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九十七章 杨素的好意

第九十七章 杨素的好意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数个亲卫七手八脚的帮宇文虎卸掉甲胄后,他们惊奇的发现宇文虎身上已是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万幸的是,并没有一处是致命伤。

        麦铁杖是个直性之人,他走到宇文虎面前,想要弄清楚宇文虎是如何被伤的,遂在宇文虎身上戳戳点点了一番,疼得宇文虎倒吸凉气,看着他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见宇文虎只是小伤,并无大碍,稍微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转头看向司马九:“好小子!老夫自知武艺精强的侠士,惯以剑气伤人,没想到你小小年纪,就有如此手段!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跪拜请罪道:“属下知罪,宇文将军实力高强,小生不敢大意,方才不知轻重伤了宇文将军,还望大人责罚,还望宇文将军海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知道宇文虎是被自己的无伤剑剑气所伤,便不做解释,只是请求责罚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在军伍中伤及帝国将官,可不是一件好事儿,尤其对于毫无身份背景的司马九而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故,赶紧请罪,以表歉意,方为上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军人对武,区区小伤,无足挂齿,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虎见杨素已宽恕司马九,便也不再多言,只是默默的向司马九抱拳点了下头,像是在认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扫视了宇文虎上下,道:“宇文将军虽多处受伤,却没有一处致命伤,如此看来,你小子应是故意留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隐约明白杨素为何要当面道出宇文虎的伤势,想来,他是想在众多将领僚佐面前,为司马九正名,无异于直接道明司马九的实力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作揖道:“大人明察,小生佩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闻言,便不再语,宇文虎随即被护卫抬去治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遂重新回到宴席上,席间,仿佛有一层隔阂被捅破,气氛变得热烈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吃到一半后,推说有事先行离去,诸将无人节制,越发的放浪形骸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麦铁杖是个脸如锅底,身高体壮的悍将,现官居车骑将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努力回想前世所学的历史知识,隐约想起麦铁杖好像是杨广的爱将,最后战死在高句丽前线。

        麦铁杖性格开朗,好酒,是故,司马九与他连饮了数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座均是杨素的亲信将领,他们见司马九小小年纪,英俊不凡且如此豪爽,对他的态度也渐渐发生了转变,不在将他当着寒门白丁看待,他们纷纷与司马九碰杯饮酒,气氛颇为融洽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见司马九饮酒甚多,怕他不胜酒力,便出手帮他挡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李建成却不知道司马九刚才决斗时胸中那暖意犹存,那股气息颇为奇特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带着酒气,在司马九体内,顺着奇经八脉,四处游走,是故,司马九喝得越多,眼睛却越是清亮,头脑亦是愈加清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则,前世时,司马九的酒量尚可,五十二度白酒也能小饮一两斤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隋朝还是酒曲制酒,酒精度不高,也就相当于后世十七八度的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酒,对于司马九而言,就像喝啤酒一般,根本不会上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除了正厅一桌人还在畅饮外,偏殿的人都陆续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见状,遂主动出击,与在座诸位将官僚佐人人痛饮了数杯,待大家意识到这个白面小子酒量深不可测的时候,他们已都被放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最能饮酒的麦铁杖,也在勉强喝下最后半杯酒后,轰然趴倒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环视席面,此时,除了他和李建成外,其他人大都醉酒不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得了,看来,传说中的酒文化,确实源远流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见司马九有感叹之词,便佩服道:“九弟,你真是深藏不露啊,每和你多待一刻,你就会多给我一份惊喜,实在想不到,你居然把这桌叔伯武将全部灌趴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不成,你家是酿酒的,从小饮酒长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大笑道:“哈哈,知我者,建成兄也,放心,以后,小弟我会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嬉笑了一番,就要回香天下火锅店休息,可刚走到院门口,他们便被两个亲卫拦下,说是杨素要召见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闻言一惊,稍加整理后,便随着亲卫来到将军府的一个偏院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凑到李建成耳旁,细声问道:“建成兄,不知杨大人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权且见机行事吧!”李建成摇了摇头,遂步入偏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进院,司马九就注意到正厅中的杨素,他正挥笔书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厅门洞开,微风吹过厅内,烛光摇曳,杨素抬头看到司马九与李建成,便缓缓放下手中的笔,并示意两人近身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正要行礼,杨素制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地并非公堂,你们无需见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和李建成会意,便凑到桌前,只见桌面蜀纸,‘不惧’两个大字赫然醒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看上去老重沉稳,可书法却张力十足,笔锋锐利,一笔一划都像要冲破纸张,刺向天际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了解书法,藏拙不敢开口,李建成看着‘不惧’二字,却是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贤侄,此次出征前,老夫随同陛下亲临过你家,你那二弟李世民,也就是李玄英口中能济世安民的神童,陛下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轻轻晃着手腕,缓缓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暗叫不好,杨素这是要在李建成心中栽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豪门大阀,嫡长子享有继承权,这是流传已久的宗法制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遵从这约定俗成的宗法制度,有的人甚至会将这宗法制度当成一种桎梏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家族中那些天命不凡的非嫡长子,他们或许会给家族带来利益与荣誉,可对于家族而言,他们的出现,却并不一定是好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孩子虽不满七岁,可使弓弄箭已很有模样,他与陛下说话时也是神采飞扬,没有丝毫的畏惧,陛下很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杨素不做声响的看了眼李建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,陛下想将长阳公主许配给李世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听到这样的消息,面色一白,毕竟,他还是个年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,再有修养也做不到心如止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然长幼有序,贤侄身为嫡长子,尚且未婚定,家中子弟又如何能坏乱宗法,先行婚配,陛下亦是听了老夫之言,方才收回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躬身呈作揖状,心中思绪万千,却不知道说什么合适,便静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面色依旧,补充道:“关陇之地,人口不如山东,财富不及江南,然我关陇之人,坐镇帝都,掌控天下,其中关键,便是我关陇数族。老夫年迈,将来,帝国还需要关陇数族继承人来拱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素看着李建成和司马九,露出一丝鼓励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