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二章 道法自然

第一百零二章 道法自然

        地缺见小月月正在为小姑娘看病,便不再打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扫视了周围的恶狼,面色微变,随即从腰间抽出一把腰刀,刀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八卦图案,隐隐透出一股青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走江湖,防身武器必不可少,更不用说是九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家功法虽各有所异,却也都不乏名兵利刃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脸道姑手中的腰刀看起来像是一柄防身师刀,其品阶似乎不再无伤剑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圈外,一只体型硕大的黑狼,趁着一个火势稍弱的缺口,伺机正想要越过火线,袭击正在看病的小月月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地缺猛然挥出师刀,青色刀气直击黑狼,将其重伤,黑狼遂负痛嚎叫着奔逃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地缺从怀中掏出火油,倒在火线上,霎时,火线变得更加炽烈,令圈外恶狼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圈内,琼月看了看阿史那丽病症,想了想后,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瓷瓶,并取出一颗朱红色丹药,放入阿史那丽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司马九本能的感觉到琼月的天真和善意,因此,他没有阻拦小月月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琼月的举动,却令地缺为之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缺心疼的看了眼萌萌哒的小月月,俨然一副不舍的表情,像是在为小月月的败家感到可惜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那种丹药极其珍贵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火线外恶狼的胆量似乎越来越大,其中不少恶狼已经开始尝试着冲入火圈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挥动着手中的无伤剑,剑身白光闪耀,接连击倒了数只冲入圈内的黑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与地缺配合得颇为默契,两人各守一方,令恶狼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后,阿史那丽也已苏醒,她看着陌生的小月月,以及周围的恶狼,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安慰了她一番后,她才慢慢缓住了心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夜幕已经降临,夜空中缓缓升起一轮皎洁的明月,火圈外,无数双碧绿森然的眼睛盯着火圈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时不时,有恶狼对月长嚎,气氛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缺忧虑道:“公子,这火油最多还能坚持半个时辰,一旦火油燃尽,我等恐难从这群狼中逃生。公子可有同伴在这附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倒是有,可要如何知会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司马九心中一动,他急忙周身搜索了一番后,取出一个竹筒。

        竹筒原本是隋军的制式装备,用着传讯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在平遥城时,杨玄挺给他的这个竹筒,本意是用来发信号,可后来,司马九等人根本没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他便将竹筒随声携带,以备不时之需,没想到,现在竟然真能用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简单拨弄竹筒后,伴着一声尖锐的啸叫,一只号箭从竹筒中呼啸的射入夜空,宛若烟花般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月月瞪了司马九一眼,不好气的说道:“公子有这样的宝贝,为何不早点拿出来,真是笨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缺亦是无语的摇了摇头,随后挥动手中的师刀,了结了一只冒险的黑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地造化万物众生,虽生生不息,循环不止,其不外呼一阴一阳之道,人得阳而生,阳尽而亡,循环往复,周而复始,此乃天地自然之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倘若我等为黑狼所猎,阳尽阴生,不知这等机缘,是否暗合自然之道。”琼月头顶的莲花冠发出淡淡青光,肉嘟嘟的俏脸上呈现出一副若有所思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缺道: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,若真如此,我等亦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专注的警视着四周,而小月月与地缺两人,在抵挡恶狼进攻的同时,却颇有兴致的论起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史那丽虽然年幼体弱,却也不是等闲小女孩,她取出小弓箭,警惕着周围的恶狼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眼间,半柱香时间悄然流逝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圈外的群狼越来越焦躁,其中几头狡猾的恶狼,甚至采用了声东击西的战术,袭入了火圈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阿史那丽射中其中一只恶狼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由于她的弓箭威力弱小,受伤的恶狼只是停顿了一下,随后便变得更加暴戾,直直的扑向阿史那丽。

        情急之下,司马九顾不上眼前的青狼,挥剑攻向那只扑向阿史那丽的恶狼。

        慌乱之中,若不是地缺及时出手,司马九恐怕已被青狼扑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色下,司马九等人已经击杀了不杀恶狼,然而,死去恶狼血液散发出的血腥味,则是四处扩散,令狼群更加躁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火圈外的群狼,几乎同时对月长嚎,声势格外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群狼让出一条道,只见一只巨大的白狼顺道向火圈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场如此惊人,想来,这头白狼,便是这狼群的头狼了。”司马九提醒之际,正迅速向无伤剑蓄势,霎时,无伤剑表面白光愈加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缺注意到司马九手中无锋无刃却散发着白光的奇怪武器,大有深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便招呼萌萌哒的小月月席地而坐,双手平放于腿上,口中高声念诵着经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可道,非常道,名可名,非常名。无名,天地之始。有名,万物之母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知道小月月意欲何为,可自她开始咏诵经文后,司马九似乎感觉到一股庄严的气息,正从她身上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司马九身上的疲惫感似乎消退了不少,而他手中的无伤剑,更是白光闪耀,剑身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司马九不明所以,但是,那种感觉,真的很奇妙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圈外,白色头狼脑袋微歪,坐在地上,两眼幽幽望着琼月,群狼也一下子变得奇静无比,它们或卧或坐,不再向火圈内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色下,火圈内外,数百只恶狼与司马九等人一同沉浸在道家玉律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知道为什么,听着清幽的经文,心中悲悯之情大盛,经文仿佛将他的身体和灵魂清洗了一番,不经意间,他心中一酸,泪珠便流淌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只感到手中一暖,一直小手抓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史那丽见司马九有些伤感,遂依偎在司马九怀中,两只小手将他的手牢牢抓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琼月已经念颂到:“见素抱朴,少私寡欲,绝学无忧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额头出汗珠涌出,显得一抹疲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这才发现,原来琼月并不是随便咏诵经文,似乎,是一种道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