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小说 - 历史小说 -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- 第七十八章 故技重施

第七十八章 故技重施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扮着叛军,浑水摸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,不可,我们已经假扮过一次叛军,并且被识破,如今再要扮着叛军,怕是难以奏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听了王珪的想法后,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同样的方法,首次使用或可达到出其不意的结果,可要重复使用,其结果就很难预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珪急忙补充道:“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,我们不再是伴着将军府亲卫,而是扮成进城的溃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溃兵?”李建成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珪肯定道:“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刚开始也是像李建成一样茫然,可转念一想,他便想清楚了其中缘由。

        汉王起兵,已有月余。

        帝国平叛大军在并州道行军总管杨素的统领下,所向披靡,接连击败汉王麾下的数位大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在蒲州至并州一线的战场上,十几万叛军更是纷纷溃败。

        平遥城位于蒲州通往并州的必经之路上,正因为如此,此时,平遥城已成为溃兵云集的军事重镇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对于帝国,还是对于汉王,平遥城都是双方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平遥城由汉王控制,汉王叛军则可以凭借平遥城的地利,建立防线抵御帝国军队的进攻,从而为后方备战创造条件,迟缓甚至终止帝国大军的进军步伐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平遥城失守,为帝国大军zhanju攻陷,局势将会对汉王极为不利,平遥城将会成为帝国卡在汉王腹地的一颗钉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后,帝国军队可截断前线叛军的退路,将大量尚未返回并州的叛军,堵截在蒲州、高壁至平遥一线,最终歼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前,帝国军队还可以平遥城为前进基地,继续北上,进攻并州腹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故,在前线败退之际,平遥城即将成为双方争夺的焦点,此时,前线溃兵正源源不断的涌入平遥城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珪建议假扮溃兵,正是想要利用溃兵身份,趁乱寻机再次劫持王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司马九遂表达了自己对王珪提议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认为叔阶兄的办法,或许可行,正所谓守正出奇,乱中取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不敢做的事情,或许,也恰恰在对手的意料之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听了司马九的话后,转眼望向冯立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立急忙说道:“别看我,我没啥想法,真要我说的话,我觉得叔阶兄的方法,或可一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,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就去准备。”还未等李建成向元丰征求意见,元丰直接以行动表明了他的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,李建成愣了一愣,遂决定道:“既然各位都一致赞同叔阶兄的提议,那就再扮一次叛军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上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等人已换上士兵服饰,扮成了叛军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城南大营!”冯立头也不回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又觉得不对劲,遂止住脚步,回头神气道:“我说,小九子,以后你问问题,记得加上称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他右手握拳翘着大拇指指向自己,仿佛在提醒司马九,快加上称谓叫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立即会意,道:“哦!好的,什长大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冯立已成为他们这个五人小队的头领,毕竟,冯立人高马大,脸上时不时还浮现出一抹滑稽之色,很符合老兵油子的形象,以他为头领,最为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问道:“什长大哥:我们为什么要去城南大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......这个嘛,叔阶兄,你来解释给小九子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闻言,戏谑道:“我怎么感觉小九子这个叫法怪怪的,总给人一种阉人的感觉,啊,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是认为叫我九弟比较妥当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珪指着前方的军营,道:“行了,前面就是城南大营,你们都正经一点,注意形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如此嘻哈,哪里还有一点溃兵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立应声道:“叔阶兄说得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顺着冯立手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一座占地极广的军营出现在前方不远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军营辕门大开,无数溃兵络绎不绝的涌入军营,辕门卫兵对于进营的溃兵鲜有过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前线战事不顺,大量溃兵退入平遥城,城南大营便被指定为收容溃军的场所,是故,辕门卫兵并未逐一核实进入军营的溃兵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来,营中必定是‘大军云集’,走,进去看看。”冯立一马当先,朝营中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军营后,司马九顿时为眼前的景象惊掉了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 军营中,混乱不堪,完全没有一点军营的模样,简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难民营,与帝国河阴大营判若两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宽阔的营地中,闲散的溃兵三五成群的倚坐在地上,士气低落,毫无战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量伤兵躺在人群中,无人照料,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营地中,撑着屈指可数的几顶帐篷,似乎在向人宣示这城南大营中,并非群龙无首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见司马九驻足扫视营中的场景,遂提醒道:“九弟,别杵着看了,我们往前去找个落脚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王珪感叹道:“辕门卫兵疏于防范,数万溃兵聚散在这城南大营中却无人前来整顿,如此看来,叛军战败绝非偶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倘若将这数万溃兵整顿一番,用于加强城防备战迎敌,必然是一支不可忽略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道:“见微知著,叔阶兄所言在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司马九一行已在大营边缘找好一块落脚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依靠在军营栅栏上,扫视着大营中的场景,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生于和平年代,不喜欢战争。

        战争意味着生离死别,意味着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数万溃兵,亦代表着数万个家庭,他们的生死,将会改变数万个家庭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如何才能拯救他们呢?

        继续战斗,以战止战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屈身求和?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弟,想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建成抱手依靠在司马九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九道:“我们能阻止战争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能?或许不能?关键得看你有没有足够的实力。”