军师团.....九州幕僚团请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诸位大佬,本群主好像晋升为功法绝世高人了,可以通过剑气控制对手,不过,持续时间不长,且用功后感觉头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本将军听说,无伤剑乃是西汉仓公淳于意传下的医家至宝,医家一向讲究仁而不伤,此剑注重控制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裴旻:古来九州诸子百家,每家都有家传的护家绝学和神兵,不过,一般只有学问渊深者,才能激发出神兵的潜在技能,你小子根本不会治病,怎么会触发无伤剑的潜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亚圣孟子:仁者无敌,其实这也不难理解,群主正直仁厚,与医家大道隐隐相合,或许,这就是激发无伤剑技能最根本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或许,与那晚小月月的口技......念经也有关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‘白眼.jpg’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亚圣孟子:道家道德经深谙万物本源之道,尽管,老夫不赞同他们奉承的大道无为,然而,道家源远流长,道家玉律也被称作万物之匙,乃是探寻万物本源的钥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想来,群主仁厚暗合医家济世医人之道,而小月月的经文又令你与无伤剑产生了共鸣,是故,你才掌握了无伤剑剑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本大侠的鱼肠宝剑,乃是兵家至宝,其中的玄妙,呵呵,也是神奇无比,只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