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九十六章 对武宇文虎

第九十六章 对武宇文虎

        宇文虎,人如其名,威猛不俗,他那一双金瓜锤更是令人心寒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要与他交手,明显处于弱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一会机灵点,打不过就跑,千万别给金瓜锤碰着,那玩意儿可有破甲的功能。”李建成一脸忧虑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司马九却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反,不知是因为武力精进而高兴,还是得到了天人的赞许而骄傲,他对自己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王猛:披甲战斗,以锤子和斧子等重武器为首选,群主,你提着无伤小剑,是准备去送人头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侠荆轲:大将军此言,对,也不对,剑乃百兵之首,只要运用得当,又岂是双锤所能匹敌?群主,对方使双锤,体力消耗必定大于你,你可游斗,不可力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裴旻:以巧取胜,借此寻找战机,并消耗对手体力。今日你若是胜过宇文虎,待到了并州,在下送你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圣裴旻:注意寻找那天打败萧摩诃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柳先生陶渊明:大丈夫能屈能伸,群主,千万不要浪啊,要猥琐发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群主司马九: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与宇文虎缓步到院落,两人简单行礼后,宇文虎便先身而动,三步并作两步,气势汹汹的冲向司马九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只感觉锤风扑面而来,正当宇文虎冲到距他三四步的方式,司马九才闻讯起身闪避宇文虎的双锤,与此同时,他悄然拔出无伤剑,寻找战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注意到司马九的佩剑,暗自诧异道:“这把剑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双锤太过于沉重,宇文虎的动作并不迅捷,甚至是破绽百出,他的招式在司马九看来,比起萧摩诃差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瞅准机会,持无伤剑刺在宇文虎的肩甲上,可无伤剑无锋无刃,根本奈何不了宇文虎的黑甲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虎狞笑不止,双锤虎虎生风,接连对司马九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司马九步法轻灵,并没有被双锤击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众人见状,纷纷为司马九毫无伤害的攻击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的剑奈何不了宇文虎,可宇文虎的双锤却威力不俗,一旦击中,重伤肯定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交手之余,司马九面色沉稳,他按照荆轲和裴旻的指示迅速变换步伐,与此同时,他也在努力的回想先前对战萧摩诃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他心中一暖,无伤剑表面便泛起一道淡淡的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功宴上的众人见到司马九无伤剑表面的变化,都不禁露出了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武器周围的白光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是剑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这个少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宇文虎挥锤攻向司马九,司马九侧身避过之际,司马九突然挥动手中的无伤剑,猛然刺向宇文虎的侧后腰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虎只感觉腰间一凉,紧接着,便传来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锤逼退司马九后,稳住脚步,惊惧的低头看去,只见腰间厚甲完好,没有破损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虎暗自惊骇道:“这是怎么会儿?厚甲明明没有破损,可这剧痛是怎么会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穿甲攻击,自己闻所未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身着重甲,超强防御乃是致胜的根本,如今这小子奇怪的剑竟然能无视厚甲的防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与宇文虎的惊骇之色不同,司马九心中却是越来越平静,宛若毫无波澜的清潭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发现他越是激动嗜血,就越不能激发出无伤剑的剑气,相反,他越是心平气和,无伤剑剑气的威力便会更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他毫不在意怒目冲冠的宇文虎,反而将目光落到院中碧绿的竹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充沛水汽,他感觉自己似乎与小院中的一切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感觉很奇妙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便无视荆轲和裴旻的指导,跟随自己的感觉,变换步伐,挥舞手中的无伤剑与宇文虎缠斗。

        参加庆功宴的众人都为司马九的表现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少年的身法,我怎么看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步伐变幻无常,令人难以捕捉,或许,这正是宇文虎迟迟不能拿下这个少年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宇文将军的实力,我等可曾是有目共睹,鲜有人能逃过他的双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,前不久在蒲州战场上,他可是一马当先,手持双锤,率队突破了茹茹天葆的防线,从而一举击溃叛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司马九身影轻灵如风,挥洒自若,而先前威武不凡的宇文虎,此刻,却宛若一只被戏弄的宠物,根本近不了司马九的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随心应对宇文虎的攻击,他的心境似乎达到了毫无喧嚣的境界,平和宁静,毫无波澜,正是如此,无伤剑上的白光愈发浓郁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期进攻的宇文虎,此时,在无伤剑的袭扰下,已是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的甲胄虽完好无损,可其躯体却已被无伤剑的攻击屡屡创伤,一些剑气甚至割伤了他的体肤,甲胄之内,已是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功宴上大多数观战的宾客一时间都没有看出其中玄妙,或是注目静视,或是怯怯私语,不外乎嘲笑宇文虎动作太笨,破绽太多,屡屡被这个儒雅少年奇怪的剑碰及甲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屈突通和一个叫麦铁杖的大汉争论不休,屈突通认为少年多半能取胜宇文虎,而麦铁杖则表示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院中,司马九与宇文虎的斗武还在进行,转眼间,两人又斗了一柱香的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宇文虎再也坚持不住了,只听见哐当一声,他手中的金瓜锤双双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他也软瘫在地,呼呼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只当宇文虎是披甲战斗,体力不支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几个将官走到宇文虎身前,霎时一惊,他们这才发现宇文虎并非体力不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身下的地面,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,血线从他甲胄缝隙间慢慢渗出,显然,他躯体已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素见众人面露惊骇之色,遂知宇文虎的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虎虽为宇文家外亲,可他深得宇文述喜爱,而宇文述乃是当朝重臣,他协助杨广登上帝位,功劳还隐隐在杨素之上,况且,据星网获得的情报,新帝即将要封宇文述为许国公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,宇文族子弟在自己军伍间有了三长两短,也是不大不小的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杨素便命令左右前去检查宇文虎的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