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一章 恶狼环伺

第一百零一章 恶狼环伺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狼?好啊,好啊,狼肉虽然粗糙,但是配上佐料和北地的烈酒,也是别有一番风味,昔日,本将军和鲜卑铁骑争锋,就尝过不少,回味无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狼群搏杀,以头领为至尊,只要突入其中,杀死体型壮硕的头狼,则狼群必破,不过,倘若没有九死一生的气概!恐事难成。‘坏笑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荆轲大侠,你看本群主气概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似乎没有感觉到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狼,心性残忍狡猾,不可与之争锋,速速上马跑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能跑我不跑吗?如今阿史那丽昏迷不清,上马奔逃必走不远,哎,难道本群主与草原犯冲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裴旻:山中怕饿虎,草原忌群狼,昔日,在下游历幽州,行千里之地,却安然无恙,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剑圣大哥,我辈皆知你实力超群,如今情况危急......切莫废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裴旻:咳咳......群主可将马包中的火油洒在周围,并点燃,以火驱逐狼群,切记,稳住心神,不可慌张,乖乖呆在火圈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玉泉老人耶律楚材:听听,什么叫专业,这就叫专业,什么吃狼,什么逃跑,那就是教唆群主送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@剑圣裴旻‘叩谢.jpg’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连忙从马包中取出火油,划出一个两丈大小的圈子,将阿史那丽和马圈在其中,并将火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史那丽似乎已经度过了最痛苦的时候,此时,她脸色慢慢恢复正常,但却依然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    母马克尔丽身在火圈中,却并未惊慌奔逃,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,盯着阿史那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,它与小主人的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阿史那丽情况好转,遂走到母马克尔丽身旁,抚摸着马头,细声道:“嗯,克尔丽,不错的名字,听话,保持安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司马九透过火光,发现狼群前方,似乎还有两骑,他们似乎都是女子,正直冲冲的向火圈奔驰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距离司马九越来越近,但是狼群紧随其后,其中两只体型较大的黑狼凸出狼群,紧跟在两骑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状,毫不犹豫拔出无伤剑,越过火线前去接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两骑冲驰于身前,即将越过火线,而一头黑狼业已咬住了其中一匹红马马尾,司马九上前数步,信手挥动无伤剑,向黑狼挥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动作迅疾,只在刹那,无伤剑便已劈在了黑狼腰背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那头黑狼嚎叫着倒地不起,而红马亦是受到惊吓,将背上的女子拱翻在地后,绕过火线,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迅速回身,扶起落地女子,跃过火线,进入火圈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名女子,则是趁着马匹奔跑的余势,直接从马背上腾空而起,跃入火圈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胯下的良驹则在发出一声悲嘶后,便被狼群淹没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圈前,数只饿狼围着那匹可怜的良驹,发出一阵断骨撕肉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后的狼群,则是绕过火圈,继续向前奔驰,显然,它们并没有止步于此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两个女子都安然无恙,遂放下心来,这才扫视了两名女子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名女子身着淡青色道袍,头顶莲花冠,俨然一副道姑装扮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先前扶着进入火圈的那个女子,则是向着红马奔逃的方向,打了个稽首,瞳眸中流露出一丝悲悯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女子满月脸,双眼狭长,皮肤白腻,分明是个美道姑,看起来,年纪似乎比司马九小一些,她肉嘟嘟的脸蛋,配道姑装扮,很有喜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跃进火圈的道姑,一张马脸,脸色阴沉,手中拂尘上血迹般般,显然,先前她已杀死了不少恶狼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她正警惕的护在满月脸小道姑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她举止不凡,便知道对方是武学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道家源远流长,能人异士辈出,其在民间的影响,甚至还在儒家、佛家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依稀记得,唐朝不少皇帝,都是道教的忠实信徒,由此,道教的影响力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脸道姑手持拂尘,站到司马九与小道姑之间,显然对司马九心存戒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姑凝视火圈外群狼争食良驹的惨状,两行眼泪不自觉从眼角滑落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后,小道姑抹去泪痕,挤出一个笑脸,招呼道:“我是道家琼月,公子可以叫我小月月,她是地缺。多谢公子仗义出手相助,敢问公子尊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姑娇容甚怜,尤其是她肉嘟嘟的满月脸,脸上有点婴儿肥,配上郑重的表情与道袍,给人一种萌萌哒的感觉,很是可爱,让人忍不住想要捏捏她的俏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举手之劳,姑娘不用谢,在下司马九,汉人。”司马九见马脸道姑心存戒备,便在说到汉人两个字时,故意提高了嗓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转身走到昏迷的阿史那丽身旁,掏出水袋,想要给她喝点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琼月看着昏迷的阿史那丽,关切的道:“你朋友还好吗?如果不介意的话,或许,我们可以帮上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脸道姑轻轻对琼月提醒道:“琼月,太师父交待你我前去并州,尽量不要招惹是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姑反驳道:“祸福无门,唯人自召,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先前若不是这位公子仗义出手相助,你我恐怕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已至此,马脸道姑遂不做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慎了一下,道:“她的情况,不太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琼月走到阿史那丽身边,蹲下身子,向着那个马脸道姑,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缺见状,不好气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琼月在给阿史那丽检查的同时,真诚道:“甘露不润无根之草,道不渡无缘人之人,师父说,修道讲究福缘,你我在此相遇,便是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地缺显然也很疼爱小道姑,她见小道姑如此坦诚待人,不禁摇了摇头,可嘴角却微微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琼月简单查看阿史那丽后,道:“这个小妹妹头顶之气,虽金光耀眼,却断断续续,是天生元气不足的症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闻言,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传言观气之术由来已久,其中,尤以道家、阴阳家最为擅长,两家都有一手观气的绝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眼前这个萌萌哒的小月月,竟然一眼便能看出阿史那丽元气不足的病症,如此看来,传言并非虚传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狼群大部已经离去,但火圈外,还是围满了恶狼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绕着方圆两丈的火圈,耐心的观察着火圈中的猎物,只待火势退去,或许,它们便会发起围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