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四章 我就是圣女

第一百零四章 我就是圣女

        北月圣女?布道讲经?司马九都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解释道:“汉王战事不顺,遂寄希望于布道讲经,以消除虐气,造福苍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小月月纵马挤到三人间,肉嘟嘟的俏脸异常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传闻北月圣女乃是道家中人,琼月真人来自道家,想必,真人与北月圣女相熟吧?”李家向来和道家关系匪浅,李建成知道但凡佩戴莲花冠的,必定是道家高功道士,地位不凡。

        琼月虽年纪不大,可却佩戴有莲花冠,想来,她的身份不同寻常,是故,李建成言语间不敢有丝毫轻忽。

        琼月皱着鼻子笑道:“我和她不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道:“真人真是快人快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北月圣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并州兵祸四起,虐气横生,若非师父执意让我前去,本姑娘才懒得下山呢!”小月月婴儿肥的俏脸上,两眼眯成一条缝,甚是惹人喜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等人面面相觑,怎么也想象不到眼前这个十二三岁的道家姑娘,竟然就是道家北月圣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山河哀叹,黑气肆掠,师尊说,并州之地,虐气已经郁结。”说话间,小月月抬起纤手指向南方山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等人顺手看去,似乎,并没有看到小月月所说的黑气,可她先前能一眼看阿史那丽的所患病症,司马九遂不由得信了她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什么黑气,小丫头片子胡说八道。”冯立不见黑气,哪里肯信,笑着调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肆,你是什么东西,敢在圣女面前口出狂言。”一旁的地缺,见冯立出言无礼,马上开口怒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立一听,暴脾气就想发作,却被李建成按住肩膀,李建成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,他这才按捺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琼月也拉住地缺的手摇了摇,让她不要动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大叔头顶元气赤红中带有金丝,正是火中金,师傅说,此气者性格暴躁正直,易口不择言,你就别和他生气啦。”小月月声音清甜,听着格外舒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缺脾气暴躁,手已按在师刀上,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,她听了小月月的话后,怒色才慢慢褪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,身份尊贵,就是心地过于善良,要是你师姐听到那人的话,呵呵......”地缺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,随后,她又仿佛回想起可怕的事情,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等人闻言,遂双手抱拳,微微低头,恭敬道:“两位真人功法卓绝,所说元气,自然不是我等凡夫俗人所能见到,这个元气......还望真人不吝赐教。”李建成踌躇了一番,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想问元气吧,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你是典型的一线青,那两个大叔,都是白气带金,你嘛......”琼月指着李建成、王珪和元丰一一道出,目光怪异的看着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元气特殊,正在师尊禁言的四不可说范围,小道可不敢违背师尊之命。”小月月脸色奇特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随口道:“一线青,气贵天成,雪中带金,锐且清。无一不是人中龙凤之气,都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声音稚嫩,无形间,令李建成等人对她的话又多了几分信服,众人不停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司马九却不明所以,什么叫‘四不可说’?明摆了就是吊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司马九也不打算深究,毕竟,元气这玩意儿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谁又能说得清楚道得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只是小道所见,诸位若是存疑,日后,也可随我一同前去拜访师尊,毕竟,小道能力有限,去年,观气大赛,我也就与一个老爷爷的徒弟打了个平手而已。””小月月似乎回想起往事,不经意间嘟起了樱桃小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萌萌哒的小月月没有一点心机,问一答十,可爱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她随行的地缺则是微微摇头,心想她这小师姑还是太过于纯真,不知人间险恶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郑重的请求道:“真人,在下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名字是琼月,你们可以叫我小月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试探性的问道:“小月月,我等必须前往并州,如今,忻州南下并州的道路已封闭,不知我等能否扮着你的随从前往并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,没问题,恰好我还有很多话要与阿史那兄妹和这个小哥哥说呢。”琼月手指着司马九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月月,我等前往并州,实有要事,若出现差错,恐汉王会为难两位。”司马九想了想,露出一丝忧虑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不太懂世事,遂望向地缺,似乎想听听她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缺眉梢微扬,道:“此番,圣女屈尊前往并州讲经,只为天下众生,山河自然。汉王起事成功也好,失败也罢,都是天道轮回,非人力可改变,更与道家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传讯的竹筒,乃是帝国军队标配,想来你们应是帝国之人,前往并州定会与汉王势力产生冲突,然,圣女布道讲经乃是汉王求之不得之事,他又怎会圣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地缺的话仿佛给众人打了一剂定心药,如此,前往并州,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清楚的记得,帝国在并州的里应外合行动并未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风起于青蘋之末,从萧摩诃的事迹来看,历史的轨迹或已被他这阵微风所改变,未来之事,尚未可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,众人说说笑笑,不久后,他们便来到了忻州的关卡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地缺所言,她取出信物一般的玉佩与守将查看后,果然没人敢于阻拦,商家车队和一百多名好手,都被当成了北月圣女的扈从,顺利通关。

        通关后,司马九等人与小月月聊得不亦乐乎,他们这才知道小月月的师尊大有来历,乃是道家陆地神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观测到并州山河哀叹,才主动向汉王提出北月圣女前往并州布道讲经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汉王各方战事不顺,正焦头烂额,急需九大家站台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,北月圣女布道讲经本意是安抚山河,可在客观上,也给汉王支撑了场面,汉王自然是恭敬至极,大开绿灯,他得到道家传信后,早已将一切事务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忻州距并州不远,众人又行了一日后,终于来到了并州城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知道并州城乃是王气蕴藏之地,前世,李渊龙兴之所,便是并州。

        巍峨的并州城屹立于汾河之滨,并州城郊汉军甚多,却是容貌各异,其中很多胡人面孔,穿着汉军甲胄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军阵营中,加入了不少草原雇佣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北月圣女的身份,司马九一行畅行无阻,进城后,他们便被安排在了城东的青云观。

        观中,一座高台正在施工,数天后,小月月就将登台布道讲经。

        青云观中之人,对于小月月殷勤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等人则被分配了观北的几处大院休息,那里位置稍显偏僻,却几乎无人打扰,正适合众人议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