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九十三章 暗潮涌动

第九十三章 暗潮涌动

        柳媚娘带着阿史那兄妹退出小院后,李建成便向冯立等人使了个眼色,冯立及王珪等人便一同退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后,香天下火锅店的这处院落中,就只剩下了司马九和李建成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意识到唐国公大公子这是有要紧话要与自己说,心中微感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从怀中取出一包茶叶,熟练泡上后分为两杯,分别放在两人身前的石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容貌英俊,举止潇洒从容,翩翩然若文人雅士,司马九早就对他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并州一带,不出产什么好茶,这苦荞茶虽粗陋,却别有一番味道,九弟不妨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端茶杯,轻轻的啜饮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不懂品茶之道,遂学着李建成的模样茗了一口,苦荞茶虽带苦涩味,可入口后,却有一种别样的香味,令人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曾经在王府之时,我以为天下茶叶都是碧绿的江南式样,如今出来游历一番后,才知道九州江山瑰丽,各地的茶叶都别具风味。”李建成轻轻叹了口气,缓缓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看来,建成兄收货颇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我相识已久,我原以为贤弟只是勇敢聪颖,可贤弟今日在平遥城门口惊艳全场的表现,着实令为兄刮目相看,想不到贤弟城府如此之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知道今天他在城门口的表现过于突出,此时,他却不知如何想李建成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胜于雄辩,似乎,任凭他怎么解释,也解释不清楚,于是,司马九便默不作语,微笑着又茗了一口苦荞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贤弟若有入仕的抱负,为兄可助贤弟一臂之力。实不相瞒,家父与杨素虽来往颇多,李家与杨家却也多有芥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兄亦对杨素颇有了解,此人枭雄心性,多变狡诈,司马兄若追随与他,可要万分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想了又想,觉得没有什么避讳,便把话说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明面上尽是关怀之意,可司马九能感受到李建成的拉拢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司马九依然为李建成的话所感动,他知道李建成是把他当作真心朋友看待,担心自己被杨素吃得骨头也不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建成兄,实不相瞒,小弟确实有意通过杨家入仕。毕竟,纵览当朝,杨家乃是帝国之内最具影响的势力,甚至远远超过了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已至此,司马九不自觉的看了眼李建成,便没有将后面的李家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又有所忧心的补充道:“据我所知,皇族似乎对杨家、宇文家子弟多为宠信,李姓之人仕途多有不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看他说的有趣,却是句句实话,不禁苦笑了一下,将茶杯轻轻的放在了石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弟寒门白丁一枚,建成兄仗义出手于我救命之恩,不拘礼节真诚待我,此等种种,小弟必当谨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日后,小弟若有些微末成就,也定会与兄长呼应,断然不会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明白李建成的意思,于是,他也坦诚以待,索性就把话说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闻言,霎时轻松了不少,像是放下了一件大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他看着司马九笑骂道:“小九子,你这个人也算奇特,明明只是并州一个山村小子,却对杨素的诗词如此熟悉,难不成你们司马村的教书先生,是个了不起的隐士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心结已解,于是,说起话来随意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听了他的话,心中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摇了摇英俊又迷糊的脑袋,道:“算啦,天下之大,奇人异事枚不胜举,就说我吧,数年游历,已经见识过不少能人异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司马九见李建成面前杯中茶水不多,连忙给他续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建成兄你还别说,我那教书先生,虽然精通诗文,但却是一身道袍,他在我们村子待了三年后就悄悄的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时候,我倒不觉得他有什么稀奇,可现在想想,他一定就是李兄所说的奇人异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一动,立即趁机塑造出一个奇人的形象,如此,正好可以解释他那不凡见识的来历,反正李建成也无从查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对此并不起疑,只是在他英俊的面庞上,已流露出向往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靠在竹椅上,轻轻道:“小九子,你可知为何我不好好呆在帝都,却要到这兵荒马乱的并州之地来溜达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戏谑道:“难不成是皇帝陛下,给你们李家下了严令,让你这身份显赫的唐国公公子,前来协助帝国平定汉王叛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也。”李建成笑着摇头否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帝病逝,当今皇帝继位之时,我家老爷子没出多少力,是故,皇帝心中不喜。如今,我李家便成了皇帝陛下排斥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至于此,李建成不经意间表露出些许失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理解李建成失意的源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一人之下的世界,皇帝一人的喜恶,便会决定天下很多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后,李建成问道:“你听说过诸子九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无解的摇了摇头,心中暗想道:“诸子百家倒是听说过,那是指先秦时期的学术派别,可诸子九家是个什么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春秋战国时期,各种思想学术流派盛兴,后世事变迁,王朝兴替,江湖中,便以九大显学教派著称,是为诸子九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帝一统九州,励精图治,如今朝内民间,除了这汉王之乱,也算得上是国泰民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诸子九家势力庞大,能人辈出。帝国平静的湖面下,实已是暗流涌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深知,入仕之路,格局尤为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有九州幕僚团这个大杀器,但是李建成地位高贵,他带来的消息必是千金难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,帝国朝野,法家与儒家争斗,已趋于白热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家高颎虽卷入帝位之争,不得新帝信任,但法家苏威则继续主持朝野,深得新帝信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儒家人才辈出,在野王通、刘炫、徐文远等大儒聚贤收信,在朝房玄龄、杜如晦、魏征等新晋贤才多涉时政,在朝在野,儒家都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,为兄对儒家颇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站起身来,在院中缓缓踱步,边走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儒家法家,志在庙堂,农家则蛰伏于民间,江南新地民变频繁,背后都有农家身影,此番种种,错综复杂,恐怕说道上三天三夜,也说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儒家、法家、农家、兵家齐鸣,然而,为兄此次游历江湖,却是因为阴阳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笑道:“阴阳家?就是传说中那些装神弄鬼的人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贤弟慎言,阴阳家秘术颇多,你如此言他,小心现时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”天空中突然响起一个炸雷,惊得司马九赶紧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还是艳阳高照的平遥城,突然,天色大变,乌云黑沉沉的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,真是那阴阳家在作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知道害怕了吧,传闻,阴阳家有呼风唤雨的秘术,不过,那都是传说,你知道阴阳家最擅长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弟不知。”司马九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阴阳家最为人称道的,莫过于卜卦之术!”李建成一字一字缓缓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今皇帝杨广,能从诸位皇子中脱颖而出,取代前太子杨勇,其中原因甚多,然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他得到了阴阳家不遗余力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阴阳家李玄英,曾成功预言先帝将取代周静帝,以隋代周,是故,先帝对阴阳家极为信任,恰恰又正是李玄英屡屡向先帝预言杨广将成为储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一道闪电划过天空,亮光闪耀在李建成脸庞上,令他与这阴沉的天空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心中一紧,隐隐预感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,家父与阴阳家关系颇密,而李玄英此时正在为兄府中,不久前,他用万年玄龟龟壳占卜,得到了一个惊人的讯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好奇道:“什么讯息?”,后来辗转被家父所得,现在就在唐国公府中,他年前用万年玄龟的龟壳占卜,却得到了一个惊人的讯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帝兴在并,天人运九。”李建成抬头望着阴沉的天空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脑中轰响了一声,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,就好像是有秘密被揭穿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阴阳家卜卦之秘术,虽有预测未来之奇功,然反噬颇深,李玄英本不过四十,如今却已是衰老不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,李玄英预测以隋代周,尚可算是全身而退,如今他道出这八个字后,却是万年龟壳碎裂,当场吐血昏迷,瞬间白发,现在还在唐国公府静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心有余悸道:“可见这个预言的份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